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二本第三章先行版:卡兰德·星铸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那股因禁书落地而散发出的能量终于在其抵达界限时停了下来,一切都重归平静,但就在其即将消散于空气之中时,他们捕捉到了这一微弱的能量信号,他们停住了刚想迈出的步伐,他们相互对视以证明自己的感官并没有出错。

  “是从那里传来的。”小队中的一人把目光朝向了一方,然后又闭上眼睛细细感应。

  “感觉不太妙……嗯……那股能量中充斥着能够让人逐渐枯萎的黑暗……”依然是他在说话,但很快他便停止了感应,并把眼光放在小队的领队身上,“那是一本禁书。”

  “禁书?那看来有些人在做着一些愚蠢的尝试呢。”领队之人一把拉过雪雕,然后翻身坐了上去,“时间不多了,我们得抓点紧了,把那家伙安稳住我们就立即上路,不然那刚苏醒没多久的人就又得生气了!”话语落下的时候,他的手下们也纷纷动了起来,他们一边唤回在远处做警戒的队友,一边合力加固那用魔法制成的沉睡牢笼,而牢笼中本因醒来而反抗的人也随着沉睡魔法的强作用慢慢昏睡过去,所有的一切也从半刻钟前的混乱转化为平静。

  “奎因,你这个爱耍杂技的家伙,几天前要不是你在那群蠢猪巫师头上低空飞行玩什么杂技花样,那个牢笼也不至于失去稳定。”领队之人不喜欢别人浪费他的时间,如果从一开始就安稳平静地直线飞向目的地的话,那么他们也不至于在这里花上半天的时间,说不定此刻的他们已经到达了目的地呢,“那家伙可真够聪明,知道牢笼的效果已大大减弱却一直假装被牢笼的魔法压制着,骗过我们所有人的眼睛,然后又理清了我们的作息规律。”

  “可惜啊,还是逃不过我们的警戒魔法。这样的人,来做我手下该有多好呢,送去雪山可真是浪费了!”他向后做了个手势,然后又补充道,“奎因,这次由我来引飞,我不想再出什么意外了。”

  “艾利恩,你……还是先等一下吧,有贵宾到了。”他停住了即将起飞的雪雕,然后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草地上正在扭曲的空间之中。他知道那是谁,那股气味他再熟悉不过了,不过那家伙此刻不应该是在某座雪山上查看计划的进程吗?亲自找上门来难道是有更重要的事情吗?

  他很快就会知道的,但无论如何也好,他能感到气味之中弥漫着一丝的不安。

  那神秘的家伙终于揭开了那层处于阴影之下的面纱————他从扭曲之中走了出来,他身穿刻满祈星咒文的衣服,左手握着由陨落的星石打造而成的黑色魔杖,右手控制着那六颗一直围绕着他的手臂做旋转的球体,每逢一颗球体经过他的指尖,他便会把它留下把玩一会才让它回到自己的轨道上。他的身上本该泛着一层淡淡的暗光,但那些光芒都被其身后悬空的巨大神秘咒文所泛出的点点星光给盖过去了,那道咒文是个古老的神秘符号,它连接着永恒宇宙的奥秘之力,它神秘莫测,但看上去却又清澈透明。它一直立于他身后的半空之中,与他形影不离,没有人能碰到它,也没有人能感应出这咒文隐藏着神秘。

  人们只知道,这咒文的主人,这眼前的家伙,是个非常强大的祈星师。

  这足以让很多人打消了去打探他的秘密的念头。

  数百年的沉睡使得他的外貌并没有随时间而变老,相反则是变得更加的苍白,苍白得就如天上的守月般,即使在漆黑之中也能轻易辨认出来。而他的身上,则不断地散发着阵阵彻骨的寒气,他在冰棺之中沉睡了数百年,那里的环境改变了他不少的身体特性,而这些寒气便是其中之一。

  现在,他不必担心寒冷了,因为他本身便是寒冷。

  他每张一次嘴,便会呼出阵阵寒气。

  他每挥一下手,都会给四周的空气注入层层冰寒。

  他每走过一步,所经之地都会留下一层薄薄的冰霜。

  在他们的眼中,他就像一座移动的冰山,一座拥有星辰照耀的冰山。

  他所带来的寒冷,让久居雪山的雪雕也为之惊恐:“我需要你给我提供一些人手……队长?”他的声音就如破碎的寒冰,清脆而又轻盈。

  领队之人似是还没从那冰寒之中走出般,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你需要我给你多少的人?”他握紧了拳头,那并非是因为他耐不住这股冰寒,而是因为眼前祈星师的气场非常之强,强得让他不得不用尽所有的精力去应对这股力量,他可不想在手下的面前晕倒,那可是个天大的笑话。

