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 起始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梨香木做的软塌,都夷香弥漫在阁子楼中。楼夫人斜歪在软榻上,懒懒的抬着手逗弄着楼桥殷,卸去妆容的面容上隐隐透露着淡淡的忧愁。

  楼桥殷仰起脸看着夏楠烛,注视着那双幽深看不清思绪的眸子。那一刻,她感受到从这位祖母传来的担忧,为着自己的子嗣所担忧,为着自己的孙儿所有担忧,为着这个偌大的侯府所担忧。

  轻微的吱嘎声响起打断了楼桥殷的思绪,也暂时隔断了楼夫人夏楠烛的忧虑。

  楼夫人抬头,便看见云卿云一袭青衫走了进来。

  云卿云看了看夏楠烛,微微颔首,而后俯身看着楼桥殷,一双澄澈的眸子透露着关爱。

  “楼桥殷。”

  云卿云坐在软塌下的小圆凳上,低低的念叨着楼桥殷的这三个字,忽然,她笑了,淡漠的脸庞忽然绽放了一抹极其美颜的笑,像极了在沙漠里绽放的太阳花。

  “这个孩子,她将会同夏日的耀阳,盛放的木槿。”云卿云轻轻地抚摸着楼桥殷的脸庞,她眼中含笑,眉眼也跟着鲜活了起来。

  “阿云。”夏楠烛轻声唤着云卿云。

  “我已嘱咐暮儿明日前往青州云家,见到我的父亲,将云家子字辈的两位侄儿带回,并拿到云家秘令。”云卿云抬头,看着夏楠烛笑着说,她眼中有一股火苗,越燃越烈,最后燃成了燎原之火。

  “我会用全部的云家来保护她。”

  云卿云看着夏楠烛,语气中是一种带着甘愿赴死的坚定。

  “她,真的能是上四家的契机吗?”夏楠烛看着楼桥殷,眼神复杂。

  经历了数百年的王朝替换的上四家早已接近支离破碎,只需要再来一点轻微的震动就可以将这四个上古家族分解。

  “我们只能拼一拼。”云卿云抚着右手腕上的红玉镯子道。

  “星君下世,天门即关,百灵归途,万民朝一。”

  夏楠烛呢喃着这句从自幼启便牢记于心的预言,眼泪顺着脸庞留下。

  “天枢已有,接下来,我们只要找到紫薇,便可找得河清海晏。”云卿云一把抓住夏楠烛的手,神情近乎狂热。

  “那些,便再说吧。”夏楠烛垂下眼帘,敛了心思。

  “明日,你来管着楼府吧。我要回一趟夏家,找一趟我的父亲。”夏楠烛拢了拢袖子,在软榻上翻了个身,便不再说话。云卿云见此,眼神暗了暗,也再未多说,行礼了后便退了出去。

  楼桥殷听着这么段对话,暗自记下对话内容后,便装成睡觉的样子进了石头内的空间。

  “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找到这个世界的历史。”

  楼桥殷在厚重的书卷中翻找着,希望能够看一看历史记录。终于,她在一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拽出了一本即为厚重的羊皮卷书。

  楼桥殷坐在塌上,净手后翻开书卷。

  “天门打开,万物有灵,是以万物皆可为妖。”楼桥殷一边看着,一边啧啧称奇。她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能够出现妖灵之物。

  “远古之时,大能者一己之力,开天门,放万灵。自此,人间混乱。凡人一分为五,各立成国,选天异之人为护国圣人,自此建立四姓,是为圣人之始。后,建立四家,乃天异之人之聚集,为青州云家、苏州夏家、长宁姬家、秦地楼家。”

  楼桥殷自己十分诧异,她到没有想到只自己一人便牵扯了三家。她未多想,便又向下看去。

  “中古之时,万灵中,异兽起,尊为妖皇。妖皇者,并四帝为五帝,生灵无恙,富和民安。”

  “然,事有突变。人间战火四起,有妖者参与其中。五帝崩。”

  楼桥殷大概算了算时间,从中古至此,大抵便一直处在战火不断之时。

  “四姓衰败,十国相争,妖灵伤人。这就是我要生存的时代吗?”

  楼桥殷趴在云木桌上,脸上带了点颓废的表情,大概是对自己的投胎的失望。紧接着她又想起那个白胡子老头走之前说的话,“闭合天门!佐证天道!辅佐帝星!天道有眼!”

