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章 青璃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1.宁家

  仍是那年秋,青璃依着母亲宁环玉的话,乘着马车一路向南,去南下汤里宁家!

  宁环玉只想着让女儿乘车一路向南,却忘记了她们必须通过的南下关口,夏县关口。

  说来也是有趣,宁环玉只嘱托了青璃,“若是谢家问起,你姓甚名谁?便只管说自己姓谢,若是宁家问起,你便说自己姓宁,可记住了?”

  却独独忘了叮嘱,若是旁人问起,该如何说,

  关口的守兵便成了这乱世城镇出入的门户,尤其此时将帅不在,他们便更加放肆,

  只见刘贵驾车出行,关口守兵本想得几分便宜,例行检查,“车上还有何人?”

  刘贵回话,“车上还有小女!”

  守兵本觉得这人本是丑陋,生的孩子能有多俊俏,开口,“行吧,那下车例行检查!”

  刘贵敲了敲马车框,“官爷例行检查,丫头,先下车吧!”

  青璃没回话,只是伸手掀起了马车帘子,然后下车,

  守兵瞧着这丫头蛮俊俏的,又瞧着门外行人本不多,这下又只有这父女二人,便起了歹心,

  用胳膊杵了杵身旁的赵三,“我把这小丫头弄回去吧!”

  赵三愣了愣,“哥,你可别乱想,按着嫂子那脾气,不得把你给活吞了呀!”

  守兵一脸无奈,“哎,你可长点心吧,我想让她跟我回去给我孩子做个伴,将来讨媳妇的钱也可以省点!”

  赵三笑了,“哎,哥,你这个想法不错!”

  有了沟通,两人便一人纠缠着刘贵,一人去拉着青璃往一边走去,

  青璃本以为他是例行检查,却未曾想,关口守兵竟做着这人贩子的勾当,便开始挣扎,

  守兵见青璃不配合,便一只胳膊夹起她,准备离去,动作间,瞧见了青璃腰间滑出落在地上的玉,守兵见钱眼开,一把丢下青璃弯腰去捡玉佩,

  青璃瞧着守兵拿了母亲给的玉佩,便凑过去夺,

  守兵瞧着青璃竟还敢过来抢夺,

  便一把将她推到,“你个小崽子,别以为你穿的花花绿绿的,这玉佩说不定是偷来的,现在本大人要拿回去做证据。”

  说着还晃了晃手里的玉,

  这不晃还好,

  守兵刚晃的玉便晃到了少帅周子期的眼睛,周子期被打扰到,心里不爽,面上的凶狠便显露了出来,刚要发怒,一转头看见了守兵手上的玉,

  周子期左边嘴轻佻一下,“呦,宁家的玉!”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周子期骑马在城门口停下,“吁。。”

  瞥了一眼守兵,开口:“怎么,我竟不知,现如今,守门还带逗趣的?”

  守兵一看是周子期,急忙缩回手中玉佩,"少帅好!"

  周子期见守兵不老实交代,,便又说:“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给爷瞧瞧!”

  守兵没应话,只是身后的手握紧掌中的玉,周子期给身边城子使了个眼色,城子立马上前,“拿出来吧,你,藏啥藏,少帅早瞧见了。”

  守兵一见被夺了玉,便知道自己瞒不过了,立即跪下求饶,“少帅饶命呀,小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周子期没理守兵,

  只是看向身着花绿衣服的谢青璃,问青璃,“小姑娘,你过来。”

  青璃从地上爬起来,然后走了过来,

  周子期上下打量了打量青璃,问“这是你的?”

  青璃点了点头,

  周子期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青璃没说话,

  周子期等了片刻,

  接着开口,“我可以让你离开这里,但你得告诉我你的名字!”

  青璃依旧没开口,周子期本就不多的耐心也消磨殆尽,也便不等青璃的回答了,

  拉起马缰绳掉头离开,

  身后传来一声,

  “青璃,我是青璃!”

  周子期侧目,看见青璃眼神中的乞求,

  邪魅的开口,“那又如何?”

  依旧是要离开的姿势,语落,驾马便潇洒离去,

  青璃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让我离开这!你说了,我告诉你我的名字,我便可以离开这里。”

  本应离开的人却又回来了,“这才乖嘛!”