  “我需要一半。”祈星师似是注意到了眼前之人的难受,于是他便稍微地把自身对他们的影响降低了一点,然后还轻轻地往后走了几步,“有些事情得要去处理一下。”

  “我们……”领队者本想提出异议,但想了想还是把话咽下去了,“当然可以。”他们一行人的任务可不是单纯的押送某些人去某个地方,如果是的话他们只需要零散几人便可,无需二十人同行。他们是要按照上级的命令到不少特定的地方,去抓那些特定的家伙,而那些家伙可不是那种没有能力反抗的人,抓捕过程是非常棘手的。但现在却要被分去一半的人,任务依然还在继续,这对领队者来说是个非常不妙的消息,可想起眼前的祈星师是高层之一,他便不好再说什么。

  “艾利恩,你选九个人随他而去吧。”他看了几眼祈星师,然后又向下发了个新的指令,“比卡,萨诺斯,你们负责看好诅咒者,不要让那个牢笼的效果变弱,我们现在就出发。”那些雪雕似是早已想离开这种极寒之境,在领队的话语落下之时,它便迫不及待地展开巨大的双翅,在有力地挥动几下之后便飞上天际。

  “你们原定的下一目的地是哪里……艾利恩?”祈星师说话的语速很慢,慢得让人禁不住去想他是否在长年的冰冻之中退化了言语之力。

  “中立之城奥尔维特。”艾利恩点了点头。

  “嗯……一座不错的城市,相比之下我们接下来要去的那个地方可就没那么好客了。”边说着,祈星师边让一名手下给他让出一头雪雕,“我需要你们陪同我前往幽迈之营,那里有些东西我必须得拿到,不过那里有些家伙比较棘手……”

  “而你们,刚好能够牵制住他们……”他朝胯下坐骑施了一个魔法,使其更能抵御来自于他身上的寒冷,然后便头也不回地一飞冲天,艾利恩及其同伴在原地呆了好几秒才匆匆起飞。

  他们发呆的原因并非是源于祈星师的起飞速度,而是他们知道幽迈之营是个什么样的地方,他们从这片大陆最高的那座名叫风眼的雪山而来,他们的任务是在这片大陆中抓捕那些被标记了的有利于整个计划实施的目标,所以他们了解每一个地方每一座城市,而幽迈之营便是那种非常棘手的地方。它是梅诺兰斯王国的三大军营之一,那里驻扎着大批的精锐部队,同时那里有着不少强大的魔法师和能人异士,是个被名副其实的钢铁堡垒。而现在,艾利恩和他的同伴们则被安排前往那个地方引起骚乱,这让他们不禁一惊,那几乎是等于飞蛾扑火。

  祈星师卡兰德·星铸固然强,但幽迈之营的强者也不会是吃素的。

  艾利恩为他与同伴的将到之景感到了一丝的担忧。

  …………

  ……

  五天前。

  在万物归于梦境的深夜,在群星高挂于深空的时候。

  一个模糊的身影掠开白雪与夜色,于层层呼啸的寒风之下登上了格尔古洛大陆最高的雪峰延琴峰(位于延琴谷之中),他的行程并不畅顺可对他来说也并非艰难,傲慢的风雪本想在山脚下击退这名藐视它们神威的外来者,然而当它们看见这名祈星师光着上身与赤脚攀登这座雪峰的时候,它们便知道这家伙并非常人。

  他的身上充盈着强大的力量,他被群星照耀,他极其耐寒,他甚至能在挥手之间散去四周的寒风,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他喜欢安静地思考,他行事低调。

  他更不想引起风雪的变动。

  狂怒傲慢的风雪霜寒似乎也能察觉到他的强大,在做出寓意着自己依旧是这片地带最强大的元素以挽回一点颜面的一阵咆哮之后,它们便退出了这个已分胜负的舞台,不再自讨无趣地与他纠缠了。

  得益于狂风的退场,祈星师卡兰德·星铸能够更安静地思考连日来所查看到的一切资料,以及每一个计划每一个细节,他一言不发地矗立在雪堆之中,抬头遥望繁星满天的天际,又低头细品近在咫尺的白雪。他的思维飞速运转,他在构思下一步的计划,他知道这所有的计划仍然有一些被人忽略了的漏洞,他必须得把这些漏洞找到并将它扶正,否则这数百年的努力可能就功亏一篑了。他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发生,而如果真的不可避免,那也必须得把损失降到最低,而好消息是离那一天的到来还有一段时间,这意味着他和那些蠢蠢欲动之人还有机会修正走歪的每个细节。

