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章 国破 阮妍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一朝城破,阮娇娇看着宫殿里慌乱的样子,平素里面再怎么温婉恭顺的婢子,也开始面露贪婪和慌乱,抢着宫里的金银细软,在叛军到来之前,逃出去。她这个正宫娘娘倒是显得格格不入了,手边精致的小酒杯,盛着透明的液体,还散发着清幽的香气,阮娇娇如古井无波的眼神终于焕发了些神采,执起酒杯,清幽的香气吸入心肺,让人不由迷醉,也让阮娇娇无由想起日日在梦里出现的那方光怪陆离的世界,眼下一片慌乱,要是真的有那方世界存在,她倒是愿意去走一走。

  只不过——

  “你是大乾的皇后,理当以身殉国,况且小皇帝痴傻,你的身子还没破,哀家不允许有人玷污了皇室的清白,这杯醉生梦死,也算是毒药中的至尊,倒是和你皇后之尊足以匹敌,你且自裁吧!”

  圣德太后的一番话还在耳边,想她阮娇娇出生便享受到了极高的封赏,父亲是一品镇国将军,外公是丞相,朝中不少人都是外公的学生,娶到她阮娇娇,便是得到了皇位,只可惜啊……

  毒酒一杯,香消玉损。

  阮娇娇失去意识前看着酒杯滑落在地,碰撞出的声音极是清脆,也很悠远,仿若一阵远古的召唤。

  “妍妍我是好好地交给你们陆家的,陆晏,你当初不想娶我女儿就直说,又何必这般假惺惺,妍妍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啊?”

  “陆晏,我问你,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你女人了,才这样对我家妍妍!”

  ……

  意识混沌,阮娇娇只听得见耳边不停地出现一个名字——陆晏,还有女人厉声的责问。

  ——陆晏,倒是和小皇帝的名讳有几分相似。

  ——不是说是醉生梦死毫无痛楚么,为什么她的后脑勺这般疼,就像被什么物件重重地击打过。

  ——难不成是敌军看着她的尸体又补了几刀吗。

  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阮娇娇便直直对上一双淡漠还带着些不耐的眸子,待到那双眼睛的主人将视线落在阮娇娇身上时,不耐中又多了一丝的嘲讽。

  “我没有婚外情,这一点您女儿很清楚,不如您亲自问她,公司还有事情,我先走了。”

  陆晏正被阮母的质问闹得有些头大,烦躁之中对上那双带着雾气得眼睛,心里竟然无故漏了一拍,不过反应过来只觉得说自己魔怔了,那个一天到晚心里只揣着目的的女人,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干净澄澈的眼神。

  阮母反应过来陆晏在说些什么,也不顾上责问了,满心心疼地看着刚刚醒来的女儿。

  “妍妍呐,你总算是醒了,你这次可是要吓死妈妈啊!”阮母按了铃,叫了医生,诊断是说阮妍只是撞到了头,不是太严重的伤,可是却无端昏迷了一个月,阮陆两家请了众多权威诊治也没有个所以然,阮母甚至已经做好照顾女儿一辈子的打算了。

  阮母的心思都转移到阮娇娇身上了,阮娇娇醒来,陆晏也算是能得到清净了。

  阮妍一日未醒,陆晏便一日要受到陆父陆母的监督去看望照顾阮妍,便一日要受到阮母的抱怨。

  阮娇娇还未完全清醒,看着陆晏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脑海中忽然涌进无数的片段,一下子承受不住,又昏睡过去,留下慌乱的阮母,和急着诊断检测的一群医生。

  是夜,月朗星稀。

  陆氏的大楼仍然仍然是灯火通明,陆氏的员工也是苦不堪言,不用说的,陆氏的福利也是行业里数一数二的好,不知让多少非陆氏的员工眼红,只不过这一个月里,老板陆晏加班的时间越来越多,作为员工,多多少少是要配合领导的工作的。

  办公室内,陆晏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整个城市,神情中带着一丝的疲惫,当初为了避免相亲,选择和阮妍联姻,签下那份保密的婚姻协议,只当在家里摆了一个名贵的花瓶,却不知道是个如此不安分的主。

  一串手机铃声打断了陆晏的思绪。

  “妈。”

  “阿晏,你岳母说妍妍已经好转,检查后也没有什么问题了,你去医院去看看妍妍吧。”

  陆晏听得出来电话另一端的声音也有些无奈,陆家阮家是世交,陆晏和阮娇娇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陆母是打心底喜欢阮妍,只是感叹这两个小辈,有缘无份。

  听着陆晏没有回复,陆母叹了口气,“阿晏,妈妈喜欢阮妍那个孩子,但要是你真的和妍妍那孩子处不下去,妈也不强迫你了,只不过妍妍现在才有好转,要做恶人,也不能这个时候,你……”

  陆晏没有料到母亲会在这个时候同意离婚不知怎么就想起白天在病房中阮妍刚刚醒来时的眼神,“不会离婚”四个字就脱口而出,陆母倒是诧异了,阮妍住院这些日子,她还以为两个人过不下去了,没想到是闹了别扭。

  听见陆母的笑声,陆晏便知道是误会了,但有些事情,越解释越是不清楚。

  “好,我去。”陆晏还是同意了,挂了电话,看见手机上的一条突然弹出来的消息,心底被压下去的烦躁,又上涌几分。

  “橙星娱乐小花阮妍私生饭自首——承认曾经对阮妍欲行不轨!”

  病房内,阮娇娇看着过分陌生却又十分眼熟的病房,这……这就是她梦里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吗,她真的到了这方世界。

  还有那个坐在沙发上办公的男人,和小皇帝长得一模一样,想到小皇帝和自己自幼一起长大的交情和最后悲惨的结局,阮娇娇的眼神不由温柔下来。

  阮母从医生的办公室回来看见陆晏出现在病房,原本缓和的神情又多了几分咄咄逼人。

  “你来做什么?”

  陆晏出于礼貌,从电脑上移开视线,正欲解释,却看见一直像个隐形人的阮妍悄悄拉了拉阮母的衣角,“妈妈,你不要责怪阿晏,这件事情我也有责任。”

  阮母听见自家女儿软软的声音,恨不得把心给掏出来。

  “妍妍啊,你听妈妈一次,娱乐圈那个浑水我们不去淌,不靠谱的男人我们也不要了好不好。”

  “妈,”阮娇娇咬了咬唇,看着陆晏一副看着陌生人的样子看着自己,更加确定眼前的陆晏只不过和小皇帝长得一样罢了,毕竟小皇帝对她这个表姐是及好的,连重话都未曾说过一句,“妈,你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事的,还有阿晏在,再说,爸也要人照顾呀。”

  阮母一听也就知道阮妍不想和陆晏一刀两断,没好气地看了眼陆晏,但女儿刚刚醒来,她也不想拂了女儿地愿。

  “好,那妈妈先回去,明天再来看你,别为不值得的人心烦,知道吗。”

  “嗯。”阮妍乖巧地应了下。

  阮母这才放心地走了。

  临走前看着自家女儿缩在被窝里乖巧的样子,心里胀得满满的。只不过一想起阮妍进医院的原因,阮母一向温和的眼神陡然出现一抹厉色。

  阮家,从来不是什么好说话的慈善家族!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