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六章 我不是变态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嘶~你轻点轻点。”袁明明嚎叫着。

  “这会儿你知道疼了?打架的时候不是很勇猛吗?冲在前面第一个,深怕别人打不到你还是怎么着?”代俊俊一边小心翼翼敷上云南白药,一边气呼呼地念叨“这帮人下手也太狠了,哪有净往人家脑门上招呼的?”

  “我是带头大哥,我要是不第一个冲上去,那别人会怎么看我?再说了,打架都不狠,谁还出来打架?两拨人奶茶店喝杯奶对骂两句好了。”

  “让人揍得鼻青脸肿,你还在我面前嘚瑟,疼死你算了。”

  “哈哈,疼死了也不怕,十八年后爷还是一条好汉,到时候你可别哭。”

  “我会哭?你可别想太多,到时候我高兴还来不及,终于可以翻身农奴把歌唱,再也不用受某人的奴役啦。”

  “好好,劳驾你翻身之前帮我把饭买过来一下。”

  还别说,打架真是个体力活,这会儿正是中午十二点半的样子,袁明明感到饥肠辘辘,连平时最喜欢跟代俊俊斗嘴也懒得进行下去了,只催着他去帮忙打饭。

  后山坡上,太阳正暖和,两个少年坐在草坪上闲散着,这地方除了环卫工人平时没什么人来,又是午休时分,学校有老师巡查,为了躲避一些闲言碎语,眼下这地方已成了他们的秘密根据地。

  “哎,哎,你看我的手,都捏不住筷子了。”袁明明冲着身边那人嚷嚷。

  看着他捏着筷子抖来抖去,代俊俊这才注意到他的手指,四个关节上都是青红的,我的天,这是揍人,还是打墙壁啊,能把自己手给反作用力到受伤,真是叫人服气。

  “那,要不我喂你?”代俊俊试探性地问。

  “这样不太好吧?”袁明明也感到不太合适。

  “算了,还是我来喂你吧。”代俊俊想来想去,似乎也并无什么不妥。说罢,接过碗筷叉了口饭菜就往对方嘴里送。

  下午又是数学课,因为中午没有休息的缘故,代俊俊有些昏昏欲睡,袁明明一上午出去约架闹了一场,下午索性是破罐子破碎了,代俊俊此事也管不了他,只好把作业本拿出来做题,清醒清醒思路解解乏。

  课间十分钟,教室外面来了一群同学,男男女女,十好几个人,围在高二(八)班的窗户那儿,揪着个脑袋瓜子左左右右使劲往里面瞅。

  “谁啊?你们说的是谁啊?”

  “就那个,坐最前排那个。”

  “握草,牛逼啊,真假的?”

  “真的,真的,有人亲眼看见了。”

  那群人在教室外面一边指指点点,一边品头论足,教室里的人也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还有不明就里的同学在到处打听,发生了什么,深怕自己拖了八卦之流的后腿,错过了什么惊世骇俗的新闻。

  “什么事,什么事啊?”

  打听的那位同学附耳过去,好事者手掌虚掩相告,两人相视一下,心照不宣一般发出不置可否的浪笑。

  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代俊俊不屑一顾,学校流言堪比娱乐头条版块新闻,总是隔一阵子就有新鲜的东西出来,大家交头接耳议论一通,不过半个月,最多个把月,又会被其他的新的信息代替,大多是些诸如男生女生恋爱越界之类的刺激隐私性事,真是无聊且幼稚至极。

  “牛逼啊你,乡巴佬。”王飞虎便是那刚打听得到消息的人,他把其他人带过来的新闻经过自己的精心整合润色,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就昭然若揭了。

  “想不到真的被我说中了,难怪你之前不承认你喜欢李露西,又死活不说你喜欢的人是谁,原来是藏着这出啊。牛逼牛逼,还是你牛逼。”王飞虎连连感慨。

  “我怎么了我?”代俊俊一脸懵逼,又心下略带一丝忐忑,迅速在大脑里搜寻自己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他可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

  “乡巴佬,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啊,还装什么蒜啊,好多人都看见了。”

  “看见什么啊?”代俊俊觉得自己心里的答案呼之欲出。

  “看见你和袁老大,你两人在学校后山坡上谈……恋爱……”

  “你胡说!”

  代俊俊断喝一声,不愿听对方再说下去。可王飞虎是什么人啊,唯恐天下不乱,他好看热闹。这下被个乡巴佬喝住了,他心里也有些气,加上学校还有千千万万的流言传递者做他的后盾,他是十分有底气的,再说了,平日里袁明明欺负他够多了,这次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扳回一局,况且墙倒众人推,看他袁明明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

  “我胡说,有人看得清清楚楚,你们两个在后山草坪上卿卿我我,搂搂抱抱,你还喂他吃饭呢。就在今天中午,趁我们大家都在午睡,五班的有人带女朋云去那里玩,全看见了,人家没好意思打扰就偷偷走啦,你都不知道吧。”

  王飞虎提高音量把话一股脑儿全倒出来,引得同学分分侧目,有人露出嫌恶的表情,有人在窃窃发笑面带嘲弄,这下子王飞虎像得到石锤一般,更加笃定了他们是有什么的。

  “不是你说的那样,我,我……”代俊俊一时语噻,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敢说中午你们不在后山?敢说你没亲自给袁明明喂饭?敢说你不喜欢他?敢说你们没谈恋爱?”

  王飞虎一下子抛出几个排比,句句都问在点上,代俊俊确实也否认不了这些,可,可他们没有在谈恋爱啊。

  “哈哈哈,你居然喜欢男人,你这个变态。”

  王飞虎丢下这句话大胜而归,留下木然的代俊俊像万箭穿心。他的脑中不断地浮现那两个字,变态,那两个字由小变大,不停变大,像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把他原本的世界捅了个天翻地覆,支离破碎。

  他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该如何恋爱,但他喜欢跟袁明明待在一起,也习惯他常常用蛮横霸道的命令般的语气同他说话,他甚至从那语气中听出一丝祈求,从某种意义上,他认为其实袁明明更需自己,更渴望自己对他的情感,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情感究竟是什么。他没有兄弟,也极少跟亲戚家的表兄们往来,他常以为这是如亲情一般的兄弟情义,可有时候他又怀疑,这情义却也比兄弟多出那么一些汹涌的思绪来,像忐忑,辗转反侧,甚至有时候看到其他人与他勾肩搭背,他还有些不高兴,这些,绝不仅仅是渴望被亲人关爱吧。

  可是他几乎没有对这类的情感有过类似的启蒙,甚至从任何他所曾涉略过的小说、电影故事中也未曾接触过这样的思想,但他确确实实觉察到了自己的内心,有不容反驳的力量在跃跃欲试。

  英国作家伍尔夫在她的《奥兰多》里说,尽管男性与女性并不相同,两者却是相交的。每个人都在两个性别间摇摆,而只有其衣着才让人辨别出这个人是男还是女。

  也许我们需要抛开对性别的固有观念,尊崇内心的感受,毕竟,很多哲人都试图诠释过,爱情,是两个灵魂的事,与其他无关。

  不,我不是变态!他很肯定。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