  而说起时间,祈星师皱了皱眉。

  他的苏醒被意外地提前了三年,这出乎了他的意料,也是他不希望发生的事情,因为在其下属向其汇报的最新情报之中,有些非常重要的事情将会在接下来的几年之内发生,而在那些事情发生之后刚好便是他苏醒之时,那时候整个世界的环境更有利于他和整盘大计,这是其一。其二便是,那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的幕后之人会察觉到他的苏醒,并且会找上门来,那是他最不想面对的人了。

  虽然那家伙在最后会成为祈星师卡兰德的整盘计划的助燃剂,会给他带来极大的帮助。

  但他只想要结果,而非过程。

  而过早的苏醒则意味着,他注定要经历这些风险极大的过程。

  他想,这些破事为什么都挤到这个时间点上,那可是非常容易影响到他的大计的。他叹过一口气,他又想到了一个被忽略的细节————那自负的幕后之人是一把双面刃,虽然会给祈星师以及祈星师之后更大的幕后势力带来巨大的收益,但也可能会导致他们被曝光。本该在岁月之中消亡的海兰族再度出现的消息,以及被海兰族派往陆地调查600年前真相的光明继承者与黑暗继承者就已经敲响了他们的警钟了,如果再来个什么敏感的事情,那可真的麻烦了。

  他很矛盾,所以他非常需要这份宁静,还有这份冰冷,这能让他更容易集中精神去冥思,去调整。

  而且他攀上雪峰也有另一个原因。

  他需要在群星与永恒宇宙之中找到更多的答案,以及更多的指引。

  他能感应到那股漆黑的暗能量,它们正朝着泰拉斯德急速奔来,但他并没感到意外,因为那是他在数百年前就预料到的事情。

  当然,他也预料到那家伙的到来————那自负的幕后之人。

  他们的会面是注定发生的事情,他欣然接受。

  一团混沌的阴影掠过天际,并以极快的速度在雪峰之上勾勒出主人的身姿,在眨眼之际,它们的主人————那拥有着坚硬皮肤和魁梧身材的巨大之物便降临到延琴峰的雪地之上。

  “想不到你竟然还活着。”犹如上古巨神般的毁灭之本索纳斯已然按捺不住,未等阴影消散完,他便走向了眼前正在观望众星的卡兰德,伴随着他的到来,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山般逼近了祈星师,并在转瞬之际霸占了后者一半的气场。但幸好卡兰德并非等闲之辈,他有足够强的力量在索纳斯的影响下站稳,甚至能牢牢地巩固自己剩下的另一半气场。

  “再次感应到你的力量的时候,我都以为是个假象!”

  两者似是平和,但在肉眼所不能见的气氛中,两股强大的力量却在相互挑衅。

  “看来那时候你说过的话都一一兑现了。”那是卡兰德独有的冰脆之声,“逃出影狱,重导那股力量,东山再起。下一步,应该就是解救影狱的所有囚犯,然后把整个泰拉斯德搞个天翻地覆……”

  “我们就跳过那些多余的废话吧,卡兰德。”索纳斯自认自己该凌驾于一切之上,这是他与生俱来的自负,所以他对外人从不客气,并表现出一种让人厌恶反感的狂妄,除了影狱的某些对他有过很大帮助的囚犯,“六百年前来你来找我的时候,看上去就像个无知的迷途羔羊,而现在,你看上去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所以说,你这几百年来到底去哪里了?”索纳斯并没有转过头来,但卡兰德不难从他的语气中听出猜疑和敌视,猜出他那充斥着威胁和警告的表情,“为什么又刚好在我执行计划的时候出现呢?”狂风似是响应了某种呼唤般,在两人交谈之际又再度回到山巅之上,伴随而来的还有能将一切生命急速吞噬的极寒气息,细雪、顽石和冰草都在转瞬之间结成冰雕,但却不能撼动两人半分。

  索纳斯抬手一挥,刚有点攻势的极寒与狂风在那一刻便又化作虚无,四周再度恢复平静。卡兰德当然知道那是一个警告,警告他不要打什么歪主意,不要试图做些什么事情去影响索纳斯的计划。

  不要耍什么小聪明。

  但卡兰德只服从一个人,而显然这个人并不是眼前的毁灭之本索纳斯,所以他也没必要客气,更别说阿谀奉承了:“怎么?你害怕我会抢走那股力量吗?虽然它……”

