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四章 八百生辰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白狐亭内,占小卜与鹿白正在下棋。

  鹿白取黑棋,占小卜取白棋。

  “鹿兄,你整日待在这山上,不烦闷吗?”落棋,占上小目。

  拿着棋子思量了一下,落子得气,“烦闷是什么呀,人之所以烦闷还不是心里追求着不切实际的东西,没有追求,自然就没有烦闷,这样下棋、喝酒的日子不是正好吗?”

  “哎,鹿兄,我也不是非要去自找忧愁的,只是……”

  “只是你现在已经难以预料你的命运了!”再落一子,白子已经没气了,提子。

  占小卜看了一眼鹿白,心内惶恐,难道鹿白他已经知道了。

  “小卜兄,听说你前些日子下山去了,可否遇见什么新鲜事呢?”

  说着那事儿占小卜就心头慌张了,一子下去竟直接进了黑子的眼,无奈又被提子。

  “哎,这么说我还有一事想问鹿兄,不知鹿兄知道一个手拿算盘的白面当铺掌柜是什么来头,我当时下山正是被他绑架了。”占小卜想着参灵道人不知道这人或许鹿白知道呢,自己日后见了,也好解了心头这口恶气。

  “手拿算盘?”鹿白心内想着,莫非是麒兽?但是麒兽已经消失许久,怎么会成了一个当铺掌柜,鹿白心内思索着,一时没注意竟把自己好生生布置的局打乱了。

  占小卜乘机落一子,鹿白的黑子不料被提了一小半。

  “鹿兄,鹿兄,该你落子了。”见鹿白迟迟未落。

  “哦,好。我再仔细思量一下。”鹿白手紧握着棋子,照目前的局势来看自己已经处在弱势了。

  “那……不知鹿兄可曾听说这个人呢?”见鹿白未回答,占小卜再追问了一下。

  “我已许久不过问凡事了。”鹿白笑言,下子长气。

  “不知也罢了,也罢了。”再落子,长上一眼。

  此时棋盘上已形成了对杀局面,两人都绷紧了弦,专注在棋盘上。

  “鹿白哥哥,小卜,你们在这儿下棋呀。”菲狐从后面冒了出来。

  盯了盯棋局,坐在了鹿白旁边。

  “丫头,今天跑哪儿去玩了呀?”

  “我今天没有贪玩哦,今日在和小玉儿学一种特殊的刺绣方法,待我学会了,给你绣一个香囊,你好带在身上。”

  又在我面前洒狗粮,占小卜心内不爽,赶紧催促鹿白落子。

  “诶,鹿白哥哥,让我来下这接下来的棋吧!”菲狐见着目前的局势,便想着要和占小卜好好斗一斗。

  “好,那你来下。”鹿白说着让到了一边。

  两人相视,目带杀气。

  目前占小卜有眼,而鹿白哥哥这边无眼,已处于弱势了,接下来怎么做才可以逆转局势呢?菲狐心头想。

  好,目前只有“断”了。菲狐落一子,局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占小卜不由紧张起来,寻着一处落子。

  菲狐气定神闲再下一子,破了占小卜的眼,瞬间把局势扭转了过来。

  “哈哈,鹿白哥哥,你看我这样行吧?”菲狐自喜。

  摸摸菲狐的头,“没想到丫头的棋艺渐长呀!”

  两人继续对决,不决已是正午时分。

  嘿!最后占小卜落子,剩白五子,黑五子,一方余两气的双活而结束。

  吃罢了午饭,占小卜便开始想着给菲狐准备生日礼物的事情了。

  可是有些东西都没有,该如何动手呢?占小卜在心里犯难,要不先去找露琼,她手这么巧,肯定可以帮我的。

  “露琼,露琼!”唤了几声没人应,见门虚掩着,便推门进去了。

  露琼的小院已经春日花团围簇,蝴蝶翩翩,蜜蜂嗡嗡,还有不知名的小虫欢快蹦跳,采了几颗成熟的浆果放嘴里,酸甜可口。

  “露琼,露琼!”

  “小卜吗?你先在院子里坐一下,我待会儿出来!”只闻着声音,左右张望却未见露琼的影子,便坐在院子里等候。

  “小卜。”听着露琼的声音抬起头来,占小卜顿时惊叹,宛若见了仙子一般。只见着露琼穿了一身淡葡萄紫清透明亮的霓裳裙,眉心妆一点梅花,黛眉轻描,两颊若桃花之色,唇如荷花未放,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般的出脱。

  “嘿,嘿嘿……”呆子似的傻笑,“露琼,你今日这般好生美艳呀!”

