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十六章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沈毅虽然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最近老是往社团跑,但是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凯瑶。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在路口故意等自己了。沈毅搅拌着桌子上的咖啡,悠扬的歌声在咖啡厅中回荡。这是小镇的唯一一家奶茶饮品店,也是情侣们经常来的地方。这里的主力消费者都是一群学生,沈毅和懿弦坐在角落里。周围的人很惊讶的看着这两人,一个是学校里很受女生欢迎的帅哥,一个是在学校里出了名的暴力女。没有人能想到这两人竟然能坐在一起。沈毅倒是不在乎这群人的眼光,从小到大自己不也是在别人的眼光下生活着?无论是羡慕的眼光还是鄙视的眼光,沈毅总是能做到心静如水。反倒是凯瑶有点紧张的把双手夹在膝盖上,一直低头的吸着杯子里的奶茶。

  “啾啾……”凯瑶瞬间脸红到脖子跟上,一时紧张竟然喝的太快奶茶都吸完了,奶茶瓶子发出来的声音让凯瑶有种想死的感觉。早知道就不跟这家伙一起来喝奶茶了,自己哪里知道不就是喝个奶茶竟然让别人如此关注自己。

  “服务员……再来一杯草莓味奶茶。”凯瑶听到这声音抬头看着沈毅。沈毅微笑的对凯瑶说:“天气很热吧?看你口渴的成这样。”沈毅说这话的时候故意把声音提高,让周围的人能听清楚,同时也缓解了凯瑶紧张的心理。凯瑶感激的感激地看着沈毅,心里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今天伤的怎样?”

  “不碍事,就是星云这家伙失忆了有点性格变化太大了。我还是喜欢他以前那种冷静聪明的样子。”凯瑶听完嘟着嘴巴点点头,听到沈毅没事自己也挺开心的。其实,凯瑶很清楚沈毅的身体素质,能从力量上对自己有绝对性压制的人一般都是足够强大了。反观星云的身子版瘦小的要死,也搞不清楚懿弦是不是担心自己嫁不出去了。竟然会这么死心踏地的跟着星云,再说星云的家境和父母想想都是小镇人尽皆知的名声很差。

  “对了,听说你以前是在H市读书的,怎么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乡镇里读书呢?”凯瑶这也是自己一直以来很好奇的事情。现在小镇里的年轻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很多人在读书时代的时候都想着走出这个大山。自己也一直希望赶紧高中毕业,去向往城市的生活。毕竟小镇的生活太枯燥无聊了,生活条件和物质也是那么差。

  沈毅听到这个问题最先想到是星云,自己刚来这里读书的时候第一个遇到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但是,沈毅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只能根据自己的感受来回答凯瑶说:“其实,我觉得小镇的生活挺好的,每天生活悠哉悠哉的。民风也比较淳朴交流起来也方便。城里生活虽说条件不错但是太累了。”沈毅发现凯瑶对于自己的回答好像不是很满意,但是自己现在又不想把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

  两人闲聊了一会之后,沈毅感觉时间也不早了就跟凯瑶道别。凯瑶听到沈毅要回去,虽说自己很想让沈毅多陪自己一会,但是想到自己又没有啥资格提出这要求,便跟沈毅挥手道别。

  沈毅临走的时候突然回头对凯瑶说:“对了,你手机号码多少呢?平时有时间我可以联系你一起出去玩玩。”凯瑶原本有点失望的心瞬间感觉到充满了动力,原来这就是喜欢么?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让我的心犹如心电图一样忽高忽低。看着逐渐远去背影,凯瑶开心的把手机捧在手心里。

  第二天一大早,懿弦就敲着星云房间的门。星云感觉自己还是很困把枕头两端遮住耳朵继续睡懒觉。懿弦看着房价门一动不动的屹立在自己面前,这家伙这段时间都学会欺负我了。懿弦推开房间门把星云的枕头抽出来,星云慵懒的看着懿弦说:“干什么呢?一大早就吵死人,你看外面天都还没亮。”懿弦再也不想忍受星云这副模样,把星云从床上拉下来对英语吼了一声说:“赶紧给我起床去做饭,以前都是你每天早上给我做早餐的。还有今天伯父交代你回去扫墓的。”星云慵懒的伸起手从懿弦的手里拉回枕头,像只虫子一样卷缩的爬回床上跟懿弦说:“你还知道以前是我做饭呢,那你这次给我再做一次不行么?还有谁爱吃谁去做饭。”星云说完再次把枕头遮住耳朵继续睡觉,懿弦看着眼前的一幕头疼的摸了自己的头。慢慢的退出房间把门关上,叹了一口气走向厨房做早餐。

