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章 冥界醒来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我醒来的时候就居住在这里,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自己的容貌,更不知道是什么时辰。

  听说这里是冥界,整个天下分为六界,分别为神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还有冥界,只是万万年前神界在神魔大战中已经消亡,一个子嗣都没有留下,而魔界也是差不多消散,经过万年的调息,还是居于妖界之下。

  冥界便是鬼界,掌管人间生死病老,魂魄的轮回。

  “姑姑,今日阳光明媚呢。”门外传来清脆的声音,我扬扬唇角,在怎么明媚我还是看不到,只因我不能出这个屋子,外面的景物也是一丝都看不见。

  这里每三日便有人来打扫,每到这个时候我才能感觉自己活着,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但是来打扫的人都唤我姑姑。

  “嗯。”我轻轻的应着,似乎听到房里传来打扫的声音而感到高兴,伸手轻轻抚了抚自己的发髻,希望没有乱,虽然看不见。

  打扫的人与我打了一声招呼便离开,我使劲的呼吸着却还是留不住那一丝人息,罢了,还是继续坐下去吧,看不见也好,免得污了眼睛。

  不见四季,不见花草香木,不见蓝天白云,不见阳光明媚,这些还都是那些人与我说才知晓的,我忘记了我是谁,为何会居住在这里。

  每一日都会被梦惊醒,可是那么多日子了,我还是习惯了那样的梦境,似乎一日没有梦见都会奇怪。

  云泽缭绕,空气中溢满仙气,,周围的花朵抖抖露水露出笑颜张望着天空,吸收着日月精华,远处的门匾上用金粉勾勒出几个大字:诛仙台。

  台下是万丈深渊,夹杂着浓厚的乌云,深不见底,带着一丝庄严与肃穆,远远看去也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力。

  一袭轻纱罗裙,面带泪珠的女子站在诛仙台旁,小巧的面容带着温雅,温雅中又带着一丝的狠绝,闭月羞花之容,令百里鲜花都为之失色。

  台下的劲风吹起女子的衣袂,瀑布长的发丝在空中张扬飞舞着,那女子毫不犹豫的跃下那诛仙台,瞬间魂飞魄散,元神均散,诛仙台乃是上古留下来的惩戒,仙可选择惩法,或入人间轮回,或魂飞魄散。那女子竟然选择如此狠烈的方式,一丝退路都没有。

  不远处一位神君慌张奔来,一身狼狈,没有丝毫的优雅可言,他想要拉住那女子的衣袂,却一丝都够不到,毁掉一身修为也未能挽回半分,只能日复一日的守在诛仙台旁。

  这便是我的梦,我看不清那女子,那面容大概也不差,但是看清楚了那神君的面容。

  又不知过了多久,打扫的人来了又去,而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独自面对黑暗。

  忽然有那么一天,早上被刺眼的光给弄醒了,伸开手挡了挡,适应之后才放开,我以为我的房间是黑暗的,却不想里面陈设什么都有,不是房子黑暗,而是房子的周围被布下结界,所以便常年黑暗着。

  “你是谁?”我看向那门口站着的人,一身紫色长袍,胸口处绣着张牙舞爪的龙,袖口处是鬼怪,面带微笑,俊朗却又带着些许的暗沉,我不知他是谁。

  “姑姑,这是冥帝。”一个身穿灰色长裙的小姑娘掩嘴笑道,而身旁的男子没有丝毫的怒气,反倒是温文尔雅的看着我。

  我惊讶,一直认为冥帝是一个凶神恶煞的老头子,却没想到竟是这样俊朗的美男子,还那么年轻。

  “是你将我囚禁至此?”我从榻上下来,勾了勾发丝,并没有行礼,如果想得没错的话,自己在这里便是这个人的主意。

  “怎是囚禁呢?姑姑本不能见光,冥帝便将姑姑养在这千年之久,今日姑姑便能见光了。”那小姑娘又开口说道,眼睛不由得瞟了一眼冥帝,带着娇羞。

  “已过了千年啊。”不由得暗叹,在这黑暗中生活了已经千年了,倒也是够久了。

  “蟠桃宴要开始了,你随我去吧。”冥帝缓缓道,磁性而显得深邃的声音啊,多久没有听到了。

  我点点头,随即跟着他出去,我抬眸才发现,冥界的光不是阳光,而是冥界特有的光,有些地方暗沉,有些地方明亮。

  抬眸望去,一座断桥出现在眼前,桥下是潺潺的流水,清澈得不像水,桥头旁边架着一口大锅,锅下是冉冉升起的冥火,泛着幽光,一位老婆婆站在那里散发着汤水。

  鬼魂排着队一个个的接过碗,喝下孟婆汤忘却前尘事。

  “那是孟婆,每日在那里发汤,等待鬼魂走过奈何桥。”冥帝解释着,随即牵着我的手边踏上一朵黑云,架空而去。

  而我的意识还停留在奈何桥旁。

  “忘川河,奈何桥,我好像来过。”我抬起晶亮的眸子看向冥帝,却见那深不见底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讶,随后掩藏而去。