  浅笑,若荷花初放,道:“昨日采了一些红蓝花,山花,石榴花,然后做成了这些个胭脂、水粉的,装点一下,好迎着春日的生气。”

  “哎,像你这样人美心巧的女子世间可真的难得呀。”

  “那你可真真过奖了。”泡了冬日里酿的蜂蜜柚子茶,清香里伴着甜蜜,和着春日的暖阳使人心脾顿舒。

  抿了一口茶,言:“露琼,我今日来是有事相求的。”

  点点头,饮了一口茶,待占小卜接着往下说。

  “今日来……我就是想着让你帮助我一起做一个东西,不过这个东西你们可能也未曾见过。”

  “哦,那你且说来听听。”露琼心内好奇起来。

  占小卜便找来了纸笔,向露琼边画边描述。露琼看着占小卜画着这东西好生可爱,称其为“蛋糕”,听着倒是还算简单,只是所说的制作食材有些以前倒是没有听说过,比方说奶油,不过其他东西自己倒腾琢磨一下应该还是可以弄出来的。

  听完占小卜的话,露琼大致上算是明白了,“小卜,你说的这个蛋糕我是可以尝试做一下,不过这个奶油我以前倒是没有听说,你需得想想,到底要如何做出来。”

  可占小卜以前也从未做过奶油,此时心里还是不免困顿,只得先把这个放到一边待会儿再考虑,先帮着露琼做着其他的准备工作吧。

  露琼先担了些黄泥巴过来,叫着占小卜搅和,再捡来些方形的石头,两人一起砌成一个小灶台模样,用泥巴粘合紧实,上面再用泥巴做成了弧形,同时用石头加固,就这样倒腾了一下午,终于把“烤炉”做好了。在下面加了一把子火,就这样烘一晚上,明日应该可以用上了。

  占小卜在露琼这儿吃罢了晚饭方才回家。

  回去后就一直在心底琢磨,奶油,顾名思义,肯定要奶,然后是……油吗?不对,是油的话味道肯定怪怪的,这么说应该是脂肪,所以只要是牛奶就可以了,可是要怎样才能让那些液体变得白白胖胖的呀,我只知道要用打发器使劲搅,可现在也没有这个东西,难道说……看来是检验自己手速的时候了。还有应该会要加糖,不然怎么会甜甜的,其他的应该还会有一点香草、柠檬啥的,才不会这么腻,占小卜想着,不由赞叹自己的智慧。

  待第二日晨,占小卜便早早来到露琼那儿。

  此时露琼已经在厨房里调着面糊,台面上的东西摆放得整整洁洁,一切都井然有序,有条不紊的样子,看来这个对于露琼来说应该是不在话下了。

  “露琼!”喊了一声。

  “小卜过来了。”手上仍揉着面团。

  走到了露琼旁边,看着旁边摆放了几个成形的小面包胚子。

  “你且看看,那是我试着做的。”

  占小卜用手压了压,感觉还是极度酥松柔软的,然后轻轻拿了一点放嘴里,心中不免惊喜,这是什么宝藏女孩,居然见都没有见过的东西都做的出来。

  “就是这样的,就是这样的!”

  “那好,我就照着这个做了。那小卜,你的那个奶油想好怎么弄了没有?”

  “想好了!”占小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我只是来拿一些东西,然后就可以做了。”

  “那你需要些什么?”露琼把成形的面团放在了木板上面,欲拿到院子里的“烤炉”里去。

  “我就需要一些牛奶,香草,柠檬,糖就可以了。”

  露琼点点头,说道:“牛奶我早上的时候去挤了一些,就放在那个小木桶里,香草我待会儿给你采去,糖的话这儿也有,可是那个柠檬的话这儿却是没有。”

  占小卜想着这柠檬本来也起一个解腻作用,自己待会儿加着蜂蜜柚子进去应该也是可以的,便说:“没事,这些就够了,那我就开始做奶油了哦!”

  倒了牛奶在瓷碗里,找了筷子,加了白糖进去,用手飞快的搅和,就这样差不多持续了半个小时可手里的牛奶只起了一些小泡沫。

  不会吧,难道是自己的速度太慢了,占小卜又想着试一试法术,把自己的速度再加快一点看看。心中念了心决,速度已经快得看不见自己的双手了。

  啊,手都快要断了,低头看看牛奶,仍旧没有多大变化。

  不对呀,这……?难道说还要再加一些东西进去才行。那用什么才可以使它定型呢?占小卜想了半天也想不通透,最后只得把自己心头的疑惑告知了露琼。

  露琼想着,自己以前倒是做过一种水信玄饼,当时在里面加了鱼骨熬制出的胶质,确是有让液体定型的效果,便告于了占小卜。

  “鱼骨熬制?”占小卜想这么熬制出来的那应该就是琼脂了,恍然大悟,原来果冻里面就是加的这个,那自己何不尝试一下呢,说不一定有效果。

  “那我就去抓两条鱼儿去!”占小卜拍拍手说。

  “我那小池塘里还养着鱼,你去把捕鱼的网拿上,捞两条上来就可以了。”

  “好勒!”遂兴冲冲捞鱼去了。

  小池塘里的鱼儿成群结队欢快得游动,占小卜轻而易举就捞了两条鱼儿回来。把鱼鳞清理干净,去了五脏,扔进了烧开的水里加了大火熬制,差不多熬了一个时辰左右,鱼肉已经软烂,混入了汤里,把鱼骨头捞了起来,乘起了鱼汤,将鱼骨加水继续熬制。

  差不多又过了两个多时辰,占小卜已经心里如焚了,看着锅里的骨头汤逐渐粘稠了起来,赶忙取了一些加到牛奶里,继续使劲打发,过了一会儿,牛奶确实变得疏松起来,看来快要成功了,占小卜欣喜。

