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九章 潋滟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可偏偏叶容琛这个没有眼力见的人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似是未发觉顾子怜难看的面色,露出了十五六岁少年该有的天真面容,他唇角漾起,黑眸亮闪闪的溜着他,道:“先生,你别走啊,你还未告诉我他是怎么了。”

  顾子怜额头青筋隐隐抖动,他百年来的涵养差点就在这里破功,叶容琛刚在谢宅看了半晌,他没出口询问,如今反倒装的一脸白莲花的模样。

  胸口似是窝了一把火,说出来的话更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顾子怜冷声道:“你确实不知?”

  叶容琛摇了摇头,“不知。”

  顾子怜深吸一口气,缓缓道:“你要帮他?”

  “既然病了,自然要帮。”

  “好。”顾子怜应了一声,面无表情道:“那就你吧。”

  叶容琛还未反应‘那就你吧’这句话是何意,只瞧着顾子怜衣袂一甩,下一刻,他整个身子就被甩在了床榻上。

  正正好好的压在谢西杨的身上。

  他一低头,谢西杨被刀划伤的血淋淋的面庞,近在咫尺。他吓得猛地向侧面一翻,翻到了床内。

  对顾子怜的这个反应,叶容琛已经骇的不行,可还没等他喘几口气,耳边又传来顾子怜冷漠的声音。

  他冷声道:“你在上,还是他?”

  原本想着戏弄顾子怜一番,未曾想到竟然将自己搭进来了。叶容琛这一瞬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从床上向外一闪,转瞬便站立在床外,他看着顾子怜苦笑道:“先生原来是这个意思。”他斟酌片刻,道:“现在想找个女人恐怕是不行了,可还有其他办法?”

  顾子怜一双黑眸看着他,眼神里的意思分明在说,‘不是有你吗?’

  叶容琛轻咳一声,尴尬道:“我没有那方面的癖好。”

  顾子怜的视线终于从叶容琛的身上移开,他上前几步,站在床榻前,看着床上面颊烧的两片桃花,氤氤氲氲的谢西杨,眉角似乎在隐隐跳动,忍耐着什么般,道:“......你带上他,跟我来。”

  以顾子怜洁身自好的模样,要让他抱起谁,除非日头从西边升起。叶容琛与顾子怜相处那么多年,自然是了解他的脾气秉性的。

  将谢西杨抱起,叶容琛跟着顾子怜便出了客栈。

  出了客栈,一路还参差碰上几人,幸而躲在黑影之中,避过去了。

  跟了半晌,也未见顾子怜有停下的意思,他连忙朝前问道:“先生,我们这是要去哪?”

  默了半晌,顾子怜才道:“跟我来就是。”

  既然这么说了,叶容琛也好不再问,只是怀里的谢西杨已经开始挣扎,灼热的面庞一个劲的想往叶容琛的怀里钻。

  叶容琛的手一抖,险些没将谢西杨扔出去。

  视线向下一看,叶容琛心道:还好没将他扔出去,这要是掉下去,恐怕会摔成肉泥吧。

  走了半晌,来到一片密林。不多时,两三个小泉水出现眼前,虽然小,也有两丈宽长。

  顾子怜停了下来,淡淡道:“到了。”

  他伸手朝着泉水各探了一次,缓缓直起腰来。他看着站在一旁的叶容琛,似是斟酌了一下措辞,“你确定要?”

  “......还是要我回避一下?”

  这句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叶容琛的面上骤然一红,刚想将怀里的谢西杨放下,顾子怜连忙阻止道:“等等。”

  叶容琛刚想问怎么了,顾子怜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然后,伸脚,然后......

  咕咚——!

  叶容琛还未反应过来,他和谢西杨就已经被顾子怜一脚踹进了冷泉!

  一滴冷水飞溅到及时后退人的手臂上,他轻轻打了个寒颤,叹道:“冬日已过,春水果然依旧料峭.....”

  叶容琛挣扎着从泉水里冒出一个头,冲着岸上那人道:“先生为何连我也踹?”

