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二章 探寻李家杀人案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哈哈哈,我君黎重可不屑说谎!”君黎重以相当妖娆的姿势倒在地上,歪着头含笑看他们,“美酒当前,美色在怀,最容易说漏嘴,所以自古以来,烟花之地都是探取情报的好地方。”红妆楼本就是江湖七大势力之一,有人说它是情报组织,有人说它是杀手组织,真身一向神秘莫测。

  云别尘蹙眉道:“可这么多房间,我们只有三人,怎么窃听?”况且在他们监听的这时段里,也不一定非就有人能提供线索。

  “也可以不窃听,都说了我是红妆楼的主子,要什么情报,手下自然奉上。”

  云别尘无语片刻,“那你带我们来这的目的是什么?”还暴露了他隐藏已久的身份。

  君黎重单手撑头,十分纯良的微笑,“炫耀。”

  红妆楼在江湖上也算声名显赫,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它究竟在哪,因为中原各地,用这三字命名的青楼委实太多。

  雅室内,几名女子跪在纱幔外,脚上银铃发出叮咚脆响。

  君黎重拍拍身旁的坐垫,“皎月,你过来坐,顺便告诉我们,城里两桩杀人案的细节。”

  名叫皎月的清丽女子跪在地上不动,低头道:“据奴婢所知,两桩命案发生在同一时刻,即便凶手轻功再好,也不可能从城西李家跑到城东孟家,犯下两起命案。”

  城中人纷纷猜测,凶手有两个。

  君黎重瞪大被美酒熏过的眼睛,不满道:“你不要离我那么远,我都看不清你有几个头了,也听不见你在说什么,你过来讲给我听。”

  “少主,请您自重!”皎月咬牙切齿的瞪了回去。

  云别尘注意到,不只皎月,其余几个女子也不愿与君黎重过分纠缠,怕是对这个不学无术又好色无知的少主深恶痛绝,却又因前任红妆楼主的缘故,不能弃红妆楼而去。

  再让君黎重这个醉鬼胡搅蛮缠下去,直到天黑也探听不到什么情报来,云别尘只好自己开口,“姑娘说的这些,君城主的护卫们也已探知,不知姑娘是否有其他的可疑线索可以相告?”

  皎月抬头看了云别尘一眼,沉默片刻道:“奴婢还听说,案发现场,隐有异香。”

  异香?云别尘追问,“何种异香?”

  “奴婢不知,几位若是感兴趣,不妨到案发现场一探究竟。”

  在红妆楼耽误两个时辰,结果却没得到什么有用情报,云别尘万般无奈,恨不能把君黎重这个醉鬼暴打一顿以泄心头之恨。

  什么帮助他们寻找真凶,说到底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正大光明逛青楼的私欲!

  舒凉璧也喝得烂醉,但比君黎重清醒不少,他一只手搭在云别尘腰间,半个身子都压在云别尘身上,微微喘气,“小云儿,我们接下来去哪?”

  灼热的呼吸洒在脖子上,酥痒难耐。云别尘耳根子泛红,扭了扭头不自在道:“先去城西李家看看,你要去吗?”

  舒凉璧低声浅笑,手掌不怀好意的在云别尘腰上摩挲,“小云儿去哪,我便去哪,如何?”

  云别尘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冷然道:“随意。”只是面上波澜不兴,心中却早已是惊涛骇浪。

  任由君黎重躺在榻上呼呼大睡,另外两人赶往城西李家。

  李家在风夜城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户人家,但李家老丈平素为人和善,鲜少与人结梁子,此番一家七口全灭,邻里都拿了香烛钱纸在大门口祭拜。风夜城护卫队的人也在,因接了命令不得阻拦云别尘二人,一见到他们来,很识趣的带他们去了李宅。

  李家是以卖棺材为生,堆在院子里的各种木材极多,还有几口做好的棺材等着人来取。

  护卫队的小哥指着回廊枯涸的血迹叹息道:“李家老丈的儿媳妇就是死在这的,背上被砍了十几刀,血迹一直蔓延到卧房,大概是在房间里受伤后没死,一路爬到外面来,又被砍了几刀。”

  大滩大滩的血液已呈黑色凝固在地上,萧瑟的凉风穿过回廊发出呼呼声响,似在诉说女子死得有多凄惨悲凉。

  云别尘点点头,又问,“敢问小哥,其余人死状如何?”

  “其他的更惨,”小哥道,“李老丈的大儿子被砍成肉泥丢在院子里,被野狗吃得差不多了,就剩半颗头跟一副骨架。”

  李家七口,均死状凄惨。李老汉之妻被大卸八块塞在炉灶里,次子丢进油锅里活活炸成了人干,女儿被奸淫后浑身赤裸扔在大街上,连三月大的孙儿都被剥了皮倒吊在横梁上,李老汉本人也被挑了手脚筋,眼珠子被挖出,开膛破肚,内脏掉落一地。

  “这可真叫一个惨烈,也不知是有什么深仇大恨,才能做到如此地步,”舒凉璧以扇掩面,微微皱起眉头,“不过小云儿,那位姑娘说的异香,你可闻到了?”

  整个李家院子里一直飘着挥之不去的浓烈血腥味,让云别尘倍感不适,胃里也一直翻江倒海般折腾,几欲作呕。他吞了吞唾沫,强压着呕意低声道:“我只闻到了血腥气,你呢?”

  舒凉璧还没发现他身体不适,提着裙摆在院子里走了几圈,“或许是血腥味太大把那所谓的香气掩盖了,又或许是时间过去太久,已经随风飘散了。”言外之意,则是他也没闻到什么香气。再不然便是情报有误,市井以讹传讹,等消息到了烟花之地,经多人之口,已然不是原本的模样。

  云别尘待了一会就脸色苍白,走到院外大树下,一手撑着树一手捂嘴,额头上直冒冷汗。

  舒凉璧见他似是不太舒服,担忧道:“小云儿,若是你不舒服,我们先回去吧。”

  云别尘刚要说话,一阵风就裹着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袭来,勾起他掩藏在记忆深处的画面。

  “呕!”

  “小云儿!”

  “呕……”云别尘呕出几口酸水,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努力把那些画面摇出脑海,对心急如焚的舒凉璧道:“没事,我……呕!”

  胃里似被一只小手揪着,酸涩难捱,心肺都被死死缠着,极其难受。云别尘呛出了眼泪,跪在地上狼狈不堪。

  舒凉璧终于意识到让云别尘难受的根源是李家院里的血腥味,当即不顾云别尘挣扎,一把将他打横抱起,施展轻功远离李家。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