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四章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你个小丫头,别在哪里瞎想了,反正不管怎么说,事情都做了,至于会不会发生些什么,那也得看下一刻不是?好了,我想休息了。让嬷嬷封门吧,我今日实在不舒服,谁来都不见,硬闯也不行。”

  我吩咐阿沁道。

  其实,我想阿沁是明白的,封门了以后,无论是谁,就连皇帝皇后娘娘都不能来打扰。

  他们中原人管这个东西,民间有个叫法,叫做“面子”。

  得亏他们这个“面子”,我也借着封门这一说挡了许多不愿见的人。

  可我们的太子殿下,却是不要“面子”的人,有时我吩咐别人封门以后,他会毫不顾忌地直接硬闯,而每次不过就是为了与我做着我不情愿的事。

  我身子本来是极好的,自从被萧靖昇和他们平朝的医者挖了心头血以后,本来可以恢复的,可是那混蛋竟然让我怀了他的孩子。

  可能是他自己的女人一直没怀上,所以,看见我怀了,竟然第一时间给我送了一碗滑胎的汤药,我的身子骨才一天天败坏了下来。

  现在想来,萧靖昇啊萧靖昇,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理上的,我的所有痛苦折磨都是源自于你啊!我想,我真的应该好恨好恨好恨你才是啊!

  我是该给你一些报复打击的,可是如今,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太子妃,寝宫封好了。”,是刘嬷嬷领着阿沁。

  “嗯,都下去吧。”

  我一看到刘嬷嬷,就觉得不自在,可能就是因为介怀她是萧靖昇乳母的事情。

  刘嬷嬷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便下去了。

  我忽然有点看不明白刘嬷嬷的眼神,虽然只是匆匆的一眼,我却觉得,刘嬷嬷好像有着千言万语要同我说,可是不知道在介意什么,又不好同我开口一样。

  不过,我自然也没把心思多放在这里,只是觉得可能是自己太多敏感了吧。

  现在屋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了,突然觉得很清静,也突然觉得,很舒服。

  感觉好久没有这么任性了,不想去的宴会就不去,不想见得人就不见。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到了在草原里骑马射箭,在荒漠里晒着暖阳的日子,是曾经那样的恣意潇洒,那样的无拘无束。

  是了,我嫁过来已经有三年的光景了,母上常常同我写信,告诉我父王还有哥哥弟弟们的状况,而我也一直同他们说,虽然太子不爱我,但是他依旧对我很好,我们相敬如宾,没有什么不好的的地方,让他们宽心。

  而我最欣喜的事情也莫过于听到我最小的胞弟已经学会拉弓,我的哥哥又打倒了哪一处的勇士,总之,他们如今已经成为我在这个深宫中,最后一点美好和念想了。

  当我有的时候不想活了的时候,我就会想起他们,我期待着有一天能看到我的哥哥们还有弟弟们借着各国来往的时候,他们能同我讲上几句话,我也能好好看看他们的模样,哪怕只是一时片刻,我想那都是欢愉的。

  想着想着,就想到回了夜宴,萧靖昇现在在干什么呢?是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同赵嫣然坐在一处了。

  我想他们一定是很欢心的吧,没了我,一定是十分和睦的。

  我在这些混杂的思绪中也慢慢地睡了过去,这一梦就是到了天亮,竟然没有人来打扰。

  我觉得有些意外,自己真的好想没有那么舒心地睡过了,所以真实久违了啊。

  阿沁给我梳洗的时候,我就听她说了,昨夜晚宴我没去萧靖昇很生气也很恼,去了宴会的人都说,太子殿下昨夜周身的气息简直比屋子外面的冰天雪地还要冰冷,本来是生辰宴会,搞得像是给谁办白喜一样。