  “你一直在小院,没有出去过,你可以唤我端辰。”端辰伸手抚了抚我的发丝,悠远的叹了一口气。

  “那我唤什么?”我紧紧的拉住他的衣襟,生怕从这云端掉下去。

  “你啊,你唤子矜。”我似乎看见他眼里久远的哀伤,夹杂着疼痛,那子矜出口便是深不可解的痛,还有叹息。

  我不再看他,转眼望向那人间,此时阳光明媚,缕缕阳光照耀在我身上,温暖如酥,张开双手想要接住,却透过指间滑落下去。

  “我喜欢阳光。”呢喃出声,端辰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便将目光移开去,我不顾他的看法,享受这温暖的阳光,也许是我在那黑暗中生活太久,便如此贪恋。

  “嘶~”一阵痛感传来,我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手指,似乎被灼伤了,只见端辰手忙脚乱的给我撑起了一把油纸伞,青色的伞面画着一方莲叶,煞是清爽。

  “你不可见光太久,需打伞。”端辰将那油纸伞塞入我的手中,倒也奇怪,着伞似乎能够挡住那光的灼热,身体的痛感竟然消失了。

  我撑着伞,一袭黑色的衣裙将这苍白的面容衬托得更加白皙,常年不见阳光的白是带着病态的,我抚了抚脸颊,微凉,这也许就是冥界的鬼吧。

  黑云消失,我踩踏在云息上,白雾缭绕在我脚旁,带着温润。

  四周仙山耸起,云泽缭绕,连仙草香木都带着清润的气息,这便是仙界吧,真是景物缭绕,仙气精纯,缥缈而又美丽。

  仙界如此美好,却不知万年前的神界又是何景象?想必更加幽美吧。

  进入南天门,门外有两个人在叽叽歪歪的,一个大耳朵,一个眼睛泛着透色,这些许是千里眼,顺风耳了。

  我轻笑的从他们身边走过,微微点头,那两人却像是见到鬼了一般惊愕,语言结巴着,两人互相掐着,然后飘远了,随后又响起了一阵惊悚的尖叫声。

  我笑了,是了,我是鬼,但是他们不应该怕成这样啊?

  我疑惑的看着端辰,却见他微微皱眉,拂袖离去,我连忙跟上去,免得在这仙界走丢了。

  这一路走去,神仙、天女见到我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还带着不可置信,那微微颤抖的身体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惊喜,那样的表情实在太过复杂,我有些看不懂。

  仙界的仙大都是以淡色的衣袍为主,而我与端辰都是深色的,在这仙人当中有些显眼,何况我还打着油纸伞,更加引人注目。

  我是以端辰的跟班身份去的蟠桃会,所以在端辰入座之后我便只能打着伞站在他身后,那一身黑裙更加惹眼,不时周围想起惊讶声,议论声,还有些仙人上前询问端辰我是谁?

  端辰每一次都回答说我唤子矜,那些人便捂嘴离去,眸中带着震惊。

  我于是更加疑惑的看着端辰,只见那人端着酒水一副清闲的模样,丝毫不理会我这个占据了别人目光的鬼。

  “怕今年的宿君上神又是没来。”一旁的仙人瞟了我一眼,便有些可惜。

  “是啊,自从子矜上神没落于诛仙台,他便从来没来过了。”一个仙人端着酒水摇头叹息着。

  子矜上神?我又是转眼看向端辰,那人还是不理会自己的疑惑,熟视无睹的喝着酒水,他为自己取名子矜,这又是何意?

