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19章 倾城之恋(六)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三当家没想到忘忧有了孩子,那毒最终还是没能下到忘忧的饭食中。

  胭脂将贴身藏好的一张图交给顾远霆,顾远霆看着图,皱着眉,“这图你是那里得来的。”

  “是在下山时,和我一起的那个姑娘给我的,当时时间紧迫,没有来得及问她这是什么图。”

  顾远霆仔细的看着这张图,“这是任虚山的布防图,明哨和暗哨都一一的标记清楚了。”顾远霆给胭脂这样一说,她才记起来忘忧下山时叮嘱她一定要将图拿好了,原来忘忧给她的竟是布防图。

  “自先,你来一下。”顾远霆将手中的图给张副官,张副官看完后说:“少帅,这图一看倒和任虚山的地势有点像。”张副官又自细一琢磨,猛的抬头一看顾远霆,他茅塞顿开,拍着脑袋说:“属下眼拙这就是任虚山,少帅的意思是想今晚行动。”

  “我们先回君县,等做好准备了在行动,先派人盯着,一有情况立即汇报。”

  “是。”

  张副官对顾远霆永远是无条件的服从,他跟在顾远霆的身边已经有些年头了,也深知他的脾气。张副官夜里安排人埋伏在了任虚山的周围,顾远霆带着胭脂回了君县。一回到君县,胭脂第一时间便去找顾远辰,孙姨正在给顾远辰煎药,见胭脂回来了,抹着眼泪说:“可算是平安回来了。”

  “孙姨,你是怎么回来的,可有受伤。”

  “是一个姑娘救的我,她嘱咐我一直沿着小路往下走。”

  “远辰,他还好吗?”

  孙姨将手里倒好的药递给胭脂,胭脂端着药去找顾远辰,一进屋门便听见了持续不断的咳嗽声,胭脂将药递到他的手上,顾远辰看见胭脂回来了,他慌忙的拉着胭脂,眼睛来回的在胭脂的身上转来转去,胭脂将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反过来安慰着他,“我没有受伤,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嘛。”她不想把自己受伤的事告诉他,这样他就会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反而不利于他养病。

  胭脂伤好的差不多了后便自己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她想感谢顾远霆救命之恩,他也没有推辞,顾远辰因为风寒严重不能下床,这便只有胭脂来代他向顾远霆道谢了。

  “你一个大家小姐,怎么还会做菜。”顾远霆知道胭脂以前在娘家的生活不是很好,可没想到她竟艰难的都学会了做一些下人该做的活了。

  胭脂给他布置着碗筷,把温好的酒倒进酒杯里,“少帅您生来就高高在上,自然体会不到我们这些老百姓的艰难生活。”

  “你这说话阴阳怪气的,莫不是在说顾家亏待你了不成。”

  胭脂连忙解释道:“您说笑了,我在顾家好的不得了,怎么能说是亏待了呢?”

  顾远霆懒得和胭脂吵便自顾自的喝起了酒,胭脂心底里骂顾远霆难伺候,表面上却装作一副啥事都没有的样子,一顿饭下来可把胭脂累的不轻,她晚上抱着顾远辰向他说着他弟弟是如何的难伺候,顾远辰安静的听着她说话,他的心里也是一阵一阵的难受,作为她的丈夫,在妻子被人掳去时他什么忙都帮不上,本来这段幸福也不是他所奢求的,现在他只想陪着她,可是世上安得两全法,有些选择必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顾远霆命张副官夜里行动,张自先夜里带人埋伏在了任虚山的四周,派了几个机灵的侍卫悄悄的上去把任旭安置的明哨和暗哨都干掉了,并悄无声息的换成了自己的人。忘忧在酒里加入了致命的毒药,她这次是真的要杀了他。任旭像是知道忘忧会来,他坐在屋里一直等着她,“今天是怎么了,竟亲自拿酒过来了。”

  “难不成,你怕我在酒里下药了。”忘忧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如意斜领小袄,脸上淡淡的涂了些胭脂和口脂,发上插着任旭送她的步摇,这样一打扮到像极了刚嫁入夫家的小媳妇,任旭看着忘忧,他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这么仔细的看着她了,他敛去眼角的泪花,说:“我知道你恨我杀了你父母,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这么做,我任旭一生杀人无数,死在我手里的人可能在阎王那里都在诅咒我下十八层地狱。”

  忘忧只是安静的听着他说。

  “那年的雪是那么的大,那是我第一次杀人,我怕极了,义父说我连一个人都不敢杀,怎么为死去的父母报仇,当时我能清楚的感觉到那刀刺如胸膛里的那种感觉,我知道手上一旦沾染了鲜血是怎么也都洗不掉的,这条路再也不容我回头了。”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连我一起杀了。”

  “本来留着你,是想让你也尝尝被灭门的滋味,可谁知道你却是我任旭这一辈子都难忘记的女人,世事轮回,我任旭也会有今天。”

  “事实轮回,我们之间隔了太多的血海深仇,注定会一辈子都不得安生。”

  “忧儿,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可孩子是无辜的。”

  任旭端起酒杯,看了眼忘忧,那笑是临死前最为平静的笑容,他喝下了那杯毒酒,忘忧的眼里不知怎的眼泪就流了下来,任旭伸手擦着她的泪珠,嘴里的血不断的流着,暗红的血也伤了忘忧的眼,她抱着任旭坐在地上嘶哑的哭着说:“你明明知道我给你的是毒酒,你为什么还要喝。”

  “我……只想……让你……不再痛苦的……活着。”

  “你别死,我去找大夫,我不报仇了,求求你,撑住……”

  “忧儿,下山去过你自己的生活,下辈子我不做土匪,只做你……心……里的……人,可好。”

  “好。”

  这一句好是忘忧已经原谅了他,这一声忧儿,道不尽半生的相思入骨。

  任旭死了,忘忧带着腹中的孩子也去陪他了,或许是向任旭的父母请罪去了吧!胭脂听了张副官的回报后,默默的拿出宣纸写下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或许这是忘忧的选择,明明他们之间有情义,奈何却隔着太多的是是非非,一杯毒酒了却了他们在尘世的一切,愿来生他们还会相遇,那时再也不必理会这世间的诸多难以选择。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