  当然阿沁还说了,昨夜萧靖昇去了清灵宫,过夜。

  我听了,内心没有丝毫起伏,觉得当是如此才是。

  可阿沁似乎却十分气不过,然后对我很是生气地说道。

  “太子殿下太不知道太子妃你的好了,竟然还……唉!不说了!太让人气愤了。”,阿沁的小模样十分可爱,我忍不住笑了一下。

  然后阿沁突然双目瞪得浑圆,好像看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画面一样。

  “太太太……太子妃,您笑了?是不是阿沁眼拙,刚才没看清,太子妃您是对着阿沁笑了吗?”,阿沁十分激动,搞得我有些不知所措,我这个时候是应该回答什么好些呢。

  “我……应当是没有,确实是你眼拙了。”

  阿沁刚想说着什么,就被我指着镜子冲她说道。

  “你看看,我头上的发饰,都给戴歪了。”

  我胡乱点拨了一下自己的发饰,然后随便说了一句。

  “啊!是吗?我看看……”

  小姑娘果然还是认真做事的,一听我这话,立马认认真真地替我检查了一遍,然后又微微调整了一下刚才被我的手带过的那些歪斜的发饰。

  “阿沁,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在阿沁替我更衣的时候,我突然开口同阿沁说道。

  阿沁抬眼看着我,眼神似乎就是在说。

  “太子妃你尽管说,阿沁都会好好听着。”

  “如果一个人不爱你,你觉得你待在他身边还有意义吗?”

  “……”

  阿沁突然羞红了脸,果然中原女子都是这般,对爱和不爱这些话,就连说说都会红了姑娘家的脸。

  之前在这件事上面,萧十一果然没骗自己啊。

  “算了,阿沁,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找到一个你很喜欢他他也很喜欢你的人,相伴一生,白头偕老。”

  小姑娘比我矮了半个头,当她眼神懵懂,但又似乎对着什么东西存有渴望似的眼睛和我对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红了眼眶。

  “太子妃,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小姑娘作势要哭,我瞬间慌了手脚。

  “阿沁,可是我说了什么?让你触景生情了?”

  阿沁把头摇得就像拨浪鼓一样,然后对这我说道。

  “太子妃你本来是这般明媚的人,却要被困在这小小庭院里,逼着自己做一个面目可憎的人,实在是委屈了太子妃。阿沁想告诉以前的姐妹,太子妃并不是传言中那般冰冷无情,她是多么炽热的一个女子。”

  阿沁说得动容,我听了也是,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留在了这里,无论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我都逃不出去了。

  因为,我的太阳,已经陨落了。

  “好了,阿沁,去给我准备一些糕点,我要去见见皇后。”

  “皇后?”,阿沁有些愕然,但也只不过是转瞬即逝。

  虽然以前也常常听姐姐们说皇后和太子妃交好,两人关系就想亲生母女一样,可是阿沁总觉得眼见不为实,耳听也未必成实。所以也就当个闲聊,左耳听完右耳出了。

  不过,今天太子妃说起要带上小糕点去见那位六宫之主,还真是有些难以言说的紧张。

  “嗯,昨天没能给皇后请安已是我的不是,现如今,我只好将功折罪,去给皇后赔个不是。”,我对阿沁说道。

  然后便吩咐阿沁快些下去准备。

  “参见皇后娘娘。”

  “快起来快起来,好孩子,到我边儿上来。”

  “是。”

  “皇后娘娘,我给您带了些糕点,昨天我身体不便,没能给您请安,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好孩子,我怎么舍得怪你,快给我看看,你都带了些什么好东西孝敬我了?”,皇后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我记得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许多人看我都是带着不同情绪的,大多是好奇或是别的,总之,他们中原女子对我们凉州女子向来不看好,我们也见不得他们的矫揉造作,他们也看不惯我们的粗犷洒脱,只有皇后娘娘是第一个冲我微笑的。

  她过来牵我的手,在萧靖昇堂而皇之地让赵嫣然坐在他的身侧本该是我的位置的时候,皇后就让我坐在她的身边,让我远离了那尴尬的局面。

  虽然我知道掌管六宫的女人毕竟不会太简单,但是,但是,我对于皇后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太子不爱我,我也没有什么在中原可以依靠的力量。除非是皇后也中了什么奇毒,需要用到我的心头血。

