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四十二章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那天下午我穿着我最喜欢的一条酒红色裙子去他的小酒馆找他,从天窗漏下来的光线中有灰尘飞舞,我静静地坐在他的面前。

  他原本在看书,大概过了十分钟,他终于意识到这个下午跟平时有所不同。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的时候,我仿佛又看到了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画面。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那种感受了吧?我紧紧地攥住拳头,用尽全身的力量让住自己没有流下泪来,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懂得这件事。

  真的会有这样一个人,如果得不到他,你一辈子都不会甘心。

  ​我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缓缓地说,我喜欢你。

  他的脸比我的声音更平静,过了一会儿,他说,我知道。我没有说话。

  他问我,你想怎么样?这个问题一落入我的耳朵,我便难堪得想立即起身离开,再也不要面对他,再也不要回到这个小小的屋子。

  我相信他没有恶意,但那一刻,他的确刺伤了我。然而一种更强劲的力量把我摁在了椅子上,逼迫我一字一句地说出心中最真切的想法,我想和你在一起。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些什么东西被我自己撕下来,狠狠地摔在地上,裂成了碎片。

  那是我的尊严。所有我不愿意对任何人说的心事,在那个明亮得近乎什么也看不见的下午,我都对他和盘托出。我是家中唯一没有人关心的那个小孩,父母各自组建家庭之后,我成了一个最最多余的存在。

  童年时期的我性格孤僻,没有玩伴,一直孤单地长大,我没有得到过温暖,也没有得到过重视,甚至连责骂都不曾得到过。有时候我觉得,我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我活着或者死去,都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不相信一切温情脉脉的东西,也不相信一个人会无所保留地去爱另一个人。直到我听到他的故事。他那么专注,又持之以恒,完全不计算成本,不计较得失,只希望她快乐。

  他没有感动她,却实实在在地感动了我这个旁观者。他问我想怎么样?我不过只是希望有人爱我。多年后当我不再与自己较劲,不再与人一生中所必须经受的痛苦较劲时,我会明白,为何我的心底那样迫切地想要与他在一起。

  他是我生命中的一次机会,唯一可能印证爱这件事的机会。当他听我说完那番话,时间仿佛停滞了下来,过了足足一分钟,我觉得眼泪已经要落下来了的时候,他终于起身,过来抱住我。

  他的姿势十分小心,好像我是一尊易碎品。他的声音很轻却也很坚定,说,好。

  我原本以为他的应允会是我孤独的终结,却未曾料到是灾难的开始。

  我们真的只有那么一丁点的好时光,在漫长的人生岁月中,它显得那么轻微、单薄,接踵而至的便是我无度的索取和彼此之间激烈的伤害。

  恋情的急转直下,是从我的嫉妒开始。我反复追问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你和茜柔会走到决裂的程度。每一次提起她的名字,他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刺痛,都会引起我内心畸形的快感。

  他以缄默相对,却引发我更大的不满,像是为了更深地刺激他,我做出了更多过分的事情。我买她最钟爱的那个牌子的衣服,用她最喜欢的那款香水,每次出门都涂上鲜红的唇膏,戴她喜欢的玛瑙耳钉。

  我丧心病狂地做着这些事,一次次地挑衅他,他却只是不言不语地看着我,那眼神中充满了深远的忧伤。

  他的忍耐终究到了极限,在那个日子,我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是,你今年打算给她挑什么礼物?几秒钟的空白之后,他暴怒着揪住我,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那样的一张面孔,不是凶恶也不是狰狞,而是,绝望。

  我们的眼睛相距只有几厘米,我能够看到他的眼球上反射着我惊恐的脸,我承认在那一刻我害怕了,也后悔了,如果能够重来的话,我愿意代替他掐死面前这个令人憎恨的女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终于知道了那件事情的真相。在得知封茜柔与那个男人过从甚密的消息之后,他的心情非常复杂,愤怒、难过、惋惜、不理解、厌弃,种种情感交错在一起,驱使他买了第二天最早的那班航班赶来找她。

  他坐在快餐店里打了几十通电话给她,她一个都没接,直到晚上才回复电话,说白天不方便接电话。

  他们约在她住的公寓附近见面,仅仅心平气和地谈了十几分钟便开始争吵,年少气盛的他口不择言,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起先是错愕,紧接着便勃然大怒,与他争了几句之后便扭头就走。他知道自己的话深深地伤害了她,这并不是他的初衷,他不是那么自私的人,不是不准她和别人在一起,他只是希望她的感情清清白白,不要被人玩弄和亵渎。

