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十七章 一枕黄粱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靳霖瞬间一身冷汗就泼下来,他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竟然有种害怕失去的激动轰然心头。

  “王尔谦……你……你听我说……”他想解释,但被王尔谦坚决打断了。

  “停,”王尔谦的眼睛红的就跟中毒一样,他嘴唇都快咬破了,强噎住眼泪说:“靳霖,我……是我的问题,我不该想的那……那么多,但你真的就是个混蛋!”

  撕心裂肺的吼出这句话后,他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靳霖脑子空白了几秒,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在大厅电梯口一把拉住王尔谦。

  此时电影院正值中午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靳霖已经顾不了这么多,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刚才在卫生间都说了什么屁话。

  可能是他手劲儿太大,王尔谦被他拉的往后磕绊了一下,但始终是背对着他没回头。

  “刚才我跟李厉安说的话,是……”

  “是我听错了?”王尔谦笑的艰辛。

  靳霖深吸了一口气:“你没听错,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就是……”

  “就是一时兴起拿我做赌注是吧?靳霖,你的世界里都是什么垃圾?你有把别人真正当个人看待吗?”王尔谦回头忿恨的呵斥道。

  靳霖百口莫辩,眼瞅着周围的人不断朝他俩投去猎奇的目光,他心中犹如蚂蚁蹒跚。

  “我们去个安静的地方,我好好给你解释行吗?”

  王尔谦讥讽的笑了:“靳霖,你还嫌践踏我的次数少吗?还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从头到脚再把我凌辱一遍是吧?”

  王尔谦脸上鄙夷的表情看得靳霖心都凉透了,这一刻他觉得所有语言表达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在你看来我是这种人?”

  “截至十分钟之前我都以为自己看错你了,现在知道了,原来我对你的认知一直都是正确的!你就是人渣,放开我!”王尔谦一把扯开靳霖的手,往楼梯通道跑下去了。

  这时候李厉安也赶过来了,刚才靳霖的举动他是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顿时有些不知所以,是他看错了吗?他怎么觉得靳霖的情绪没那么简单?甚至有点……哀痛?

  “阿霖,没事吧?”走近一看,才发现靳霖一头汗:“要不要去……追他?”

  “追你妈!”靳霖发火了,朝着电梯踹了一脚,转身走了。

  李厉安看着变形的电梯门,愣了愣:“凶什么呀……是你自己搞砸的怎么还赖上我了……”

  王尔谦才走出电影院,眼泪就再也没憋住,跟开闸的水一样哗哗流下来。

  原来他所有的期待,都是一枕黄粱,原来他幻想的美好,就是别人口中的一个笑话。他怎么都想不到靳霖会用自己跟别人打赌,而且赌注竟然只是一张会所VIP,他把自己当什么?一个玩笑?

  最让他痛心的是,靳霖不屈不挠化尽心血的讨好他,一次次厚着脸皮接近他,甚至连……连性别都跨越了,他如此处心积虑的目的竟然就是因为跟朋友玩了一个游戏?

  只能说他演的太过逼真,整个过程中他表现出的真挚和诚意已经把他肮脏的面目掩盖得滴水不漏,王尔谦深信不疑,最终败给了天真!

  他无力的蹲靠在大街上某个垃圾桶前,脑袋埋在双臂间失声痛哭,脑子里一层一层浮现的都是靳霖的模样。

  从他刚进学校时的刁钻恶毒,到修理他时的卑劣下流,然后在厕所救他表现出的无所畏惧,最后是口口声声说喜欢他要保护他的如胶似漆……

  假的,所有一切都是假的!

  他以为他经历了一个刻骨铭心的青春,却没想到是自己给自己刨了一个坑,掘了一座坟。他才刚刚决定把自己的将来分一半给靳霖,这个念头的喜悦还在心尖晃荡,冷不防的就被一场暴风雨给扑灭了。

  既然幸福转瞬即逝,何必又要让他尝其甘甜呢?

  那天,王尔谦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只知道他一直在走路,然后边走边哭,断断续续,反反复复……

  期间靳霖给他打了几十个电话,他统统充耳不闻,最后索性关机。

  回到家已经快晚上八点了,他居然走了六个小时!

  姥姥看见外孙跟丢了魂似的从外面回来,眼睛肿的就跟金鱼一样,都快看不见眼珠子了。

  “小谦怎么了?”姥姥担心的问:“被马蜂蜇了?”

  王尔谦都没听清姥姥问的什么,就点头答道:“嗯……是。”

  “咋回事啊?捅马蜂窝去了?”姥姥追着问。

  “嗯,是,”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自己房间:“姥姥,我想睡会儿。”

  “天都还没黑全乎呢就睡觉?晚饭吃了没?”姥姥跟进屋问。

  “不想吃。”

  “姥姥给你下碗挂面?”

  “不吃。”

  “吃卤肝炒饭不?”

  “不吃。”

  “要不……”

  “姥姥,”王尔谦坐在床上有气无力道:“让我休息一下,我真累了。”

  姥姥不知道外孙今天经历了什么,权当是孩子出去玩野了想睡觉,就没打扰。

  刚从里屋退出去又突然想起个事,探头说了一句:“那啥……小谦,下午你一个朋友来找过你,就是前几天你带他来咱家吃饭那小伙子,个头儿拔高那个……”

  “我知道了,您出去吧。”

  姥姥帮他把门带上,听见门闸响起的瞬间,王尔谦那不争气的眼泪又溢出来了。他不知道在哭什么,脑子一片空白,但就是哭的停不下来,伤心就像涨潮的海水前仆后继涌上岸,悲愤化做泪水,源源不绝,喷薄而出……

  靳霖居然还有脸来找他?畜牲!

  他刚打开手机,一连串提示音就跳出来,响了好一阵才停下,他看了看,有五十多个未接来电,全都是靳霖打过来的。

  他也懒得搭理,翻出手机相册,找出那张图片,痴痴的看着上面那串英文,那天的情景明明还在眼前跳动,怎么这么快就……热乎的泪水滚落在枕头上,映在脸颊,呜咽的抽泣声埋在被子里显得更加无助、伤痛。

  当时有多欣喜若狂,现在就有多千刀万剐。

  王尔谦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是迷糊间姥姥把他叫醒了。

  “小谦,有人来找你。”

  他还没张口问是谁,姥姥接着就说了:“就是下午来找你那小伙子。”

  “你告诉他我睡了。”王尔谦现在无论如何都不想见到靳霖。

  “可是……”

  “王尔谦。”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屋里响起。

  大概是王尔谦对这个声线太敏感,在听到声音的瞬间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姥姥身后的靳霖。

  “谁让你进来的?”他怒道。

  靳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说了一句:“我在外面等你,如果你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