  以心为胚,用爱浇灌,最后在毁于一旦。

  如果我的命运真的是如此的话,我想也真是造化弄人了。

  “昨晚夜宴,你没去,太子很是恼怒啊。”,皇后同我说道。

  “他又不止我一个妻子,谁去不都是给他做陪衬,还不如挑个他喜欢的。”,我撅着嘴,就想孩子同母亲撒娇一样。

  “混账话!你是堂堂太子妃,是正宫,她赵嫣然不过区区一个侧妃罢了,能一样吗?竟说糊涂话。”,皇后虽然这么说我,但我知道她绝非真心恼我,只是想要同我讲些大道理罢了。

  “我说,小雅啊,你也别成天和太子就像仇人一样,你们是夫妻,得做些夫妻还做的事儿,知道吗?”

  我被皇后说得都有些耳根子红了起来,虽然说不是每个萧靖昇做过我们该做的事儿,但是被皇后这么拿出台面上来讲,其实还是挺难为情的。

  “皇后娘娘,难得我来你这,你能不能不提那人。”,我对这皇后埋怨道。

  皇后娘娘看着我,忍不住笑了。

  “怎么?还害羞了?”

  “皇后娘娘,我和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曾经把我的孩……算了,反正都已经过去了,我也没心思天天去计较了,他爱和谁和谁,我不想管,也管不着。”

  我的语气慢慢淡了下来,没了刚才撒娇的劲儿,现在显得十分严肃认真。

  皇后娘娘也知道可能有点说到我自己的痛处了,所以便没再继续劝我。

  是啊,平朝太子喂自己的太子妃喝滑胎汤药的事情,大半个皇宫都知道,皇后自然是也了然于心的,她这么劝我,也是希望我能给萧靖昇生个嫡长子出来吧。

  可是生出来了,孩子的父亲会爱这个孩子吗?我自己会爱他吗?

  我同皇后闲谈了很多,然后从中皇后告诉了我一个足以让我忘却所有忧愁烦恼的消息。

  “小雅啊,下个月是各国使臣来我平朝进贡的日子,我听皇上说了,你们凉州派了你哥哥兰哥图来进贡,到时候,我可以给你们安排一下,你好好和叙叙旧,你觉得如何?”

  “皇后娘娘,我简直爱死你了!”

  我全然不顾周身的几个丫头嬷嬷怎么看我,我一把就扑进了皇后娘娘的怀里,然后抱着皇后娘娘满是感激。

  如此以来,我又有了一个盼头了。

  就当我扑在皇后娘娘怀中的时候,萧靖昇来了。

  不,准确的来说,是萧靖昇和赵嫣然。

  “儿臣见过母后,给母后请安。”

  “嫣然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贵安。”

  赵嫣然还是一副知书达礼的模样,如果我是长辈肯定喜欢她这样的。

  “免礼,有心了孩子们。”

  我从皇后娘娘的怀里离开后,就看到一脸晦气的萧靖昇正盯着我。

  “真不知道原来我的太子妃已经在这里了,昨夜的身体不适,今天早上就能欢蹦乱跳了的,果然是蛮荒女人。”

  “是啊,我们身子骨自然是比不得太子殿下金贵,您是金枝玉叶,我们就是残枝败柳。”,我学着平朝人说话,近年来我也学了不少平朝的词,本来想着一些词儿晦涩又找不到用处,没想到能在和萧靖昇呛声的时候用上。

  “你!不知体统!”,萧靖昇咬着牙,看样子是被我气到了。

  我心里自是不理,本来就不愿意同他胡闹,他可倒好,老是让我在皇后面前难堪。

  “好了,你们两个,一见面就吵架,要不是在我的宫里,让外人看了去,岂不让人笑话,不都得说平朝太子和太子妃竟然还做这般懵懂稚子。”,皇后说完,眼底满是温柔缱绻的笑意。

  今天早上,我们是同皇后一起用的早膳,我本不愿意同萧靖昇挨着的,可皇后见我们刚才那般,于是便不收留我在她身侧,反而让我隔在萧靖昇和赵嫣然的中间。

  我心里想着,真是完了,皇后是怕我还没被萧靖昇讨厌了透彻吗?让我横在他俩儿中间?

