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六章 进入八贝勒府(下)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福儿这才回过神,将我递给她的空碗拿了回去,然后站起身,对我欠了欠身,又回头看向胤禩。

  我也看向胤禩,我倒好奇他会怎么回答。

  而这一看,才看清楚他的样子:白净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一双眸子一秒前淡如浅水,一秒后深如寒潭,要不是他那形状厚度恰到好处的嘴上扬着一丝淡淡的笑,我还真觉得他一定是个对任何事都漠然到极致的人!

  总的来说,他的那种俊逸不是不可一世,也不是孤高自傲,也不是冷若冰霜,而是……

  我暗骂:我竟然找不到形容词!

  胤禩没回答,而是对福儿道:“福儿,我对南初的熟悉程度并不如你,你虽和南初主仆相称,但实际上有如亲姐妹一般,你从小就与南初在一起,这话,应该你来回答,更显公平。”说着,端起茶杯,用盖子拨了拨杯中茶。

  我一听,心说:这回答算是个什么意思?感觉这胤禩对南初还真如白糖所说的那样——没感情!甚至,好像就没把南初当回事儿!我不禁对眼前的胤禩产生了一丝反感。

  我又看向福儿,福儿脸色阴沉,垂着眼睑好似很抵触胤禩说的话,但又不得不恭敬,想了想才欠身回话道:“贝勒爷,面庞倒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这脾气秉性……”说着,冲胤禩皱眉摇摇头。

  胤禩笑着喝了口茶,却没搭话。

  坐在白糖身边的胖子不平道:“这能找到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儿就不错了,还求什么脾气性格一样?此种苛刻之事,绝不会被成全!”说着,又看向我关心道:“丫头,你现在感觉如何了?”

  头痛,反映就慢了半拍,我“啊”的回应了一声,却是答非所问道:“我这就是南初格格了吗?”

  白糖对我道:“是,你这就是了!眼下,在这屋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个秘密,且都会暗自帮助你,以后,你就是郭络罗氏南初了。”

  白糖的话语气平平,可是我听着听着却感觉很是沉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还病着、难受着,所以就会多愁善感一些,还是心中本身就是万般沉重的。

  我收回目光,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耳边又听到福儿对我道:“主子,福儿以后会像伺候真主子那样伺候您,您可以宽心。”

  听到这句,我不禁心中骂了声:别扭!

  胤禩这时道:“福儿,除了伺候她,还要教教她基本礼仪,然后把南初平日里爱看的书多给她看看,南初平日里的习性、喜好,以及言行举止都让她模论模论。”

  胤禩话音未落,我就听到胖子道:“这个……”我感觉连胖子都听得不爽,而我也知道他不好多说什么,所以才欲言又止。

  而此刻,我的脾气说起来就起来,可能是因为我病着,所以有点没底线,我不顾头痛,胃痛,一下子坐起身,冲胤禩皱眉道:“你搞笑吧?让我变成原本南初那样?你还把我当人看吗?你不如直接找个和南初脾气一样的人,然后给易容成南初的样子不是来得更简单吗?”

  看白糖和胖子的表情,他们似乎早知道我就算剩最后一口气,也要反驳胤禩的那番话,而胤禩却是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福儿这时似乎是找到了时机般,怪声道:“主子,您不要搞错了,让您冒充真正的南初格格那是抬举您,您怎么能不识抬举?”

  我猛地看向她,发现她正不卑不吭、由上而下的俯视我,因为她是站在地上的,而我是坐在床上的。我不禁觉得好笑,感觉到自己的猜测真没错,她刚才说什么把我和真南初一样的伺候什么一口一声主子的都是另一种意义的鄙视。

  我此刻火气一个劲的往头顶上蹿,身体的所有不适瞬间被火气覆盖,我从床上站起来,让自己对着眼前的福儿和众人来了个终极版本的居高临下,不顾众人错愕的神情,我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福儿道:“我想你不要搞错了,我跟你好好说话是没把你当下人看就是抬举你,你怎么能不识抬举?”我心说,我本身就是一个没有阶级观念的人。

  福儿此刻有些手足无措了,她不禁将目光投向胤禩,意思好像是我这般无法无天,一定要教训一下才好。

  胤禩刚要开口,我又将手指指向他:“你!对,就你!最好别开口!我怕我说出什么来,你受不了!”

