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十三,初入清风门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自从清风门落户瀛州,加上璟帝对此门派深信不疑,一时间风头胜过瀛州大大小小的寺庙道观,哪怕是清风门的门徒上街闲逛,都有信徒上前膜拜,可谓是谁人不识清风门。

  “嘁,放着守护世间的仙盟四派不信,偏信这些歪门邪道。”冯至鑫颇为不屑,舍身成仁为众生不比虚无缥缈的长生靠谱吗?

  “舍身成仁成全大我,求得长生是为小我,有几人能做到舍小我成大我?”沈卿卿说罢,和冯至鑫去了路边卖莲花灯台的小摊。

  形形色色的信徒只要前来参拜必定买一个莲花灯台,听摊主说快到门主寿辰,信徒们纷至沓来,快把门槛踏破了,莲花灯台也供不应求。

  沈卿卿拿过一只灯台,并示意冯至鑫付钱,这么一说她更好奇清风门到底是什么来路。二人刚一转身,便听到身后为争夺最后一只灯台的吵闹声。

  “师姐,他们算不算心生贪念啊?那不是会被魑魅族趁虚而入吗?”冯至鑫回头看了一眼后方情况,悄悄地附身在沈卿卿耳边问道。

  “先别说话。”二人已经踏入清风门范围,避免被门徒发现端倪,二人均低头做参拜状。

  弟子按部就班地主持着参拜大礼,前几步找不出什么问题,到了最后一步,顺着主持弟子的话,沈卿卿划破了手指,一滴血滴在了灯芯处,坐在供奉位神神秘秘遮遮掩掩的门主念了几句咒语,信徒们的灯台燃起烛火。

  凡夫俗子看不出什么,而对于金丹级的沈卿卿来说轻而易举,烛火有了血液的加持,逐渐升起,慢慢的在空中形成一朵妖异的血色红莲。

  “冯师弟,快用望气术。”沈卿卿小声提醒冯至鑫。

  冯至鑫向沈卿卿身后移了一步,悄悄使了望气术,众信徒头顶竟围绕着污浊之气,而那股污浊之气正从各方汇聚至纱帐后的门主处,冯至鑫用传音术将情况告知,沈卿卿了然于心。

  “果然是梵靖天的那帮蠢蠢欲动。”沈卿卿觉得必须要通知黎绰,若真是梵靖天有所动静,仙盟四派必定要加强防备随时备战。

  从清风门出来,二人赶忙去了祁王府,不动声色地潜入祁王府找佟骁白汇合。

  “看来,璟皇的妄念早就被清风门盯上了,真龙天子的妄念胜过几万个普通百姓。”祁王府已经不安全了,倒不如把祁王夫妇想办法转移:“冯师弟,你去郊外找一处隐蔽之所,咱们得想办法把祁王夫妇转移。小白,你或许得以身犯险去探探璟皇的口风。”

  佟骁白点头同意,他已经把话放出去了,和璟皇针锋相对是迟早的事,除此之外他还担心另一个人。

  沈卿卿看穿了他的心思:“我已经通知阿绰。她和锻器司已经碰上了。有了这层牵绊,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跟我们汇合。先解决眼前的事要紧,她应该不会有事。”

  该来的总会来,晚饭间,璟皇以探望兄弟之名微服亲临祁王府。沈卿卿穿了一身丫环装,扮作王妃的贴身侍女掩饰身份。

  起初,璟皇客套了几句,先是拉扯家常,问了佟骁白仙盟修习的事情,又扯到了忠君爱国,是个人都能看出璟皇的心思,期间佟骁白吃枪药似的怼了璟皇几句,但璟皇都忍下了。

  再这么唠扯下去,谁都没了耐心,佟骁白索性率先出招:“圣上,昔日不少昏君偏听妖道,不仅没求得长生反而害了自己的性命,臣一死不足惜,但臣心中的圣上一直是明君,还望圣上及时止损免得害人害己。”

  璟皇再昏庸也不至于傻,这么明显地拐着弯骂他听不出来就是真傻。璟皇没了耐心,开门见山:“佟骁白,你若不肯献出心脏,朕便灭了你这祁王府!”

  若是三年前,以佟骁白的冲动,怕是能干得出御前行刺的蠢事,如今他谨记黎绰多番叮嘱的三思而后行,先答应了璟皇的条件,为转移父母拖延时间,他更相信朝夕相处的同门能帮助他度过难关。

  佟骁白嗤笑一声,大方的就像送璟皇一个什么不值钱的物件:“不就心脏吗,给你就是,何必这么大费周章。”

  璟皇距离所谓的长生又近了一步,乐不可支,恨不得当场取了佟骁白的心脏,而听见儿子的话,祁王妃当场就晕了过去,一直伺机与佟骁白暗中用传音术交流的沈卿卿把祁王妃带离现场。

  “皇伯,咱亲戚一场,我有个条件。”佟骁白也不客气,大喇喇地坐下跟璟皇谈起了条件。这会别说一个条件,就是十个他也痛快地答应。

  “一,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最后为父母尽孝;二,我知道是你把我爹弄成这样的,你把他治好,保证他后半生衣食无忧。”

  简单,太简单了,璟皇想到能如愿长生,以后无尽的岁月,还怕这短短一个月吗?“朕允了,但朕得有个保障,这个月祁王府任何人不得出府,否则出来一个人,朕都灭了你祁王府!”