  于是早膳我就只是吃了几口桂花莲子羹,就不愿意吃下去了。

  我佯装身体突然不适,和皇后请了提前退出去饭桌的安,皇后当是信了,毕竟,我的身体有的时候可能比常年羸弱的赵嫣然还要孱弱。

  皇后立马吩咐人给我准备车马,让我回去了。

  我前脚刚到寝宫,吩咐阿沁给我做碗热汤面,后脚就听到有人通报太子殿下驾到。

  他来做什么?有是来找不痛快的吗?

  当萧靖昇满眼怒气地盯着我的时候,我本来心里是想把他忽略掉的,可当他朝我走近时,我立马就警醒了起来。

  “萧靖昇我告诉你,要发疯别来我这里发疯!”,我真是恼了,如果说因为今天早上我回了他那几句,他生气了,我愿意选择道歉,我只求他不要再来打搅我的清静了,去他的清灵宫,去见他的赵嫣然,不好吗?

  “兰格雅!你把我为你定做的衣服拱手送人,你有没有问过我?还有,谁允许太子妃可以无故缺席太子的生辰了?你都来平朝三年了,你别和我说你还不懂平朝的规矩!”,萧靖昇眉毛都快拧成结了,好看俊逸的脸上就算生起气来也别有一番韵味。

  这不免让我想起了萧十一。

  ——“你上次说我长得一般,是真话还是假话?”,萧十一同正在河边摸鱼的六公主问道。

  ——“当然是真话。”,六公主正专心摸着鱼。

  他们这里啊,除了草原就是沙漠,山川河海什么的,实在是没有,但是,他们这里有一处神坛,其实就是一个小小的水潭,这里的水清澈透亮,还有鱼。

  以前,六公主常常拉着阿苑来这里捉鱼玩,一玩就能是一整天。搞得父王母上也常常因为这个罚自己和阿苑连着抄了好几天的书。

  ——“真的?”,萧十一也跳下潭中,然后朝着六公主走近。

  六公主没注意,只是当自己正准备捉到手的鱼突然警觉了起来,六公主才注意到萧靖昇站在自己的面前。

  ——“哎呀!都怪你!鱼都被吓跑了!”,六公主懊恼着。

  ——“公主殿下,你刚才说的可是真话?”

  ——“什么话?”,六公主有些不耐烦,自己刚才专心摸鱼呢,谁听到萧靖昇一个人嘀嘀咕咕些什么。

  ——“六公主,你再好好看看在下,我是不是长得一点都不好看?”,萧十一突然低下头,扶着六公主的肩膀,满眼温柔地盯着六公主。

  六公主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这突然,是想干什么?

  六公主觉得自己的心跳很快,她虽然心里想着,萧十一不是老是男女授受不亲,上下有别的吗?怎么今天这般……不要命!

  ——“我……”

  六公主一下就不会说话了,她看着萧靖昇的眼睛,觉得这个人眼睛生得正是好看,黑色的眉毛带着一股子英气。

  两个人就对视着,什么也没多说,就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好像有些事情,不用说,都能从眼睛里溜了出来。

  当萧十一吻住六公主的时候,六公主都还是处于懵懂的状态,她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的炽热,也不愿意推开这份热烈。

  他吻了她,情不自禁。

  她闭上眼睛,享受这甜蜜的甘甜和刺激。

  当是六公主就在想,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萧十一的呢?

  思来想去都找不到一个准确的时间,最后便想着,可能自己第一次觉得萧十一长得俊俏的时候吧。

  我的思绪婉转,突然想起我和十一的往事。

  然后看着眼前这个拖着萧十一的躯壳,心却是另一个的萧靖昇。

  我突然嘴发了苦。

  “十一……”,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叫出了萧十一的名字。

  萧靖昇本来有些恼怒的脸,突然变得有些呆滞。

  我目光看着萧靖昇,然后突然摇了摇头。

  萧靖昇,我承认我爱过你的皮囊,爱过你的躯壳,但都是因为里面曾经住着萧十一的心脏,如今,你不再是哪个眼里心里都有我的萧十一了,你有赵嫣然,为什么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要来招惹我?为什么还要说自己爱我?为什么还要让我的心为你而动,为你而痛?我的身上除了能解百毒的血液,你还想得到些什么?

