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15章 南疆的刁难问题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不独迩走,见过皇上!”

  “你是不独迩走?”

  不独迩走,传闻中南疆第一美人,更是南疆唯一的公主。

  没有想到南疆的大王居然舍得让他的宝贝女儿嫁到皓月来!

  她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却是戴着面纱的。

  “皇上,如假包换,”吉尔空子上前挡住一部分停留在公主身上的视线,“这是我们南疆的诚意。”

  把唯一的公主送过来和亲,这是极大的尊重,也表明了合作的决心。

  “既是和亲,为何一直戴着面纱?”

  肖江不愧是老臣,在这种时候,也只有他才会站出来质疑。

  和亲的诚意,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而大臣们也都好奇天下第一美人的长相,齐齐望向不独迩走,仿佛能用眼神穿透那层薄薄的面纱一般。

  不过坐在方清逸身边的秦萝萝却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这个公主前来见方清逸还一直戴着面纱不露出真容,定有后招。

  而她猜的不错,南疆的确是有意为难。

  “想要一睹本公主容貌,自然没那么容易!”

  不独迩走身为南疆公主,有资本傲气。

  “在我们南疆,女子出嫁前都会提三个问题,要是答上来了,迩走自然会揭开这层面纱。”

  “皓月人才济济,想来这三道题自然是难不倒……”

  不独迩走一开始就把皓月捧的很高,这不答问题吧,岂不是显得皓月无人?

  可万一要是答不上问题,可不就丢皓月的面子?

  说到底,左右也不是。

  “这就是我准备的三道题,”不独迩走拿出一个信封,“不知皓月可有人愿意一试?”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这件差事要是做好了,那就是大功一件。

  但若是搞砸了,那丢的可就是整个皓月的脸!

  方清逸倒是很自信,“这挑战,朕接下了!”

  这毫不犹豫的模样,秦萝萝都想给他竖起大拇指。

  这气魄,这信心,还有这不怕死的精神……

  可嘉啊可嘉……

  果不其然的,不独迩走留下的三个问题难倒了一众大臣。

  方清逸把朝堂之上的所有大臣都留了下来,甚至连武将都不放过,可终究是每一个有用的……

  “废物,都是废物!”方清逸看起来气的差点掀桌,“朕养你们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皇上息怒!”

  大臣们吓得纷纷跪下,额头上冷汗连连。

  这……这其实也不能怪他们,这南疆公主剑走偏锋,问的又都是些奇怪的问题,他们真的无从答起。

  “息怒,你们要朕如何息怒!”

  三个问题三天时间,如今一天就快过去了,一个答案都没有出来……

  尽管御书房里彻夜光亮,也没商讨出个所以然来。

  大家都已经疲惫不堪,但方清逸一点都没有想散场的意思。

  “皇上,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这样,让臣等先回府,大家多多少少也有些幕僚,他们大多来自江湖,或许对这些问题有不同的见解。”

  做官的府中养幕僚不是什么新鲜事,方清逸也是知道的。

  何况肖江之言不无道理……

  所谓人多力量大,总该会有解决办法……

  “下去吧!”

  方清逸这句话如同大赦,毕竟再这样下去,已经上了些年纪的,就快顶不住了……

  不独迩走给的信封,方清逸是当着她的面直接拆开的,自然是看到这三个问题的。

  怎么说呢,那三个根本不能称之为问题,准确的说是脑筋急转弯。

  很奇怪,这些问题,都不像是现在这些人能够想出来的……

  古代的人都有点死脑筋,并不会转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答出来……

  或许,但天后有好戏看了……

  那边方清逸为问题焦头烂额,而这边秦萝萝怡然自得,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连后宫之中也形成了一种讨论问题的热潮,毕竟谁能想出答案来,也是为国争面子,更会让皇上对自己刮目相看,何乐不为?

  到了约定的日子,朝堂之上众人表情凝重,面面相觑。

  一个个的脸上丧气的表情太过明显,吉尔空子和不独迩走进来的时候,一脸尽在掌握的自信。

  因为这三个问题天下还没有人能解开,他们就不信皓月人能有这般本事!

  他们前来和亲,却也要先杀杀皓月的锐气,要不然还真以为南疆无人,任人宰割了!

  “皇上,不知这三日可有人想到答案?”不独迩走很骄傲。

  什么皓月大国,在她看来也不过尔尔,连这问题都答不出,还自称是大国,她瞧着是大笨蛋还差不多!

  本来父王让她来和亲,迩走就是极其不愿的,可是当第一眼见到方清逸的时候,她倒是改变了看法。

  这个皓月皇帝长得不错,也有着南疆人的高大,挺符合她的口味。

  不过现在看来,唯一的缺点就是笨了点……

  “众爱卿可有想法?”

  朝堂之上,鸦雀无声,纷纷都躲着不敢出言。

  方清逸冷笑一声,看样子不满极了。

  平日里政见不合之时一格格的不是挺能说的么?

  可这要他们说话的时候,竟一言不发,可笑得很……

  在南疆使者面前,这样的状态,身为一国之主,方清逸觉得很没有脸面。

  “若是有人能回答上来,朕答应升官厚禄,外加黄金千两!”

  “皇上,臣原意一试。”

  果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走出来的是丁然,上届的状元郎。

  方清逸点头,脸上的表情总算是好了些。

  关键时刻还是丁然原意出头,其他的人就是朝廷养的蛀虫!

  得到方清逸的准许,丁然也有了自信,站定到不独迩走面前,“公主,在下不才,只有这第三题的答案,你看如何?”

  第三题是这样的:

  一个卖鞋的商人,一双鞋用料二百文,卖出去三百文,客人给了一价值五百文的银子,商人没有这么多的铜币找钱,于是向隔壁摊的换了找给客人。

  只是后来隔壁摊的老板发现这银子是假的,商人不得不赔偿这五百文,问这商人亏了多少钱。

  说到底,是一个逻辑性的数学题,要是放在现代,可是小儿科的东西……

  秦萝萝很想吐槽,但是也分得清楚场合。

  不独迩走对于这个敢走出来的丁然也很欣赏,即使只解出这第三题。

  “第三道便第三道,请!”

  “这商人赔了五百文假银,又给了客人二百文,总共亏了七百文!”

  这样的思路,乍一听十分有理,让人挑不出错。

  但被不独迩走的否定了,“不对,照你这么算,那商人换来的剩余三百文在哪?”

  “哦,我明白了,是四百文!”经过不独迩走的这一番提醒,丁然回过神来,是啊,他忘记还有这三百文!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