  “我怎么去闭合天门,就算我能把那个什么劳子天门关上,那些妖灵怎么办?难道都锁死在这里吗?我什么都不会啊!”

  楼桥殷一边抱怨着,一边笨拙的把那本厚重的书塞回原来的角落里。忽然,她觉得一阵晃动。“哇!哇!谁啊!”楼桥殷一边跳脚叫着,一边神魂归体。

  带她睁眼查看时,便看见站在摇篮旁的两个年龄相差有点大的男孩子,高个子的那个温润如同初春是破冰缓流的江河,如沐春风。然而小个子的那个,楼桥殷悄悄地撇了撇嘴,也不知道怎么养的,像个冻了前年之久的老冰块,冻人不说,还一身极重极重的戾气。

  “楚翊,这个,就是楼侯爷新添的小嫡孙。”邻家哥哥笑着,向身边的幼弟介绍着楼桥殷,“她叫楼桥殷。以后是同孤一同去书院的。”

  楼桥殷看着年长的哥哥,大概知道了这个人是谁。能够自称为孤的,怕是只有秦王的太子,一干公子的长兄,这个国都的嫡皇子——嬴楚宸。旁边那个,怕是他的同母胞弟了。

  然后,就在楼桥殷沉思的不能自己的时候,嬴楚翊走上前来,伸出手,用力的掐住了楼桥殷略肥的脸蛋。

  “?”

  楼桥殷呆愣愣的看着嬴楚翊那张放大的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嬴楚宸被幼弟突然地举动吓了一跳,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良久,楼桥殷脑子中的那跟弦‘啪嗒’一声,断了。她终于反应过来,内心崩溃,眼泪狂飙。“啊!啊!啊!啊!你个杀千刀的到底在干什么?!”

  然后,楼桥殷在大脑反应出下一个步骤应该干什么之前,将脸转了过去,“啊呜!”咬住了嬴楚翊的左手。

  “嗯?”

  嬴楚翊呆住了,嬴楚宸觉得自己脑子已经坏掉了。

  良久,嬴楚翊“呵”的一声,嘴角微微抬起,笑了。他将手从楼桥殷的嘴里抽出,用另外一只手揉了揉楼桥殷的小脑袋,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然后在楼桥殷呆滞的目光中,解下了腰间的赑屃玉佩,放在了楼桥殷的怀里,拉着自己的脑子已经坏掉了的哥哥走出去了。

  楼桥殷不知道的是,再出去的那一刻,总是沉默不语的嬴楚翊对着自己的兄长说,“我很欢喜。”

  当然楼桥殷更加不知道的是,习惯这种东西就是这样养成的,后来的嬴楚翊最爱的,大概就是捏她的脸,一直,直至死亡的那一刻。

  深夜,群星闪烁。正属天庭的那颗略微发紫的星辰慢慢绽放出耀眼的光芒,渐渐的,渐渐的,一点一点的盖过周围星辰的光芒。

  黄土深处传来一阵阵的巨响,“轰隆隆”的巨响像极了某种远古巨兽苏醒时的声音,也像极了神明降临时的音迹。黄土之上,深海深处,群鸟外飞,群兽奔涌着,向外圈跑去。嘶鸣声混合在一起,像是在昭示着什么,又或者是在警告着谁。

  良久,大地回归于寂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的安静,只有那些从树上掉落的叶子,安静的想着刚刚的事情。

  与此同时,大漠之隐,沧海之尽,白云之巅,身着斗篷的巫师相映而舞,月色的光芒渐渐升起,在那片后土皇天之地游走出一条长龙。

  六国深宫中,大灵者仰观星空,最后俯面而跪。

  神山的深处,一扇长满了藤蔓的宫殿大门孤零零的打开着,露出殿堂之内的祭坛,与天空中那颗紫色的星辰遥遥相对,相互辉映。

  “天门开,帝薇归,天枢降,天下一,青帝祭,天门关。”

  古老的语言传颂在这片被神明遗弃的后土皇天之地,传唱在六国的深宫帝阙里,最后消散在风里。

  在楼家。原本正在熟睡的楼桥殷突然从梦中惊醒,她茫然的透过开着天窗看着星空,看着那颗紫色星辰旁边的那颗月白色的星辰,她茫然的伸出手,似要抓住那颗遥远的星辰。

  不知为何,楼桥殷突然想起了太白告诉她的话,“天门未关,天道未亡,苍生有望”。

  她懵懂的看着那颗与自己遥遥相望的星辰,却不知道命运在这一夜开始轮转。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