  我真是很透了你啊,萧靖昇!

  萧靖昇像是被我这声十一给叫懵了,突然间变得安静。

  就当我们两个人都安静的时候,刘嬷嬷就端着一碗热汤面来了。

  “太子妃,热汤面好了。”

  “哎呀,是太子殿下驾到,老奴给殿下请安。”,刘嬷嬷微微欠身。

  “乳母你老身子骨不方便,这些虚礼无关重要。”,萧靖昇上前去把刘嬷嬷手里端着的热汤面给接了过来。

  “嬷嬷,我不是吩咐阿沁给我准备吗?还有,这些事情,交给小辈儿做就行了,免得太子殿下还以为我拿谁泄愤呢。”,我说话尖酸刻薄起来。

  萧靖昇瞪了我一眼,刘嬷嬷也很是会看脸色,急忙告退。

  我看着萧靖昇还端在手里的热汤面,我上前一把接过,把面放在桌子上,然后自顾自地坐在凳子上,开始吃了起来。

  “你……刚才母后宫里,没吃好?还有,你好歹是太子妃,吃东西能不能……”,萧靖昇说道。

  我心里哼了一声,我吃得好不好,你难道瞎了吗?但凡是多看我一眼就知道我吃得有多不自在,不过,我倒也不是希望萧靖昇多留意我几眼,我是巴不得他别在把什么无用的注意力留在我身上了。

  我们最好是,中原有句话叫“井水不犯河水”。

  我也懒得搭理萧靖昇了,我专心地吃着自己手里的面,什么女子礼仪,都滚一边去。

  每次宫宴,女子吃东西都得掩面,我都好生不自在。

  反正萧靖昇也不喜欢我,我吃东西就是这般没有形象,做不来他的赵嫣然。

  “太子殿下,您要是没什么事,能不能先回避,我这吃相实在难豋大雅,实在不想脏了您的眼睛。”

  “我……不是这个意思……”

  萧靖昇的手局促地举了起来,我心里想着,你什么意思与我何干,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爱怎么吃就怎么吃。

  最好是你别管我,我也轮不着你管。

  真是奇怪了,萧靖昇最近怎么那么奇怪,总是三番五次地来找我的茬儿,之前对我不冷不热,现在却天天来讨我的骂还是讽刺?

  “萧靖昇,你最近抽什么风!不去找你的赵嫣然,每天来找我不痛快?”

  “我……没有,小雅……你就不能别对我这么生分吗?明明我们……”,萧靖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我自然是不理解萧靖昇现在这副模样是做给谁看的,我只当他恶心。

  “太子殿下,如果没有什么事我想你应该准备去上朝了。”,我不想知道萧靖昇现在心里想什么,我就只是想这个人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不要再……再来试探我的心意了……

  那都是徒劳。

  我不管萧靖昇想走还是想留,我叫了几个丫鬟,让她们送走萧靖昇。

  “小雅,你再忍些日子,我把你的萧十一,给你找回来,好不好?”

  丫鬟被我唤来以后,萧靖昇在临走之前还同我说了这句话。

  我的心因为他说出口的这句话,剧烈地跳动着。

  可我还是让自己保持理智,看起来毫不在意。

  “恭送太子殿下。”,我语气冷冷淡淡,似乎没听到刚才他说的那句话。

  萧靖昇似乎是看了一眼,满不甘心地走了。

  萧靖昇走后,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虚弱极了,这几天天似乎更冷了,我的心口也是越发地疼了。

  其实,萧靖昇这样的蜜语甜言,我之前也偶然听他说过,不过,那都是在床榻上,在他酒醉之后不知道把我认做是谁的时候。

  我会心动,会想原谅。

  可是,每当我的心口疼痛的时候,我就会恢复理智,我会告诫自己我不爱他,我也不想再次走近他的圈套里,他已经得到了我的心头血,他已经得到了赵嫣然,他也已经得到了太子之位,我不能……再让他得到我的心!