  周子期从马上弯腰揉了揉青璃额前的碎发,

  开口,“跟着城子。”

  看了眼城子,开口吩咐,“城子,带回去给老太太,就说,我捡了个丫头!”

  城子回话,“是,少爷!”

  “青璃姑娘,请上马车。”宁青璃跟着城子走到马车跟前,瞧了眼刘贵,

  走了过去,“刘叔叔。”

  刘贵咧了咧嘴,“姑娘,我先回家,然后来接你可好?”

  宁青璃自然知道刘贵话中含义,便说,“那刘叔叔一路小心。”

  道完别,宁青璃便又走到马车前,抬脚上了马车,

  宁青璃是个聪明的女子,可周子期难道就是个傻子吗?只见宁青璃的马车刚走,刘贵便往城外走去,周子期抬手朝着刘贵的背后便开了一枪,嘟囔着,“如此,是死是活,皆由天定,当着我的面故作聪明,莫不是脑子被门挤了?”

  周子期边说话,边驱着马向城里走去,悠悠闲闲的在城中驾马闲逛,约摸午饭时辰到了,周子期这才晃晃悠悠的回了大帅府,

  刚进门,便见母亲房内的吉华脚步匆匆的走了过来,“少爷,夫人让您回府了便立即过去一趟。”

  周子期拍了拍吉华的肩膀,“吉华,去把城子给爷喊过来。”

  吉华顿时觉得面前黑线连连,“爷,城子就在夫人那呢,还有今日带回府的姑娘,夫人说,让您过去给个交代。”

  周子期心中又怎会不知此事,但还是故作糊涂,“什么姑娘。”

  吉华不知该如何接话,便只得在周子期身后推着周子期前行,“爷还是过去吧,去了就知道了。”

  周子期虽然性子乖张,总给人以凶恶之相,但对于府内人,确实疼惜的紧,这不,就算吉华不合规矩的行为,周子期也是懒懒应着,没有什么不耐烦之举,

  “好了,吉华,爷有腿的,爷自己走,把你累瘦了,母亲可饶不了我。”

  吉华憨憨一笑,“那少爷便快些。”

  2.入府

  周子期刚进院门,便瞧见了厅中正襟危坐的母亲,周子期无奈扶额,母亲总是这般模样,毫无新意,就连生气与发怒亦是如此,边无奈叹息,边感慨自己那可怜的父亲:老头也忒可怜了,这种生气的架势,他是如何忍受到今日的。

  周子期却忘记了,这整个周家,惟有他周子期是见他母亲这模样最多的人。

  “小七,你且说说,为何随便便将姑娘带入我府中?”

  周子期看了眼一旁的宁青璃,开口,“母亲,可否先让青璃姑娘下去,孩儿有话想与母亲说。”

  黎思珍看着自家儿子这样说,便明白这其中是有些弯弯绕绕的,

  看向宁青璃,“青璃姑娘,我与犬子有些事须商讨,可否先至客房稍等片刻?”

  宁青璃见黎思珍这般客气,便也没给人下脸面,微微一笑,“多谢夫人体恤青璃,青璃可否借府内衣物一用?”

  黎思珍开口,“吉华”

  门外吉华应声而入,“夫人。”

  黎思珍看向吉华,“吉华,带着青璃姑娘先下去休息片刻,再去玲珑布庄去取一身女子衣物来。”

  吉华应话,“是,夫人。”

  接着走到宁青璃身旁,“青璃姑娘,请随我来。”

  宁青璃离去之后,原本跪在门外的周子期,便起身坐在黎思珍身旁,“母亲且看,这是什么?”

  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那块玉佩。

  黎思珍又怎会不知这是何物,

  “这不是宁家的玉吗?”

  “你是觉得那姑娘是宁家的?”

  黎思珍瞧着周子期的脸开口问出声,

  “或许吧,这些时日,便瞧瞧宁家会不会张榜寻人,便一切明了了。”周子期邪魅一笑,

  黎思珍,“若不是,那姑娘你要作何打算?”

  周子期,“母亲,若不是,那母亲便先替儿子将养着,待其日后及笄,再还与我为妻可好?”

  黎思珍诧异,“你方才莫不是说笑?”

  周子期开口,“母亲可曾见过儿子说笑?”

