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 你怎么还不知足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温俞舟这一句话把宋泽远所有想要说的都给堵了回去,他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帮温俞舟掖好了被角。

  温俞舟鸦羽一样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宋泽远就在他眼睛上落了一个吻,又盯着他苍白得有些透明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悄悄带上门离开,掩住了他的一声叹息。

  温俞舟在医院住了三天之后宋泽远就把他接回了家,理由是让他养好身体再说别的。

  然后他就像是怕温俞舟偷偷跑了一样,一连几天都没去工作,就在家里陪着温俞舟,到处给他搜罗补身体的好东西。

  徐轻暖本来就不待见温俞舟,看温俞舟流产之后宋泽远还这么上心就更加窝火,逮着个机会就骂骂咧咧地故意刺温俞舟的耳朵。

  “掉了个孩子又不是生了个孩子,天天胡吃海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家里供了个菩萨!”

  宋泽远刚端了一碗鸡汤进屋,徐轻暖刻薄的话就趁着宋泽远开门的当口儿飘了进来,吓得宋泽远手抖了一抖,差点把汤都给洒了。他也顾不得烫,急急忙忙把门关严实,这才朝着温俞舟讪讪一笑,“我妈就这样,你别理她。”

  温俞舟没说什么,徐轻暖更难听的话他都听过,这算得了什么?他就只是盯着宋泽远手背上的汤渍,抽了张湿纸巾给他,“你擦擦吧,去拿冷水冲一下,别起泡了。”

  宋泽远本来就没觉得烫,听温俞舟这么一说还愣了一下,呆呆地从他手里接过纸,一边低头慢吞吞地擦手,一边没忍住轻笑出声来,“没想到,你还会在乎我。”

  温俞舟神色微顿,这些天宋泽远对他太好,他都快忘了之前在医院里自己有多决绝了,下意识地就把关心他的话说出口,就好像成了骨子里的习惯。

  他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又苦又酸又甜,等宋泽远洗了手再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木头一样的温俞舟。

  “你怎么了?”

  “离婚的事,我们谈谈吧。”温俞舟抿了抿嘴唇,“总这么拖着”

  “不谈。”宋泽远打断了他的话,撇过脸去,“什么都可以谈,就这个没法谈。”

  “泽远,你别总这么幼稚好吗?”温俞舟在心底里叹了口气,宋泽远果然还是宋泽远。

  宋泽远本来想端着碗喂温俞舟喝汤,这下也没了心情,赌气一样的坐在床沿,就是不看温俞舟,活像是个没有糖吃就和大人任性的小孩子。

  “别耍你的小孩子脾气,有些事总是要解决的。”

  “为什么非要解决呢?!”

  宋泽远这些天都过得心惊胆战的,生怕哪件事惹了温俞舟不高兴,人就要跑了。可他没想到他都这个宋氏集团的总裁都这么做小伏低地给温俞舟当专职保姆了,温俞舟居然还要提离婚!

  他也不想想他这样,有多让人寒心!

  “我们都结婚七年了,有什么事不能你退一步我退一步忍忍就过去?你非得把离婚挂在嘴边,温俞舟,你自己摸着你的良心问问,我对你不好吗!”

  他扯着嗓子嚷嚷,“我就差把你当祖宗了,你怎么还不知足?!”

  温俞舟呆愣了片刻,嘴唇一张一翕好几迭才有些难以置信地问他,“你觉得,我是因为不知足,才跟你说离婚的吗?宋泽远,我跟了你七年了,你就这么想我?”

  “我”宋泽远你一时语塞,顿时有一种无力感,这些天他所做的努力,到底还是白费了。

  他整个人肩膀都垮了,像是一个被撤了支架的布娃娃,连声音都低了许多,“我和祁蕴书什么都没有,我是被算计了,你要是嫌我妈说话难听,我就带着你搬出去。俞舟,你究竟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非要跟我闹到离婚收场?”

  “你这几天多陪了陪我,她都这样了,你要是带着我搬出去,她不得吃了我啊?”温俞舟自嘲的笑笑,垂下头去,“你还是不懂,我们之间的问题,不是你妈,更不是祁蕴书!我想和你谈的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你明白吗?”

  宋泽远听他这么说就更加生气,“我不明白!我就是不懂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我一心一意地对你好,你还要我怎么样!”

  “可你有没有想过我在意的是什么!”温俞舟也不由得攥着被角,声音也蓦地拔高了一大截,“这些年有多少次我想找你你不接我电话,多少次我在家等你等到天亮你都不回来,你想过这些吗?!”

  宋泽远看着温俞舟,突然就说不出话来,温俞舟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眶红了一圈。他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一开口就是浓重的哭腔,“我怀绵绵的时候,医生跟我说他有病,不能生下来,我一个人在医院给你打了十几个电话,你一个都没接。最后是我签了手术同意书,我一个人做了手术,宋泽远,我那个时候有多孤独、多绝望,你想过吗!”

  “还有那一次,我眼看着你和别人去酒店,那个Omega的脸都要贴到你心口了,可你呢?你跟我说了什么?你说那是你正常的应酬,你还怪我不懂事、不理解你。宋泽远,我已经竭我所能给了你最大的理解了,那你呢?”

  温俞舟说着,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啪嗒落在了他的手背上。

  他抹了抹眼睛,“算了,不说了,我累了。”

  他低下了头去,宋泽远看着他红红的鼻尖,想去哄一哄他,可往前凑了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温俞舟心里怕是早就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抹过不提的。

  于是他只是把所有的甜言蜜语都咽了回去,扭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那碗凉了一半的鸡汤,沉默着起身离开了。

  他关门的动作还是很轻,生怕吵到了温俞舟似的,可他的背影却是藏不住的落寞。

  离开卧室之后,他背靠着房门长长松了一口气——刚才在温俞舟面前,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有一种快要窒息的错觉。就好像是温俞舟把他这些年的委屈和不满都冲着他宣泄了出来,一股脑儿地扔到了他的头上,如同黑云压城一样的沉重。

  他缓了缓自己的情绪,这才往楼下走,结果站在楼梯上就看见客厅里有一个他最不想见的人,祁蕴书。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