  萧靖昇,永远是我的耻辱,我的阿苑被他杀死,我的年华被他辜负!我不能,也不允许自己再对这个人再付出一点真心。

  我其实并没有多恨萧靖昇,我只是讨厌这样的自己罢了,我怎么可以容忍一个杀了相伴自己多年的知己好友的人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凉州的六公主,她怎么可以那么放纵自己的感情?她怎么可以这样?

  自萧靖昇说要给我把萧十一还给我又过了一个月后,他似乎就没有出现在我的面前。

  果然,只是一句玩笑吗?我为何还险些当了真?

  最近心情烦躁得紧,我把自己关在宫里也好些日子了,偶尔也领着阿沁一同出宫去,去茶楼酒肆听听小曲儿,听听民间那些说书人嚼舌根,其实也挺逍遥快活的,尽管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一日,我同阿沁扮作男子装扮,在一家新开的茶楼喝茶的时候,听一个买菜的老农和一个中年男子说起了凉州,于是就凑近听了些。

  “唉,听说了吗?凉州新王继位,给我朝的供奉也比之前多出好些。”

  我一听这话,立马冲着那位开口说话的老农问道。

  “老伯,敢问继位的可是凉州大王子兰哥图?”

  我随口一问,没想到那两人都用异样并且还透露出一丝畏惧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是见了什么妖魔鬼怪一般。

  “大王子?小兄弟,你怕是糊涂了?大王子兰哥图半个月之前就被我们的太子殿下砍了脑袋,怎么可能继位?小兄弟你说这话让老伯我都打了个寒颤啊。”,那买菜的老农话一出口,我端在手里的热茶就溅湿了我的衣袖。

  阿沁看到了立马惊呼一声。

  “公子!”

  我用手打断了阿沁想要说出口的话,然后又笑着继续问着老农。

  “哦,在下在家中苦读了数月,两耳不闻窗外事有好些日子了,没想到,本来想着今日出来听听各国趣闻,没想到,已是沧海桑田。敢问老农,如今凉州是谁在当家做主?”

  老农倒也没看出我的异样,只当我是因为过于震惊。

  老农捋了捋他的花白胡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儿。

  “唉,说来可惜啊,凉州大王子兰哥图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文韬武略都是凉州数一数二的,可正是因为这样吧,才会心有不甘,不愿意对任何人俯首称臣……”

  原来,这个月内,萧靖昇不来惹我,不是因为放过了我,而是他根本就是在专心致志地想着如何取了凉州。

  平朝的太子殿下,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收了凉州,乃当今世之奇才。

  “那除了大王子其他王子呢?”,我迫切地问道。

  我的兄弟们虽然不能说个个都很优秀,可是,他们血液里的不羁是我们草原的魂肉,大哥死了,我不信他们能无动于衷。

  “小兄弟,凉州势单力薄,大王子一倒,加上凉州王年老多病,本已经无力征战,其他王子再怎么做都是负隅顽抗,背水一战啊。”

  所以?

  “凉州的王子们几乎都战死沙场中,除了没到年纪的小王子兰特,全军覆没,无一生还。”

  什么!

  我感觉的自己的身体都在努力地抽搐着,眼睛已经模糊了,一时间气火攻心,我竟然昏厥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是在皇后的宫中。

  阿沁就陪在我身边,看到我开了眼,眼睛立马湿润了,带着一丝欣喜,传唤了太医。

  太医很快就赶来,随之而来的就是皇后娘娘。

  “参见皇后……”

  我看到皇后娘娘,想要起身行礼,皇后便立马打住了我,让我好生歇息。

  太医替我看了看,似乎并无大碍。

  “杨太医,快给太子妃说说喜事儿。”,皇后笑着看着我,尽管我知道自己脸上肯定是苦涩和苍白的,我不觉得会有什么好事能抵消得了我凉州被萧靖昇收复,兄长全都身在黄泉之下的苦痛。

  “是是是……”,杨太医接到皇后的指令,然后笑着对我说道。

  “恭喜太子妃,有喜了。”

  什么?