  露琼已经准备好了裱花的纸,卷成了漏斗型,下口剪了波纹状的花纹,占小卜手上继续打发,终于觉得奶油已经基本可以成形了,便双手颤抖地把自己打发的奶油放了进去。

  眼看着白花花的奶油在蛋糕上面形成了灵动的花纹,占小卜心内的弦终于松开了,喜悦非常,和露琼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

  而这时,在露琼裱花之际,占小卜遂出门采摘了浆果回来,不一会儿,露琼已经把白色奶油的裱花弄好了。占小卜又把红色、紫色的浆果分别碾碎榨成了汁,添加在牛奶里继续打发做成了彩色的奶油。

  待露琼把彩色的裱花全部完成了,占小卜最后把余下的浆果放在蛋糕上面装饰了一圈。

  “耶,大功告成!”两人看着眼前精致美丽的蛋糕,内心如同雀鸟一般欢腾。

  不过好像还差了什么东西,占小卜在心内想,还差什么来着?诶,想起了,还差蜡烛,记着以前他们放柚子灯的时候用过这种小蜡烛,找露琼再讨要一些应该就可以了。

  “小卜,你这个蛋糕是用来……用来送给菲狐的生日礼物吧?”露琼想想笑着问。

  “我……我就随便做做,顺便她生日,就……就给她用用呗……”占小卜吞吞吐吐地说。

  露琼点点头,看透了一切的表情。

  “那我们现在差不多要赶紧过去了,不然赶不上菲狐的生辰宴了。”露琼提醒,带上了自己备给菲狐的生辰礼打算出门。

  占小卜这才看着时辰,忙着把蛋糕装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捧着和露琼朝青丘殿赶去了。

  远远看着青丘殿仿佛已经变了一个色,火红火红的,甚是喜庆,待他们刚走到门口,看门的小妖儿就把鞭炮点燃,一阵啪啪响起,吓得占小卜急捧着蛋糕往后退。

  “露琼,你先进去,我待会儿再进来。”占小卜道,想着等会儿好吓一吓菲狐那丫头,“哦,还有,如果菲狐问起我在哪儿,你就说我有事等会儿再来。”

  看着占小卜无奈的点点头浅笑,缓缓进了门。

  “露琼姐姐,你可终于过来了,都把我等心急了!”菲狐赶忙过来拉住了露琼的手晃悠晃悠撒娇道。

  “不好意思,来晚了,来晚了,待会儿我自罚三杯赔罪。”露琼言,然后把自己手中的檀木箱子递在菲狐眼前。

  “这是……?”

  “打开看看!”

  点点头,慢慢打开了箱子。

  “哇!”菲狐的眸子里闪烁着惊喜的光,箱子里装着的是一件极细蚕丝与金缕织成的轻纱白裙,触之犹如掬水一般冰凉顺柔,带着清新的山茶花香。

  “生辰快乐!”露琼道贺。

  “谢谢露琼姐姐,我要马上去把这裙子换上。”突然又忆起,“露琼姐姐,你今日可曾见了占小卜了?”

  “哦,见了,他说他有事,要待会儿过来。”露琼敷衍道。

  “哦……哎,那个占小卜,真的是讨厌死了,不来就不来,我还不稀罕他呢。”嘴里云淡风轻地,心头却埋怨起占小卜来,居然还分外的期待着那小子马上出现,朝门口瞅了两眼,讪讪回房去换衣服了。

  当占小卜端着蛋糕进来,点着蜡烛,边走边唱着生日歌,菲狐也刚换了衣裙出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那些小妖们也非常配合地跟着唱。

  菲狐穿着晶莹剔透的金蚕衣,头戴着九娘送与的彩色成年九珠礼冠,脖子上系着鹿白哥哥赠予的七彩祥云链,脸上洋溢着娇艳的笑容,少女初长成的绝美已经欲掩不能了。将蛋糕端到了菲狐面前,占小卜心内突然有了一种小鹿乱跳的心动感,急忙压抑着。

  “快吹蜡烛许个愿吧!”对菲狐说。

  “吹蜡烛许愿?”

  “这是我们那儿的生日的一个仪式,这样许愿一定会实现的,你试一试吧!”

  菲狐听着占小卜的话把蜡烛吹灭了。

  “然后闭上眼睛许愿吧!”占小卜提醒。

  望了望占小卜,菲狐突然觉得占小卜看起来比以前顺眼多了,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在心内默默许了一个愿。

  在一旁观望的鹿白眉头微微皱了皱,心内突然生出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诶!”占小卜称着菲狐闭眼的时候沾了一点奶油在菲狐的小脸上。

  “你!占小卜!讨厌!”

  红九狐、露琼和参灵道人等在一旁看着甚是欢愉。鹿白也笑了,打消掉了自己内心的担忧。

  吃着甜甜的蛋糕,感受着亲人朋友的关惜,可如今的她所见着的皆为世事美好,此时内心只是欢愉着,却不知尔后历经沧桑,回想着如今实为至幸。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