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一章 相亲往事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刘秋菊见王大毛满脸不情愿,就笑了一笑说道:“咋了?本来就是你这小子乱叫,哪有问我姐叫婶子,问我叫嫂子的道理?这不乱辈儿了?”

  王大毛依然摇头:“牛婶子我那是打小就那么叫,顺口了。嫂子你这顶多三十来岁,我这么叫就把你叫老了,咱各按各叫。”

  这年头哪儿能婶子叔的乱叫,现在人都怕老,叫哥姐嫂子,才显嘴甜——这是混了无数饭的王大毛为数不多的心得体会。

  “你这孩子,哪儿那么多弯弯道道,让你叫婶子你就叫婶子!婶子听了高兴!”

  这有啥好高兴的?王大毛不解的挠了挠头,估摸着是怕别人说闲话吧?这么想着,王大毛倒也随了她的意,反正嘴皮一张毫不费事:“那成,婶子,你叫我有啥事儿?”

  “哎!这就对嘛,大毛啊,你长这么俊,有没处个对象?”这事儿肯定得先弄清楚!

  王大毛听了这话,摇头苦笑:“婶子,你别说笑了。我穷的饭都吃不上,处什么对象,谁看得上我?”

  “嗯。也是,这年头姑娘家都想去城里,咱们这儿想娶个媳妇,是不容易了。不过大毛,就你这个头儿,样貌,就没媒人找你,让你入赘?”刘秋菊有些好奇的问。

  如今这年头,乡下做媒,已是生意。做职业媒人的可不少。媒人说成一对儿新人,前前后后各种礼数,算上谢媒礼,下来都能落几千块!十里八里,走乡串门的这些媒人相互间都有联系,手底下知道的未婚青年男女,那可都是资源!大家资源共享,才好赚钱。

  所以往往一个姑娘相亲,身边能跟上三四五六七个媒人都算正常,只是见面的媒人红包,都让好些家庭苦不堪言。

  那些年计划生育严,不敢超生,只养一个姑娘的家庭在乡镇农村,其实也不算少。而这些不敢超生的家庭,往往家庭条件还比较好。待到家里姑娘长大,舍不得自己闺女,想招个上门女婿的人家,哪个乡村没几家?

  像王大毛这样没爹没妈,又长的不错的年轻人,自然是媒人眼中的优秀资源。所以刘秋菊才会有此一问。

  听到刘秋菊这话,王大毛深叹口气,想到不堪回首的过往,眼圈一红:“嫂……婶子,是有两个媒婆找过我。我妈都不要我了,饭都没得吃,我还硬气什么。我自然肯啊,可她们也太欺负人了。见了两个姑娘,一个说是十七八岁,媒人说家庭条件那真好,县里有房子,镇上还有铺子,爸妈年轻,又都有退休金,车房啥玩意都有,对男方还没什么要求。我一听那个心动啊,婶子,你说这样好的人家,打着灯笼也找不来啊?”

  刘秋菊连连点头:“是啊,我听了都动心,那咋没成?人家姑娘没看上你?啧啧,那眼光就太高了。”

  王大毛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那倒不是,那姑娘见了我两眼都放光。只是,只是当初我琢磨,这么好的姑娘,咋能轮得到我?肯定有啥毛病,于是就直接问了媒人。”

  刘秋菊听着有意思,就笑着问:“媒人咋说的?”

  “俩媒人说,那姑娘啥毛病都没,就有一点,发育的太好。”

  “发育太好?这个算什么毛病,屁股大才好生养啊!”

  王大毛无力的点了点头:“可那姑娘发育的确实太好了,哎,不到一米六的个儿,怕不止两百多斤,比你家那母猪都壮实。”

  刘秋菊噗的一下笑了出来,哈哈一笑,示意他继续说。

  王大毛长叹口气:“我怕被压死,当然不肯。后来她们就又给我说了一个,条件也是没得说,就咱镇上还有个小面粉厂!”

  “天!那可真有钱了。”刘秋菊惊叹道。

  王大毛摇摇头:“是啊,有钱嘛。那姑娘,哎哎,媒人说有轻微的羊癫疯,半年一年的发作一回。我琢磨着,这毛病不算大,人家真是一个好好的姑娘,哪儿能看得上咱?就又去见了。”

  “然后呢?”

  “婶子,我……给你看看我胳膊。”想到伤心过往,王大毛直接屡起袖子,他虽有点瘦但还算结实的胳膊上,有个很是不小的伤疤,微微往里凹着,像是少了块儿肉,后来慢慢长上的一般。

  刘秋菊微微一惊:“这咋回事?”

  王大毛抹了抹眼角,拍了拍虎子的脑袋说:“婶子,那姑娘刚见那回儿还好好的,只是不吭声。等媒人什么的都出去,让俺们说说话。那姑娘就变了,逮着我就咬!死不丢口!比狗都狠啊!直接一块肉都让她咬没了,疼死我了。我怕被咬死,当然就不肯了。”

  “哈哈哈哈,你小子,你小子乐死我了。”刘秋菊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后来她们又来找过我两次,我都直接把她们撵走了,欺负人嘛!”王大毛吃过亏上过当,当然长了记性。

  刘秋菊笑完,也是摇了摇头,这只是那媒人太黑心了,那样的有钱人家,姑娘又有那样的毛病,真要是能把王大毛这样拿得出手的年轻人说成上门女婿,那主家谢礼还少得了?

  她看了两次这年轻人的为人处世,都动了心思,想招过来当上门女婿。普通点的人家,姑娘好些的,定然能说成。只是这些媒人黑心,想拿着他多赚点钱罢了。

  看着唉声叹气的王大毛,刘秋菊转了转眼珠,笑着说:“大毛,要不婶子给你说个人家?保证不坑你。”

  王大毛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婶子的心意我领了。后来我也想明白了,我撑的是个男人头啊。家里又没人,真招给什么好人家了,那定然也被人家看不起,自己又没多大本事,被指东指西的肯定受气。人家小媳妇儿受点委屈还能回娘家,我能回哪儿呢?我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又自在惯了,也挺好的。不就是打光棍嘛,村里老光棍多了去了,不多我这一个。”

  刘秋菊听了他这话,微微一叹,这年轻人,倒是难得的有自知。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