  “你说什么?”,我神情茫然。

  “恭喜太子妃,怀了太子殿下的骨肉,已经有三个月了。”

  我一听,整个人都暗淡了下去,我又怀上了……萧靖昇的骨肉?

  我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情绪开始不受控制,我哭了出来,然后拼命地捶打自己的小腹,仿佛不觉得自己身上疼一样,就是想要看着自己的拳头打死自己腹中的胎儿一样。

  我的行为举止吓坏了阿沁,吓坏了杨太医,也吓坏了皇后,他们赶紧上前来制止了我。

  皇后把我抱紧在她的怀里,我在皇后的怀里悲声痛哭着。

  皇后遣散了阿沁和杨太医,该有周身的一些丫头嬷嬷,然后房中就只剩下我和皇后两个人。

  我哭着,泣不成声,当我把所有的力气都耗光的时候,皇后温柔地摸着我的头,揉着我的发顶,就像在哄一个三四岁的孩子。

  “小雅乖,小雅不哭。”

  “皇后……我恨他!我不能生他的孩子!帮帮我,打掉他好不好?”

  我泪眼婆娑地看着皇后,皇后满眼的心疼。

  “孩子,我知道你心里为什么不平,可是江山社稷在上,儿女情长又算得了什么?你要知道,权力才是你能紧握住的东西,女子本就情长,你能用的,就是你腹中没出世的胎儿,你懂吗?”

  皇后眼里除了心疼似乎该有别的东西,可我看不真切,也不愿意深究。

  “我不要江山社稷!我只要我爱的人好好的!哪怕只是简单地活着!萧靖昇他为什么都不允许?”

  我的哥哥啊,不过就是年长我四五岁,最小的哥哥也就比我大了一岁。

  我还有两个刚刚成年的双胞胎弟弟,如今就只剩下一个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小弟。

  凉州新王,交给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萧靖昇,你是想让我们兰氏最后一个血脉都不得好死吗?

  “小雅,你会明白的,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陪谁很久,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所有一切才会变得唾手可得。这个世界,你若心软,便是对自己心狠手辣。我的好孩子,快休息,我陪着你,好不好?”

  我本是这万里荒漠中最尊贵的公主殿下,我本是无忧无虑,自在逍遥。在我的国度里,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我期待在荒漠草原上找到我的骑士,他英勇无比,睿智无双,重要的是,他的心里唯我一人……可我竟然没有想到,我爱的人只是利用我成为他心爱之人的药引子,他要我的心,不过就是要我的心头血……可是,萧十一,你怎么不干脆挖了我的心呢?为什么还要留我在你身边,看你娶别的女人,做你郁郁不欢时的玩物?我累了,也乏了,十一,如有来生,请放过我……

  平朝十六皇子为了救青梅竹马而装作使节随从接近凉洲的六公主殿下兰格雅,但是为了拉拢势力,为此主动请缨为赵嫣然取药引,而赵嫣然的药引子就是凉洲受尽宠爱的六公主的心头血,所以他开始步步为营,为六公主设下了情感的牢笼,殊不知,已经已然成为这笼中之物。少年多情,终究是对六公主动了真心。

  他化名为萧十一,他本是不信神魔、不信感情,本是为了权力利益而活的凉薄之人,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那冷酷的心竟然被六公主殿下的温情所融化。

  可他终究还是取了她的心头血,他娶了她,却终究薄他,他爱她入骨,却又忧心她成为他成功路上的软肋,他对她忽冷忽热,只想在皇后手里保住她,他想,有一天,他登上皇位,他就可以不必忧心她身边的危机四伏,不必躲着所有人只能在深夜,在她在自己身侧熟睡之时,卑微苟且地说上一句“我爱你”。

  他取了她的心头血,而她也成为他一辈子的心头血。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