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四章 灭门碎尸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舒凉璧点点自己的嘴唇,促狭的笑,“你亲我一口,我高兴了就告诉你。”

  云别尘:“……不说算了,我先去休息了,舒兄自便。”

  他最恨别人紧要关头卖关子,偏偏舒凉璧还要用这种法子“要挟”他,简直不能忍。

  见云别尘作势要走,舒凉璧赶紧去拉他的手,好言好语的陪笑道,“小云儿,我错了,下次不逗你了好不好?”

  “那你直说发现了什么就好!”云别尘气得咬牙。

  舒凉璧扇开折扇欢乐的摇了两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低低的笑出声来,“风夜城派去的人应该也察觉到了,可他们什么都不说,任凭把杀人的锅扣到我身上,小云儿觉得这是为什么?”

  “无非就是想把你留下来,以免狂啸城的情报流入他人之手。”云别尘早已预料到这种结果,只是懒得说出来。

  舒凉璧一看就不是中原人士,又在特殊时机从西域跟他一起来到中原,要说他对狂啸城一事毫不知情,恐怕谁都不会信。而君无坼虽是一城之主,行事光明磊落,可为了城中百姓安危,难免没有如意算盘。

  若能想办法把他二人都留下来,或从他们口中探取情报,或收为己用,都比眼睁睁放他们离开的好。

  只是越是如此,越可看出八图碎片对世人的影响之大。现今武林各路人马为此事纷纷出动,江湖又要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

  见舒凉璧死活不想提起他发现了什么,云别尘忍不住再问,“你到底说不说?”

  舒凉璧笑道:“说,怎么不说。”他眼珠子一转,故意压低了声音,“你若想知道,不如……”

  云别尘起身就走。

  “停,停,玩笑而已。”舒凉璧赶紧拉住他,知道再不能逗下去了,“当时在李家,你有没有发现,当时除了李家七口,并没有凶手留下的任何痕迹?”

  云别尘摇摇头。那时他尚且因恐血症不敢直视满院鲜血,哪有多余精力注意去他?

  舒凉璧道:“除了我,想必君无坼的手下也发现了,不管孟家李家,其实除了一众死凌乱的脚印,均无其他多余的痕迹。”

  案发前夜,风夜城下过小雨,泥地松软,加之到处都是血,功夫再高也不可能没有疏漏,在现场留下线索来。

  可舒凉璧在李孟两家察看许久,愣是没有看到可疑痕迹,好像从始至终都是两家各自内斗,外人从未出现过。

  云别尘从他话里领悟到他的意思,蓦地想起自己在狂啸城所见。

  狂啸城当日也是如此,传言城中百姓都是大火烧死的,云别尘却在那些尸体上看到过伤痕,显然在火势来临前,城中人均已经遭受过攻击。

  而能在狂啸城主以及一干高手眼皮子底下做到这些,除非进攻者太多,或者武艺之高超乎世人想象。

  云别尘按按眉心,又道:“事发当夜,附近可有人听到惨叫了?”

  舒凉璧正色道:“这个就不好说了,李家位于街道上,因开的是棺材铺,不吉利,仅在街角得了片地,上百米外才另家包子铺,据包子铺的掌柜说,事发之时,他家无一人听到异常动静。”

  虽说普通人不如武林人士耳聪目明,但照常理而言,若是半夜里有人凄惨嚎叫,怎么可能连一点动静也没有?

  至于孟家,只有一个年老妇人跟一名年纪尚小的女子,当夜也没听见什么响动。

  “要我说,李家的案子说不定就是李老汉自己做出来的,”舒凉璧冷哼了声,“院门锁得好好的,没有外人进去,满院子就他脚印最多,连儿戏妇身侧都有他留下的脚印,除了他,还能是谁干的?”

  云别尘觉得有必要再帮他好好回忆下李家案子的具体情况,“一年迈老翁,能把身强力壮的大儿子砍成肉泥?把次子抬起来放油锅里?还有,别忘了,李老丈的女儿,可是有被侵犯过。”

  “你这么说也对,毕竟李老汉自己,也是被活活挑断手脚筋的,没道理能做到这些。”舒凉璧道。

  扑朔迷离的案情让云别尘越发头疼,早知道狂啸城之行后会牵扯进这些事情里,他当初就是任由师父名誉扫地,成为武林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也绝不出来淌这趟浑水。

  “对了,你说的那种既像花香又像腐臭的气味是怎么回事?”

  舒凉璧早拿出化妆匣,取了胭脂水粉细细抹脸,闻言轻声道:“李家没有,孟家的倒还没被血腥气冲散,不过也很轻淡,不仔细闻也闻不出来。”

  抹匀了胭脂,他也不敢大声说话,怕把妆底震落下来,因而一声比一声低,细若蚊吟,“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香气,闻着舒坦,可又有点腻,就像吃多了桂花糕,久了反而令人作呕,慢慢的就变成了腐臭。”

  至于这腐臭到底是从其他腐烂尸体上传出的,还是本来就混着桂花香的,就不得而知了。

  云别尘又问了些有的没的,头疼得实在撑不住了才躺回床上休息。

  舒凉璧依然坐在桌边,借着黯淡的月光细细描他的眉,云别尘睡得迷迷糊糊的,恍然间看见他还在化,禁不住问,“都要睡觉了,舒兄你何必再化妆?”

  舒凉璧丝毫不觉得自己那肥蚯蚓般的“柳叶眉”很难看,笑容满面,“我打算去夜袭。”

  听他这么一讲,云别尘顿时惊醒了大半,连忙从床上坐起来,“你要做什么?”

  “夜袭。”舒凉璧抿抿艳红的唇畔,志得意满,“我今日在花园见到一翩翩公子,儒雅高贵,气质出尘,我对他一见倾心,打定注意一定要把他弄到手。”

  云别尘眼角抽了抽,好一会才道:“这里是风夜城,商宫,君无坼的城池,你要是乱来,不怕他废了你?”

  “我会怕君无坼?”舒凉璧嗤笑一声,起身收拾好妆盒,“他若不过分招惹我,我自然不与他一般见识,他若敢挡我追求美人之路,我就把风夜城拆给他看看!”

  云别尘见他说得笃定,也不再相劝。一直到舒凉璧欢欢喜喜的出门,他睡意全消,躺床上翻来覆去也睡不着,直到后半夜天将明时才昏昏沉沉的闭了会眼睛。

  早上起来,舒凉璧还未归来。云别尘洗漱之后坐在屋里久等他不至,心下越加烦躁。

  说到底还是他太死心眼,以为用尽心思捆在自己身边了,迟早都是自己的。却不想,他这等容貌,那人怎瞧得上眼?

  有婢女送上早膳来,有意无意的问起“那位公子”,云别尘脸色阴沉得如暴雨即将来临时的乌云,森冷的开口,“死了。”

  人家自己都不在乎是否背负杀人罪名,心思全用在不正经的地方,他云别尘又何必抢着做好人,眼巴巴的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还人家所谓的公道?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