  闻言,胤禩将手中的茶杯往身旁的八仙桌上重重一放,那撞击声表示他已经不耐了,他站起身,冲我道:“即便是真正的南初格格在我这府上也得循规蹈矩、注意分寸!你只不过是贱民一个,怎敢如此刁蛮撒泼?”

  白糖见状不妙,想要解围,忙站起身对胤禩道:“八哥,你何苦跟她一般见识,你也知道了,她民间来的,当然很多地方不足……你又何须动怒?”

  胤禩冷哼一声。

  胖子也道:“是啊,八哥,您可别为这丫头把自己气坏了,她往后浑的地方,恐还不止这些,您这就呕了,以后还怎么办?”

  一番正儿八经的火上浇油。

  白糖一计杀人的目光投向胖子。

  胖子忙闭了嘴。

  白糖劝我道:“丫头,你快下来,别站在那儿,成何体统?你我之间的协议呢?不是说过要好好的……”

  白糖话还没说完,我用手挡住他道:“行,不用你多说,我立马下来,我给你面子!”

  这一句,反倒是让白糖有些尴尬,他一愣,随机偷瞟了一眼一旁的胤禩,又冲我皱眉,意思是:此刻该循规蹈矩,识时务,而不是要给谁面子。

  我挑眉一横,不予理会,坐了下来,这一下,真的瘫软了。

  我窝进被子里,心中开始各种异样,于是冷冷道:“我要睡一觉,很累。”

  福儿这时很不情愿的凑过来道:“福儿伺候您入睡。”

  我瞥她一眼:“你要来伺候我,那我还睡个屁啊!”

  她被我说得脸都绿了。

  我直接忽略她,然后对白糖道:“老九,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被我这一叫,他又尴尬起来,看胤禩没什么反映,于是就走到我床前,福儿低着头让开了。

  老九皱眉低声道:“你这丫头,你现在已经身在贝勒府了,别肆意妄为,注意你的言行举止。”

  我点点头,知道他意思,然后对他小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人呆在这里,有点怕……”

  一语,说得白糖竟动了容。

  他愣在那里,半晌没回过神。

  我闭了闭眼,叹了口气道:“算了,你们走吧,我自己能照顾自己!”说着,望着他笑了笑,然后翻过身,背对着他,竟然一瞬间掉下了眼泪。

  我心说:欧阳禹,你哭什么?心酸?无助?还是病得太难受了?

  身后的白糖似乎刚想开口说什么,胤禩这时道:“老九老十,时候不早了,我也不能留你们,明儿一早你们再走的话,闲话多,不如趁早离开。”

  胖子道:“那是肯定的,必须此刻离开!”说着,对我身后的白糖道:“九哥,这就走吧,反正一切已经搞定了,有什么事儿等回去休息好了再说,瞧这两天给折腾的!”

  白糖应了一声,我感觉到他在我身后徘徊了几秒,然后便迈着步子,我听着脚步声聚集,然后远去,一行人等全都离开了。

  而我感觉到福儿还留在房间里。

  好久,我听福儿道:“主子,福儿就住您隔壁,您有什么事儿随时叫我。”

  听着她的语气,十分的生硬,我知道她心里已经讨厌死我了,可是表面上还得把我当她的主子。

  我此刻也没精神和心情跟她说个什么,懒懒的应了一声,便听她离开了。

  她离开之后,我感觉我的眼泪如泉般涌了出来。

  心说:这八贝勒爷府不是那么好呆的。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