  她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踉踉跄跄地在前面走,他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大声斥责她的荒唐,他一路跟着她上了楼,在她拿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他冲上去,抱住她,强吻了她。门在他们的身后被重重地关上。

  ……

  他拨开自己短短的头发给我看那个伤疤,他说,如果不是她拿东西砸破了我的头,把我砸清醒了,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还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的声音十分冷酷,我知道他是从这一刻开始恨我。如果不是我咄咄逼人,这件事他一辈子都不愿意再提起。是我令他想起他人生中最最不堪的夜晚,鲜血从头上一路流下来,她扬起手就是一个重重的耳光。

  还有,她说的那句,再也别让我见到你这个人渣,滚。

  他真的滚了,滚得很干脆,滚得音信全无,滚得离她的人生十万八千里远,愧疚和思念通通打包在了那些礼物里。

  他想总有一天她会原谅他。但她至死都没有原谅他。

  我知道他恨我。他不辞而别地离开了我的生活,连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留下。

  他的公寓是空的,小酒馆落了锁,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于是,我又回到了一个人,只是我变得比从前更孤独了。我很努力地回想我们在一起那些快乐的时刻。

  一起去看了一场闷得让人打瞌睡的电影,他歪着头靠在我的肩膀上,短短的头发刺得我的皮肤有点痒,那时我还不知道在他茂密的头发下掩藏着一道伤疤。

  他的衣服总有种好闻的气味,跟我买的那些洗衣液的气味都不一样。有一个大晴天,我睡了午觉起来,看到阳台上晒着他的衬衣和我的裙子,它们投射在地板上的影子,让我联想到“一生一世”之类的词语。

  还有桌上摆着的那些形状怪异的陶器,杯子、碗、花瓶,我一闭上眼睛就会想起我们穿着围裙,他手把手地叫我在拉坯时如何用力,他的鼻息就喷在我的耳边。

  如果他答应尝试着让我明白被一个人爱是什么感觉,或许我也不会变得那么贪婪,这段情感也就不会那么短暂。

  他从我的世界里,失了踪。我才发现尽管我们曾经有过亲密的关系,我却根本没有了解过他。

  除了他的名字和他的身体,我几乎对他一无所知。他的生日,他的星座,他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和电影,他吃东西时有什么禁忌,他写字是用右手还是左手,他喜欢篮球还是足球,曾经去过哪些地方旅行……

  关于真实的他,我什么也不了解。我爱上的,是那个深爱着封茜柔的他。在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个夜晚,他问陆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陆离寥寥数语将他搪塞了过去,他没有再追问,所以他永远无法知道封茜柔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原因。

  在长时间的拉锯和折磨中,她的感情已经所剩无几,而他却一直争取不到自由之身。他的妻子把她约了出来,两个女人都把话说得很直接。

  他的妻子开了个价,要茜柔离开他,从此不再打扰他们的生活。一开始茜柔并不为所动,而面前的那个女人却像是有十成的把握,一定会有一个价格能够买回自己的丈夫。

  价格不断上涨,封茜柔开始认真地权衡利弊,她的鼻尖开始冒汗,神经也开始绷紧。

  其实,要理解她的想法并不难,一边是耗费多年、已经所剩无几的青春,一边是足够十年八载衣食无忧的金钱。

  她不是像我这种被钱砸着长大的姑娘,她的眼界和品位,都是那个人后来慢慢培养出来的。

  而他唯一没有改造成功的,是她不够长远的目光和不够坚定的立场。如我们所知道的那样,她接受了这个交易,却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手机一直是在通话的过程中。

  她收下那张卡,沉默着离开了那间餐厅。她在出租车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觉得这笔账不算亏。

  她唯一错的地方,就是低估了对方对她的爱。她不知道那个人费了多少力气,甚至决心净身出户也要和她在一起。

  她不知道真的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她就可以得到自己渴望了那么久的幸福。他的妻子差不多已经同意离婚,却在最后关头,跟他打了这个赌。

  封茜柔最后的选择,是出于灭顶的绝望。而那种灭顶的绝望,现在我也感受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