  黎思珍不知自家儿子是如何瞧上了这姑娘,但既然他喜欢,那为娘的便替他养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便半年有余,仍不见宁府张榜寻人的消息,周子期见状,便对黎思珍说,“母亲,小七的妻,母亲可要替我养好些。”

  黎思珍笑了,“好,你且放心,我会将她照顾的白白胖胖的。”

  宁青璃本抱着父母会来寻自己的念头,熬过了这漫漫长夜,可半年时日已过,莫不是母亲忘记了自己这个姑娘?

  宁青璃心中害怕,是夜,入梦,便瞧见了自己日夜思念的爹娘,可自己的爹娘却相拥着离自己越走越远,自己怎么伸手都触不到他们的衣角,

  宁青璃猛然惊醒,轻触额头,发现自己冷汗直流,宁青璃看了眼对床的吉华,心中更是清醒万分,“自己怎么能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好,便忘记的要回家呢?”

  宁青璃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没多久,刘贵便被开了一枪,病重数月,三日前才沿路乞讨回到了太原城中,到达谢府便昏迷不醒,莫不是谢府管家认出了刘贵,这刘贵便被府人当做乞丐给扔了出去,

  刘贵整整昏睡四日,才悠悠转醒,“青璃姑娘她,被人扣下了。”

  宁环玉本以为自家女儿早已在南下父亲家里,却未曾想过,她会被人扣下,

  也是因为谢庆离世,府内事务繁多,故忘记担忧自家女儿了,

  宁环玉次日去为谢庆烧纸,“我去把孩子接回来,这半年,想必她害怕极了。”

  没听回答,烧完纸便转身离去,

  3.烧香

  回到府内,宁环玉将家中事物交代给管家,便带人从太原城出发,快马加鞭仍需六日,待几人到达夏县城时,途径瑶台仙女祠,宁环玉便从山下买了些进香之物,宁环玉在祠中跪拜,合上双眸许愿,“愿我早日寻回青璃。”

  身后传来一声询问,“阿娘?”

  宁环玉不相信这仙女祠如此灵验,定是自己多日思念所致,

  耳边又想起一声,“敢问夫人可是谢府宁环玉?”

  宁环玉这才转身睁眼,瞧着身后女子,宁环玉眼睛突然睁大,看着面前少女那不同以往的发髻,略微圆润的小脸,以及微微长高了一点的个子,泪水快速充满眼眶,“你,可是我的娇娇?”

  宁青璃对于母亲,自然是认得的,前些日子,周家夫人说要带着人到仙女祠还愿,宁青璃心中还有些不愿跟来,可现如今,在这仙女祠见了自己的母亲,宁青璃心中又怎会不欢喜,

  宁环玉开口,“听刘贵说,你被人扣下了?”

  宁青璃点了点头,“玉也丢了,母亲,带我离开这可好?”

  宁环玉将宁青璃拥入怀里,“傻娇娇,娘本来就是来寻你的。”

  宁青璃紧紧的抱住宁环玉,仿佛一松手,便会失去她似的,但瞧着宁青璃的状态,想来,除了自由外,宁青璃是没有吃苦头的,便开口问,“青璃,你随何人来的此地?”

  “周家夫人,黎夫人。”

  宁环玉心中明了,然后先把宁青璃送上马车,接着转身回到仙女祠,提笔书信一封,“多谢夫人对小女的诸多照顾,今日,我将小女先带回去了,日后若有机会,谢府环玉定当报答。”

  寥寥数笔,纸张被折合数下,宁环玉将手中信纸交于祠中师傅,“麻烦您将这封信,交于周府黎夫人。多谢!”

  待太阳落山之时,黎思珍从仙女祠中走出时,没瞧见青璃,便开口问吉华,“吉华,你可瞧见青璃了?”

  吉华摇摇头,“午时她出去后,便没回来了,莫不是贪图了风景,忘了归家的时辰?”

  祠中师傅瞧见了黎思珍,双手何时,走到黎思珍面前,“施主,有位女施主拜托我将这封信交于您!”

  黎思珍接了信,打开一看,瞧着信上的内容,心中泪流满面,“就出来一次,还把小七预定的妻给丢了,这可如何是好?”

