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十八章 心向深处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队里打电话让思思回去一趟,留下顾源在医院照顾温澄。这小子估计头天晚上也没睡好,开着电视四叉八仰的躺在沙发上就睡着了,鼾声四起。

  温澄哭笑不得,他一整天没喝水,口渴得很,本想自己抬水喝,但身子一动就跟快散架一样,哪哪儿都扯的疼,他只能强忍着钻心的疼痛撕开嘴呻吟着喊了两声,他已经竭尽全力了,但顾源还是没听到他从嗓子眼吱出来的猫叫,呼噜打的一声比一声大。

  都睡了快三个小时了,只能说顾源还真是心大,他真是来照顾病人的吗?

  温澄抬头看向头顶的呼叫铃,一抬手,他仍然够不着……那个火大呀,他就不信喝不到那口水了,就算今天把腰给折断了,他也要摁倒呼叫铃!

  于是他跟老大妈掉泥沟里似的锲而不舍的开始往外拔身子,锁定目标一鼓作气的去恏呼叫铃,挣扎了一会儿,肌无力就让他累的浑身哆嗦,额头冒出一排毛毛汗。

  不行,他绝对不能放弃,否则任顾源这么睡下去,自己岂不是得渴死!

  就在他手都快抽筋的时候,一只手从他头顶伸过来,轻轻拍开他的手。

  “想干什么?”

  声音微小到只有他俩可以听见,但仍不影响声线发射性感的电磁波,让他身上跟爬了毛毛虫似的,方才绷紧的全身一下就卸了力,瘫软在床上。

  他瑟瑟的看着翟亦青,比了一个想喝水的姿势。

  翟亦青把手里提的保温桶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把水杯里已经变凉的水倒掉,重新倒了一杯温水,拿勺子舀了一口喂到他嘴边。

  当勺子轻触在自己嘴唇上的时候,温澄真实的感觉到一阵温柔的力量在撞击他的心脏。

  他微微启开嘴唇,把水咽进口中。

  翟亦青就这么耐心的一勺一勺往他口中喂水,面色温润,一语不发。而温澄就像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婴儿,迫不及待的嘬着勺子里的温水,十分满足。

  喝完水,翟亦青打开保温桶,说:“我从冠品源给你带了海鲜粥,之前你去吃饭那几次都点了这款粥,我想你应该很爱吃。”

  温澄顿时受宠若惊!

  翟亦青为什么知道他去冠品源吃饭都会点海鲜粥?莫非每次他结完账翟亦青都会去看菜单?可尴尬的是……他并不爱吃海鲜粥,因为每次都是点给任晓晨的。

  当然这个时候他不可能让翟亦青知道自己不爱吃海鲜粥,这种情况下就算生吞也要把东西吃完!他就是不想打击翟亦青。

  “今天事情很多,没时间回家,明天我亲自给你煮。”翟亦青说的很理所应当,好像这是他应该做的一样。

  翟亦青舀了一勺粥,吹了一下下,喂到温澄嘴里。

  温澄也不跟他推搡,乖乖的喝着粥,这一刻,他真的很感慨,真没想到这辈子除了老爸老妈,第三个对他这么细致的人竟然是个男的?!顿时忍不住问自己,跟任晓晨在一起那两年他是怎么过来的?

  他朝翟亦青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示意他把手机拿过来。翟亦青好像知道他要干什么,把自己手机解锁递给他。

  温澄在手机上打了五个字:“我想吃米线”,然后递到翟亦青面前。

  翟亦青一看就笑了:“你想什么呢,口腔里五十几处溃烂还想吃米线?烫不死你!医生说了,这半个月你就乖乖吃流食吧!”

  温澄一囧,悲哀的看着翟亦青,半个月的流食?不兴这么逗人玩儿的……

  接着他又打了一排字:昨天阿腾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吗?

  这是温澄最好奇的,因为在他绝望到不对生命抱有有任何希望的时候,虚实之间他好像听到了阿腾的声音,他觉得那伙人应该就是翟亦青的人。

  翟亦青坐到床边:“觉得很不可思议?阿腾要找到我很简单啊,就是个普通的定位器。”

  温澄比划了一个“然后呢”的动作,翟亦青接着说:“没了,就是微型定位器,但这不是关键,关键在怎样能让阿腾合理的留在怀远,只要祁磊没对阿腾留在怀远的原因起疑心,整个计划就不会有问题。”

  温澄惊骇的看着他,这意思……翟亦青并没有一直对祁磊毫无防备,他也对祁磊起疑心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家伙藏的也……太深了吧?!他居然一点漏洞都没看出来,大哥厉害!

  温澄又输了几个字:你也在怀疑他?

  “你真以为我是傻子呢?”翟亦青荒诞的一笑:“祁磊这两年多一直跟在我身边,他的行为举止突然改变我能没感觉吗?”

  温澄:你什么时候发觉他不对劲的?

  翟亦青说:“觉得他有问题其实是最近的事,我发现自从那天半夜有人潜入家里袭击我之后,祁磊对你的敌意明显加重,即便没有口舌之争,但他某些细微的动作表情都透露着跟你暗中较劲的恶意。刚好我也正想看看他想干什么,所以将计就计,放着他跟你杠,一个人越自信就越毫无防备,这时候也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

  原来他没有把自己的话当放屁,原来他一直在静观其变。温澄完全不知道翟亦青看似不温不火的表现中会隐藏着如此惊愕的洞察力,就像深黑的大海,表面看似宁静,实则暗潮汹涌,他就是名副其实的腹黑心机表。

  温澄打了最后一句话:配合警方调查,把人交给我们。

  翟亦青看完这排字,笑而不语。温澄不抱希望,但还是一脸期待的等着他给自己答复。

  “如果你能给我一个有说服力的理由,我可以考虑。”

  温澄喜出望外,尽管他目前还没想到任何有说服力的理由,但翟亦青的这个答案已经让他很满足了,他原以为会被一口回绝,没想到……既然这老家伙已经让步了,他也不想再步步紧逼,这个话题就此打住。

  俩人就这么相对无语的坐了一会儿,翟亦青想起个事,说:“我朋友……你的手术医生说,你的口腔要按时擦药,今天擦了几次?”

  温澄一脸懵逼,擦什么药?没人说过啊。

  翟亦青叹了一口气:“你同事是怎么照顾你的?”说着从床头柜子里翻出一瓶漱口水和药膏,他确认了一下,医生说的就是这两个。他倒了一瓶盖漱口水,然后一动不动的看着温澄,言下之意是:我来帮你擦药。

  温澄惊恐,现在他口中就是一个大型车祸现场,不说话都疼的慌,更别说是抹这些乱七八糟的药,他……他害怕。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