  仙界是分等级了,除了玉帝和王母最大之外,便是上神、上仙、天君、帝君、真君、元君、神君、星君、水君。

  而这位宿君上神我是听闻过的,本来是一位上神,却在千年前散尽修为,又用千年时光修炼,便成为上神。

  这望眼六界,成为上神的不过尔尔。

  “你若是无聊,便出去玩会,等宴会散了,你在南天门等我。”端辰淡淡的声音传来,我便举步离开这不自在的地方,那扎人的眼神不时的传来,浑身都不通透。

  蜿蜒的白玉走廊,仙女们端着蟠桃鱼贯而入,脸上带着笑意,衣带纷飞,尤为惹眼。

  欣赏着仙界的景色,确实透着光泽的,仙气缭绕,云泽纷扰,踏步而去却不见脚影。

  不知不觉中,熟悉的场景闯进眼帘,这是梦境中的那个地方:诛仙台。

  没有任何人来这里,因为没有一个仙人能够用自己的身体和修为去赌,所以这里尽管是刑法的地方,花草却是尤为通泽,吸收日月精华,这花草都要成精了,嬉笑热闹一片。

  诛仙台名曰诛仙,对鬼却是没用的,我便想上去瞧瞧那女子魂飞魄散的地方到底是怎样的?是否和梦中相符?

  油纸伞为我挡住光芒,站定在诛仙台旁,一旁的支柱上记载被诛仙人犯的错误。

  最后一行记载着子矜上神,却无犯错,只是一个简单的名字,不知怎的脑中闪过很多片段,却都抓不住,指间轻轻滑过那四个字,忽然间心痛难忍,到底是为了什么才会牺牲掉多年的修为?

  放弃上神的尊位,难道真的只为求一个魂飞魄散吗?

  撑着伞离开诛仙台,却与台下的人撞了一个满怀,只见那人一脸动容的望着我,身体微微颤抖着。

  又来一个,我心想着便要擦肩而过,这样的目光今日她见过太多了。

  “你是谁?”那人拉住我的手腕,被捏得生疼。

  我强作镇定抽回手,却被他越捏越紧,想必都要出现红痕了吧,只是那一张脸我在梦中见过太多次了,按照在蟠桃宴上听说的,再加上梦中的故事,想必这位便是宿君上神了。

  “上神这是何意?”我努力想要抽回手,却还是无动于衷,于是想也不想便两只手一起用力,伞擦肩而落,在风中飘着落地。

  被光灼伤,身体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像是要被燃烧掉似的,那人立即放开我的手,捡起那伞递给我。

  灼痛消失,身体开始恢复原样,我对这恢复的能力也有些惊讶,一个鬼罢了,竟然拥有这样的能力。

  “你是谁?你怎会是她呢?怎么会呢……”宿君上神转身望着诛仙台,一脸神伤,语气中又带着自嘲与内疚。

  “我唤作子矜,却不是子矜上神,那女子却不知道为何跳下诛仙台……”我深邃的声音飘远,举步便往那云雾浓郁的地方走去,却没看到身后那人望着自己灼热的目光。

  这天庭偌大的地方,我却找不到好玩的地方,径直来到南天门等待端辰,作为鬼,我又能到哪里去呢?

  又见千里眼和顺风耳,两个人凑在一起不知在嘀咕什么,一转眼便见到我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人似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两位貌似有些悠闲啊?”我撑着伞轻倚在天柱上,笑眯眯的望着那两个人。

  “顺风耳,我这是看错了吗?”千里眼掐着顺风耳,愣愣的问道。

  “哎哟,你个要死的,疼死我了!”顺风耳揉揉自己被掐着的地方,脸都皱成一团了。

  “哎!你说这个人,不对,是这个鬼怎么那么像那位姑奶奶呢?就连笑都那么像!”顺风耳摸摸自己庞大的耳朵,一副张二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呆愣呆愣的。

  “你个笨蛋!那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好吧!”千里眼跳起来拍了一下顺风耳的脑袋瓜,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捂嘴轻笑,这对活宝还真是,不过这一个蟠桃会便让我知晓为什么那么多仙人看到我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了,那便是我长得跟那位子矜上神一个模样,估计已经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跳下诛仙台?”面对着一对活宝我选择去套话,因为我相信在这仙界没人不清楚我是谁,虽然我隐隐能够猜测。

  “姑奶奶你真不记得了?”顺风耳凑近忽然轻声问道,那眼里满是疑惑。

  “是的,能否告诉我原因?”

  “其实姑奶奶你的命很苦,宿君上神他……”

  “子矜,等久了吗?”身后刚巧不巧传来端辰的声音,刚好打断千里眼准备说的话,我非常朝天翻个白眼,虽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被唤作子矜,但是心里八卦的种子还是埋下了。

  “宴会结束了吗?”我转身轻轻扬起一抹笑容。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封面页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