  顾子怜淡淡道:“绯糜之气过重,应当洗洗。”

  一句话堵得叶容琛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他从冷泉中将谢西杨拽上岸,他上岸时,手脚都已经发青了,就更别说谢西杨了,他冻得浑身发颤,哪还有半点燥热。

  他浑身冷的似有转醒之意,顾子怜瞧见了,便一掌又将人劈晕过去。

  叶容琛看着顾子怜的动作,嘴角隐约抽搐,“先生......出的果真是天下无双的好主意,就连打人的手段也十分高超。”

  顾子怜笑道:“好说,下次我再换种方法。”

  叶容琛:“......”

  顾子怜附身,将手放在谢西杨的肩膀上。瞬间水汽蒸起,衣服渐渐变干。过了不过一炷香,全身便已干透,只有头发还湿漉漉的,混合着面部伤口皲裂的血水,一滴滴落在地上。

  面部伤口沾染上了水渍,显得格外狰狞。顾子怜眉角轻蹙,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精致地玉瓶,将里面的药粉一点点洒落在谢西杨的面庞上。

  做完了这一切,顾子怜才看向叶容琛,见他浑身依旧湿透,黑漆的眸子正一转不转的盯着他。

  顾子怜叹道:“衣服不弄干,很容易得风寒。”

  叶容琛凑近了一些,全然不顾顾子怜惊骇的表情,将他的手握在手里,随即放在自己的胸口处,灿若繁星的眸子紧盯着顾子怜,道:“先生也帮帮我吧。”

  将手猛地抽回,顾子怜冷声道:“催干术,最低级术法,不要告诉我你不会。”

  见顾子怜闪身到一旁,叶容琛撇了撇嘴,只好自己亲自动手。不过一盏茶功夫,全身便已干透,只是头发没办法干透。

  向下看了看衣服,叶容琛叹了口气,看来要用自己的衣服擦干了。

  忽而一阵寒风吹过,叶容琛裹着身子,仍旧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顿时有些尴尬。

  顾子怜叹了口气,褪下外袍来,按在叶容琛的头发上一点点的擦,忽而笑道:“回去让颦儿给你煮碗姜汤?”

  叶容琛想起颦儿贪嘴的模样,恐怕这姜汤他还没喝到,就让颦儿先喝了,他嘴角抽了抽,道:“......不必了。”

  “要不然让岳禾给你煮?”

  叶容琛嘴角又是扯了扯,透过外袍看着顾子怜,忽而笑道:“若是先生下厨,我就喝。”

  顾子怜的手上一顿,随后将外袍扔给了他,淡淡道:“我下也无妨,只要你敢喝。”

  吐了口气,叶容琛将罩在头顶的外袍取下,他的黑眸凝视着顾子怜,一字一句道:“若是先生下厨,就算是毒药,我也喝。”

  一时寂静......

  这话说的,似乎有些不对。

  叶容琛心想。

  顾子怜熟读诗书,就连乐理也颇为精通,可他似乎对炊烟一事,完全像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模样。若不是整日待在缥缈峰,恐怕他的一日三餐,不是水果,便是水果了。

  若是让他煮碗姜汤,不是毒药,恐怕也会变成毒药。

  三人回到客栈时,已经快四更,天快大亮。折腾了一整晚,早就身心疲乏,顾子怜一闪身,人便回了房间。叶容琛将谢西杨安置在自己房间后,人便闪身出了房门。

  顾子怜刚上塌准备合眼而眠,床上忽然凹陷,上来一人。微微侧首,看着来人,眉头轻蹙,道:“下去。”

  叶容琛侧身躺下,厚着脸皮道:“不下。”顿了顿,摊手道:“先生你也知道,我的房间只是个普通房间,床榻上睡了一人,我就没地方睡了。”

  顾子怜道:“与我何干?”

  叶容琛道:“先生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人是你救的,如今想要撇清干系是不是有些晚了?”

  一双深黑色的眸子带着危险的光泽,与叶容琛对视。顾子怜冷声道:“此人是你带回来的,我并未让允之将他带回。”

  叶容琛想了想,临走的时候,顾子怜确实并未让白允之将谢西杨带回来。可人都带回来了,也不好再送回去。只好再厚着脸皮道:“修仙之人,不是最讲究求善吗?先生深明大义,心怀众生,自然不会见死不救吧?”

  一个高帽扣在了顾子怜的头上,阿谀奉承的话顾子怜听过不少,早就耳朵生茧,他斜睨他一眼,又重复一遍道:“下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