  黎思珍心中苦闷,辗转难眠,

  4.人丢了

  次日,黎思珍回到周府,周子期便迎了上来,目光看向黎思珍身后,扫视众人,旁人都在,却不见青璃,本带着喜色的脸瞬间被黑色覆盖,周子期看向黎思珍,开口,“母亲,青璃呢?”

  黎思珍看了眼周子期,“午饭来我院里用,我有些话要嘱托你。”

  周子期见黎思珍回话,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哦,既如此,那母亲且先休息,儿就先告退了。”

  临近午时,周子期走到黎思珍的院落,接着进入屋内,瞧着桌上吃食,“母亲,现在可以说了吗?”

  黎思珍没有回话,只是开口,“先吃饭。”

  用完午饭,黎思珍先饮了一口十年的白牡丹,顿了一会儿。

  接着放下茶盏,看向周子期,“小七,我怕是将你预定的妻给弄丢了。”

  黎思珍对吉华示意,吉华走进里屋,手里拿了些什么东西,走到周子期面前,周子期一看,竟是一封信,

  周子期拆开信纸,看着心中寥寥数语,却也没有青璃的丝毫痕迹,

  周子期将信纸揣进怀里,看向黎思珍,“母亲,这封信,小七便存着了,如何?”

  黎思珍看着周子期这般不闹腾的样子,又怎么不同意,“嗯嗯,你且存着吧,说不定,日后咱们便会再相逢。”

  周子期收了信,然后用了些点心与茶水,便离开了黎思珍的院子。

  周子期回到自己院子,开口,“城子,进来。”

  城子听到周子期的呼唤,赶忙跟着进了屋里,

  进到屋里的城子,看着黑着脸的周子期,试探地开口,“爷,您说!”

  周子期看了看屋里,赌气似的转了几下,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去,给爷查查这谢家,给爷找找这丢了的人。”

  城子应了声,“是,爷,小的这就去。”

  城子转身便要离开,离开之前又出声确认,“爷,您说的可是太原城里的谢家?”

  周子期,“这不废话,赶紧去!走之前记得去账房支钱去。”

  城子一听自己可以外支钱,更乐了,“好嘞,爷,您等我好消息吧。”

  5.护卫

  半个月后,城子回来了,且带回一个对于周子期来说,算是不错的消息,“两个月后,谢青璃要南下宁家,许是上次不出声出门着了道,所以,这次,打算请人保着走呢。这消息刚放出来,小的便赶紧回来告诉您!”

  周子期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偷乐,

  第二天,周子期跑到黎思珍屋里,“母亲,我出去一个月,父亲若是问起,就说,我到南边去找三哥去了。”

  “子参(cen),去吧,去了跟他说,有时间就带着妻儿回来看看,就算当年你爹不可以,可五年过去了,也该放下了!”黎思珍听了周子期的话,放下手中碗筷,看着他说,

  周子期应了声,“知道了,那,我走了。”

  说完话便要离开,黎思珍不放心了开口,“老七,带上城子一块,钱财多备点,出门在外,都需要打点的。”

  周子期摆了摆手,“母亲放心。”

  周子期出门后,带着城子行了三天的路程,到了太原城,看着这座城里的人间烟火,周子期竟觉得这座城比夏县城更可爱,

  城子看着周子期那溢于言表的好心情,心里偷偷笑他,“之前爷还说,死活不来呢,还没几天,便主动来了这城,果然呀,那玉不简单。”

  城子看着周子期来来去去的,便说,“爷,小的先去定客栈,咱第二日再去谢家,怎么样?”

  周子期好不容易将这两颗眼珠子转到城子身上,“别去,今天咱便去谢家。”

  “我的少爷,您是病了吗?这可是青天白日,没个由头,咱就这样肩膀扛个脑袋去,怕是会让人给打出来吧!”城子突然面露苦色,

  周子期走到城子面前,拍了他脑袋一下,“你个呆瓜,爷今天去谢家,告诉她们,爷可以护着谢家女回南下!”

  城子憨憨一笑,“嘻嘻,好吧!”

  两人经过打听,没多久便进了谢家门,谢青璃看着厅中的男子,“你来做什么?”