  懿弦刚把早餐做的差不多好的时候,星云已经从楼上走下来。懿弦翻了翻白眼看着星云说:“你是属猪的么?闻到吃的就下来了。”星云狼吞虎咽的边吃早餐边,嘴齿含糊不清的说:“还不是你叫我起床的,不然我也不会感觉肚子饿。有的吃我不吃才是傻的。”懿弦看着星云这副模样开心的笑了起来说:“好了,慢慢吃,没人跟你抢。”

  远望天空已经渐渐的露出鱼肚白,天色也越来越亮。懿弦开着电动车载着星云回家,星云坐在后面闻到懿弦身上的淡淡香味。清晨的凉风吹在皮肤上让人的精神焕发,懿弦飘逸的头发在风中吹拂下,往星云的嘴巴你飞上去。星云偶尔把懿弦的头发咬到嘴里感觉异常的难受。

  懿弦两人来到星云祖坟的时候,星云的父亲早就已经在那里等两人。懿弦提心吊胆的带着星云走过去,想到以前星云因为做事情因为比父亲慢半拍而被骂的狗血淋头的样子内心深处就很慌张。不过,这次的担心让懿弦感觉自己想多了,星云的父亲却主动跟两人打招呼。让星云去把坟墓上的草清理干净,自己在一旁弄着祭祀的贡品。懿弦独自一人站在那里没有活可以干,想有过去帮忙星云除草。

  “你不用管他,他的皮厚着呢。你细皮嫩肉的小心弄伤了手。”星云的父亲在一旁提醒懿弦。星云听到这句话内心嘀咕的想着,这老头子到底谁才是你的儿子,竟然想累死我。懿弦在一旁坐立不安的看着父子两人操忙。星云的父亲忙完后坐在旁边跟懿弦唠嗑起来说:“懿弦,你清明节不用去祭祖的吧?”懿弦轻轻的点头,这个问题以前自己也问过明远,但是明远从来都是沉默的坐在旁边抽烟。读小学的时候同学们总是分享他们清明节的经历,自己从来都不敢主动跟同学开口谈这种话题。只是现在长大了就在也没去注意过这个问题。

  星云几人把祭祖的事情弄好后收拾祭祀的物品,看着地上的纸钱。星云拿起打火机就想点燃烧给祖先,星云的父亲赶紧抢过星云手里的打火机说:“臭小子,你想让我去蹲牢饭呢?没听过一句话么?山上一把火,所长爱上我。”星云的父亲临走前让星云下午过去帮忙收拾家里的东西后就独自离开。看着父亲那瘦弱而又孤独的背影,星云的内心突然感觉有种阵阵的刺痛。

  “星云,走吧,去拜访下一个老朋友吧。”星云老实的跟在懿弦的身后,看着这荒郊野岭去哪里找朋友?难道还有人住在山里的?

  懿弦带着星云来到另外一座坟墓上,星云看着这坟墓跟周围的坟墓格格不入的感觉。周围的坟墓都是墓碑后面堆起小土堆,而这座坟墓却是墓碑后面比马路还平。懿弦摆上贡品让星云一起上香,看着懿弦忧伤的表情。星云小声的问懿弦:“这位朋友是谁呢?怎么年纪轻轻就死了?”懿弦回头看了一眼微笑的说:“这是我们以前的好朋友小惠,只是发生了意外才导致英年早逝。”星云像个好奇的乖乖宝贝问懿弦说:“那她是怎么死的?这也太不小心了吧。”懿弦没有回答星云的问题,看着星云这样子内心也是感觉有点慰藉。曾经星云为小惠的死而久久不能忘怀,每当看见有生命消逝的时候。星云总是会责备自己当时如果勇敢点,或许小惠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懿弦刚想把烧香插坟前,发现地上还有新鲜的灰烬。星云看着懿弦在发呆顺着眼光看过去问懿弦说:“不就是灰烬,想什么呢?”懿弦往四周望了望说:“不对,肯定是一大早有人来过。”懿弦想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赶紧对着四周大喊:“张跃……”回应懿弦的只有荒山野岭的回声。星云对这些事情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却偏偏一切都跟自己有关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