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十四章 言及真相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暂时找了个落脚的地方后,萧齐冥收拾好了情绪,且思前想后了许久,最终决定,坦诚相告。

  “师傅,你这到底是有多少事瞒着我?”且看着萧齐冥如此正经的模样便知,接下来的话,不仅能让他震惊,恐怕也会为难。

  萧齐冥轻声咳了咳,起了范:“这些事说来话长……”

  不料才开口,就遭到徒弟的无情打断:“那就长话短说。”

  默默地盯着言束流,并不言语。

  言束流干笑了两声,闭上了嘴。

  “算了。问你想知道的,我能说且说,不能说或不想说的,我便不说。”等了半日,萧齐冥也不愿从头说起,索性问起言束流想要知道什么。

  言束流松了口气,原以为萧齐冥那句“算了”是真的算了,打算一个字也不再说了,没想到还行,还允许他提问。

  “那,师傅你是一直都知道我是当今圣上和皇后的儿子么?”言束流想了很多,想的都是小时候的事,问起的时候,声音也小了。

  萧齐冥摇摇头,给面前的火堆添了些树枝:“其实原先也不知,只知道你极有可能是个大人物的私生子,不能认祖归宗。”

  言束流闻言倒是不吃惊,但仍有更多的好奇:“那后来呢,你又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皇子?还有那块令牌是怎么回事?”

  萧齐冥望着那明晃晃的火焰,眼前浮现了太多往事,历历在目:“令牌是他们送你来的时候,就给我的,我当时不知是何用,也不知是公主府的信物。

  直到你十岁那一年,收到一封信,言及了你的身世和令牌之事,说你是皇子。我就去查了一番,结果也只是查到了和顺公主不知真相前所知道的那些事。”

  八年前,萧齐冥刚刚及冠,逍遥门一如既往的冷冷清清,除了傻徒弟会到处布置一番,庆贺之外,连一个外人都没有。

  萧齐冥本期盼的并不是那封信,但那一日,偏偏就只有这一封信前来。

  “可是,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把我送到你身边,你又不是奶妈……啊啊啊,师傅,我说错话了……”言束流气愤至极,说话之际,根本没有考虑,直到说出了对萧齐冥不敬的两个字。

  “当年只是觉得巧合,如今想来确实蹊跷。”原本两人就是席地而坐,靠在树边,因言束流出言不逊,便被萧齐冥罚了跪下,跪在一旁。

  “当年,我只是路过抱着你的人身边,听见他们说你是不能认祖归宗的孩子,辗转至今都不知道该送到哪里。

  我一时没有忍住,就上前搭话了。但没想到,他们竟也同意,就将你交给我了。”萧齐冥回想之际,越发觉得这是早就策划好的,根本不是他自己一时兴起。即便当年没有上前,只怕言束流还是会出现在他所住的地方。

  言束流始终不能理解,为何皇帝会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交给他人抚养,就算是为了保护他不被先皇后所害,也该送到亲信之人手中才是,怎么会交给一个无权无势的孩子?

  望着摇曳的火光,言束流忽然不想问下去了。问出前因后果能如何,还不是和现在一样,该做什么还是要做什么。

  “就是有点可惜。”半晌,两个人都沉默良久之后,萧齐冥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言束流抬首看去,正疑惑他所言,便又听他说道:“认不认亲不要紧,你怎么不要点钱呢?”

  言束流皱着眉头,片刻之后附议:“是啊,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么?”

  萧齐冥冷笑一声:“你说呢?”

  面面相觑一番之后,忽地又大笑起来。十多年来,唯独身世不明,现在差不多明白了一些,足矣。

  “不过,师傅,我更想知道那日你离家之后,去了何处,和什么人混战了?”身世一事,基本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该继续问下去了。可言束流始终不明白,那个思宁城出现的假钟钰是怎么回事,而师傅那一日又发生了什么。

  萧齐冥止住了笑意,倚在了树干上:“禹王府,准确的说是禹王府在思宁城偷偷留下的势力。

  在没有收留你之前,我曾被禹王府的人设计带走,被尤浅浅郡主逼着签下婚书。后来设法逃走之后,我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留在了思宁城没人发现,却不知道原来人家早就盯上了。”

  自抵达京城之前,萧齐冥本不想告知这些事,牵连言束流。可就在离开京城之后,萧齐冥发觉一路都有人尾随,不远不近地跟着。

  或许,不是你不愿意招惹麻烦,而是麻烦他一直都在跟着。

  若是不能与言束流明言这些事,他又如何能提前防范,以应变诸多未知之事?

  “什么?师傅你和别人有了婚约?”言束流惊得从跪着,变成了坐在腿上,一脸狐疑,“尤浅浅怎么就是郡主了,齐国不是姓钟么?要不要我们去偷了婚书,毁了它?”

  三个疑问接连出口,连半点犹豫的时机都没有留给萧齐冥。言束流脑中正在思索,究竟是什么力量,能让禹王府的人愿意出动这么多人力,设计这么多年,就为了一个快三十的男人?虽然长得还行。

  萧齐冥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这徒弟是真傻还是假傻,要是能偷到,还用等他来说:“禹王并不是当今皇上的兄弟,而是前朝之子。或许是为了拉拢人心,或许另有所图,反正当年还年幼的禹王活了下来,且封了禹王的封号,有了禹王府。

  一开始禹王府建在凉州,后因为甘西动乱,禹王府势力大部分都被削弱了,且迁离凉州,但不知具体去了何处。

  思宁城里的禹王府,只是一个别苑,动了也无伤大雅,找不到什么要紧东西的。”

  萧齐冥仍旧在关注着那个跟的不远不近的人,似乎也没有其他举动,只是不知这是谁的人。是皇帝、公主,还是皇后?亦或是别的别有用心之人?

  言束流细细体会着,大约明白了一些。但更加明白的是,另一个点。

  “师傅,你萧家是不是不是普通的萧家?”以皇帝这般手段,绝不会将皇子交给一个无权无势之人抚养,就算是无名无分的皇子。

  再者,一个前朝后裔为何设计一个无权无势的人,非要逼迫他与自己的女儿成婚,显然更不合常理。于是,唯一一个解释便是,萧齐冥的家族,定是拥有可以鼎力齐国的一方势力。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