  周子期看了眼谢青璃,然后走到厅里,“还东西,然后,送一人去南下。”

  宁环玉看着两人的交流,心中明白了此时的情况。

  谢家收了玉,第二日,便差人去请周子期二人,两人到了谢家时,谢家东西已经收拾妥当,宁环玉嘱托,“周家公子,多谢你护送小女去南下宁家。”

  周子期看着正在上马车的谢青璃,“不必客气。”

  有了周子期护送,谢青璃一行人,自然畅行无阻,

  6.绑架

  即将到达的前一天晚上,谢青璃一行人遇到了盗匪,她被人掳走,

  醒来之时,被捆在马厩里,

  谢青璃看向盗匪头目,似是表达心中疑问,

  那头目感觉到目光,便看向她,“你别怪我们心狠,谁让,你和周家搞在一起了呢!”

  谢青璃没说话,只是眼睛看着他,

  盗匪头目先是对周子期拳打脚踢一翻,然后走到谢青璃身边,“周家小子,听说,这姑娘你很上心呀!”

  “你想干什么,有事冲我来,别伤害她。”

  “我当然不会伤害她,等你死了,就把她带回去给我阿弟做压寨夫人。”

  周子期冷哼一声,“哼。”

  盗匪头目给了不服气的周子期一拳,周子期疼得瘫在地上,

  眼神离不开谢青璃,

  周子期缓了缓,开口,“兄弟,如今外敌当道,咱们何必自相残杀,倒不如,将我们一起带上山寨,咱们共同杀敌如何?”

  周子期胡乱的一句话,竟让盗匪头目回了身,然后,提着刀向他走来,

  “好消息,就知道你会忽悠人,若不是我阿弟提前打预防针,我就被你说服了。”盗匪头目不屑的说着话,

  可还是挥刀砍向周子期,

  与此同时,谢青璃不冷不热的态度变了,“周子期!”

  刀落绳断,盗匪头目笑了,“可本大爷就是受用。你们走吧。”

  谢青璃一脸惊讶,

  7.等我回来迎你。

  周子期带着这几人一起离开,找回队伍后,几人又继续南行。

  一日傍晚,周子期将一块玉递给谢青璃,“将它拿好。”

  “你不是给我阿娘了吗?怎的你这还有?”

  “有意思”周子期笑了,“怎么,只许你谢家有?旁人不能有吗?”

  “给你,你就拿着。”

  城子跟着谢青璃到了南下宁家,

  谢青璃入门前,问周子期,“周子期,日后,你来找我吧!”

  “做梦!”周子期吐槽,

  “待战乱平息,我便来宁家提亲,这玉和城子便是信物。”周子期说完,便骑马离去。

  “说话算话,我等你,周子期。”谢青璃看着周子期离去的背影说。

  三年后,周子期带着聘礼来到南下谢家。

  城子应约出来,周子期看着城子这模样,便开口,“我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她怎么样?”

  城子不高兴的说,“还能怎么样,以泪洗面呗,这不,亲事刚定了南下邹家三少,后日完婚。”

  周子期拍了一下城子的脑袋,“咋这样呢,不说让你给爷好好照顾着呢,怎么到头来成别人家娘子了呢?”

  城子低头嘟囔,“谁让你这么久不回来,音信也没有,宁家太爷还以为你光荣了呢,不忍心让外孙女受苦,便许婚了,爷,小的尽力了,您看着办吧!”

  周子期莫名觉得好笑,转身向前,却又走回来,“走!”

  “去哪?”城子一脸懵圈,

  “跟着爷去把我娘子带回来,这笔账回来再跟你算。”周子期冷笑着,便出门去了宁家。

  “青璃,我回来了,你还嫁我不嫁?”周子期在宁家大堂里问谢青璃,

  “你若是来带我走,我便走。”谢青璃笑着看向周子期,眼里泪水渐凝,

  “那,今日我来下聘,你还嫁我不嫁?”周子期嘴角上扬,开口追问谢青璃,

  “你娶,我便嫁!”谢青璃起身走到周子期跟前,抬头说,

  明明是婚嫁大事,两人却仿佛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状况一样平淡,

  一旁的邹家管家按耐不住了,心里暗恼,这两人,撒狗粮也不知道挑个时间,真是膈应的慌。

  “小子,既然你回来了,那我邹家三少也不用被迫接盘了,真真是便宜你了。”

  邹家管家扔下话,一甩衣袖,便转身离去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