  “一言为定。”佟骁白与璟皇三击掌为证。

  多少争取到了一个月的时间,幸好祁王府建府时就挖了几条用来战争避难的密道,让冯至鑫出去应该不成问题。

  几个年轻人凭着不周全的计划决定走一步看一步,祁王夫妇得知了几人的计划,担心的整夜睡不着,这无妄之灾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自那日走火入魔,黎绰元气大伤,本想找个隐蔽处疗伤,不想接到沈卿卿的传信,身为仙盟弟子她岂能坐视不理,不得已,她带着伤去向与她相反的璟国瀛州。

  佟骁白这边,计划按部就班地计划着,璟皇送来的药的确有些作用,他父王能再度开口说话,绕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在父子相见,不知未来的情况下二人抱头痛哭。祁王怒斥儿子轻举妄动不知天高地厚,佟骁白反驳身为人子岂有不顾父母安危之理?父子二人促膝长谈一夜,最终祁王同意了身为仙盟弟子更是璟国臣子的佟骁白以身犯险。

  原本一切计划按部就班地走着,在郊外的小屋冯至鑫也安排得差不多了,祁王身体见好,佟骁白伺机将父母从密道送出去。而璟皇的出尔反尔,让佟骁白找到了机会。

  祁王养了多年的暗卫此时在外与御林军缠斗,祁王夫妇被沈卿卿的易容术换了模样,从密道出来后不过是一对耄耋之年的病重老夫妇,沈,冯装作是送父母外出求医的姐弟。

  成功混出城后,佟骁白抱着必死的决心加入了战斗,只要能让父母平安离开,他不畏生死。

  佟骁白虽是筑基期修士,但终究双拳难敌四手,沈卿卿更架不住祁王夫妇的哀求,不得已传信给黎绰,希望她能够及时赶到,保住佟骁白的小命。

  黎绰此时有心无力,她得知佟骁白的事情,使腾翔术加快脚程,不料意外泄露剑气,再次被锻器司逮个正着,再次正面冲突,郦南培可没那么轻易放过黎绰。

  “早知道与洛柏川同行了,还能有个帮手。”黎绰心中抱怨,想她叱咤仙盟神兵榜的埥霜剑灵什么时候这么怂了。

  “郦司正,璟国瀛州恐有魑魅作祟,黎绰身为仙盟之人不能坐视不理!”黎绰是自己平静下来试图和郦南培讲道理。

  郦南培吃了上次的亏,生怕再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根本不给黎绰说话的机会,他示意手下一拥而上,这次他带的人与上次的花拳绣腿不同,个个都是锻器司的精英,一个两个的黎绰还应付的,这一大群加上黎绰身上有伤,打斗过程可谓是费时费力,她只能咬牙硬撑。

  站在一旁等着手下成功抓捕黎绰的郦南培说道:“埥霜剑灵,你只管跟我们回去。你说的情况我自会派人核实。”

  黎绰心中急躁,与敌人的打斗毫无章法,甚至她试图使用师父教授她的镇安蕴乾咒把锻器司这帮阴兵给收了,可受伤的无主剑灵功力大不如前,根本发挥不出镇安蕴乾咒的真正威力,反而在施咒过程中被郦南培成功研究出来的捕灵网困住,动弹不得。

  “锻器司律法,剑灵多次反抗,司正可行使销毁剑灵之权。”郦南培手中的束灵索发出阵阵寒光,他一步一步地走近黎绰,公正无私是他身为司正的职责,容不得半点松懈。

  “噗……”佟骁白被林诏偷袭,一掌打在了他的后心,他躺在地上调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小王爷,放弃挣扎吧。贫道手起刀落,不会让你很痛苦。”林诏走近佟骁白蹲下后抽出袖中匕首,在佟骁白心口处划来划去。

  “妖道!你害我璟国百姓究竟意欲何为!”佟骁白此时被疼痛袭遍全身,气息紊乱使得他难以反击。

  “当然是取心助璟皇长生。”林诏的匕首此时扎进了佟骁白的皮肉,鲜血从伤口处溢出,他发出阴谋得逞的笑声,却因目光所及之处停止了:“这是什么!”

  他拔下佟骁白发间的簪中剑,这外观,分明是微型埥霜剑!区区凡人哪来的这等不凡之物!

  佟骁白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咬着牙撑起身子抢夺簪中剑紧紧护在心口,师姐的东西,他这小人不配碰触!

  “无耻小人!你以为你这么做仙盟四派会放过你?你敢取仙盟弟子性命,等着他们来找你吧!你这见不得天日的腌臜小人!”佟骁白说完不解气,还冲林诏啐了一口唾沫。

  这一举动惹怒了林诏,他怒目圆睁,举起匕首狠狠刺向佟骁白……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