  “……确实很诱人。”他故意做出挑衅性的停顿,刺激索纳斯的神经,他就是要看看眼前这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家伙到底会做出些什么来,如果要打一架,两个势均力敌的家伙是分不出胜负的,但要是能找出个破绽来,说不定能险胜,然后或许还能获得那份即将到来的暗能量。这有点过于美好的想象让早已没有天真想法的卡兰德不禁冷笑一声,而这一声更是进一步地刺激到索纳斯那敏感的情绪。

  “乳臭未干的年轻人,你似乎有点得意忘形了!”索纳斯不能容忍有人挑衅他的权威,更何况是一个比他年轻很多年的小屁孩,一个曾经什么也不是的小屁孩,“你可别忘了你身上的那股力量来源于哪里,有点能耐就目中无人了?”他转过身来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卡兰德报以极具杀伤力的一拳,被唤起的黑暗气息如急流之泉般纷纷涌向拳心,无形的威逼力也从那一刻开始向卡兰德气场发起狂攻。

  卡兰德早已预料到这一刻,虽然在身形上他与索纳斯天差地别,但是双方的力量可不相伯仲,在那疯子的恐怖力量急速袭来之时,他唤醒后背隐去的巨大符咒,以一股相当的力量接住了索纳斯的毁灭一击。两股力量碰撞在一起的那一刻,四周的冰雪都被震飞开来,狂风与冰霜围绕着两人急速飞转却又不敢踏入他们的范围之中,生怕在下一秒被其巨大的威力化为尘埃。

  “你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来叙旧的,索纳斯。”两拳对碰之后,卡兰德伸手从天引下了一串星光,并经由身后符咒的力量强化成一波众星洪流,向索纳斯那巨大的身躯冲击而去,“所以你到底是想来做什么的?发出个警告?抑或是来打这种无意义的架?如果是的话,我乐意奉陪!”

  众星之力击退了如山岭般的索纳斯,但他可是毁灭之本,他有毁天灭地般的力量,他朝着雪地狠狠地发出一击,让整个雪峰都陷入极大的震动之中。下一秒,他毁掉了两人站立的雪地,并让飞散的碎石重新凝聚成一颗颗巨石。

  “你没有资格喊我的名字!渺小的人类!”待巨石被鬼魅的阴影覆盖之后,他便将这些庞然大物导向了跳向了另一站立点的祈星师,“你应该祈求我给你一条活路,不然我会让你体内的力量成为我的下一道开胃菜!”

  “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你是不是有点过于自负了?”躲开这些巨石并不难,但是再这样在这雪峰上折腾下去的话,这地方可能就永远地在泰拉斯德的地图上消失了,想起延琴峰之中那些设施,卡兰德不得不想办法将那个家伙引向其他空旷的地带。

  “都到这种时候了,还要打这种毫无意义的架。怎么,两败俱伤就是你这六百年来唯一参悟到的事吗?等着其他人来坐收渔翁之利吗?”或者,可以用停战来代替这些无聊的事情,当然这并非意味着卡兰德畏惧这场战斗,他只是觉得这样的较量和那些小孩子为争一颗糖拼个你死我活一样无趣,而如果对方选择继续打下去的话,他也不会退让半步。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名狂妄自负且从不听从别人命令的家伙竟然在听见他所说的话之后,停下了那一发更具毁灭性的攻击,而幸好那一记攻击及时停住,否则延琴峰之上又得少一个山头。

  “哼……”索纳斯发出一声意味深长的冷哼,待其心情稍作平复之后,他才把话继续说下去,“我不管你在做什么,我也不管你打算做什么,你如果不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话,我劝你不要有任何奇怪又危险的想法。”他散去了不断涌聚在身上的黑暗力量,他知道眼前的祈星师此刻已没有威胁,而既然没有威胁,那就把该说的话说完。

  不……

  是警告……

  毁灭之本索纳斯才不会向一个乳臭未干的晚辈妥协,那家伙还没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说话,而要是跪着的话或许会有那么一点资格,所以他发出的是警告,而非交流。

  他是这么想的。

  “出于你的力量和即将到来的那股暗能量是源于同一个地方的这一点,我才来给你一个客气点的忠告,你要是想加入,我或许会考虑一下,而如果你是想搞点事情的话,我会让你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绝望!”诡异的阴影如魔爪般逐步吞噬索纳斯的身躯,但他的声音却依旧有力,“我现在杀不了你并不意味着我以后杀不了你!”他所言不虚,卡兰德知道现在他们的势均力敌只不过是因为那股暗能量还没到来,而一旦它降临到泰拉斯德之后,拥有了这股力量的索纳斯将会比现在更加的强大。

  “哼……”他留下了又一声意味深长的冷哼,之后便化作一股混沌的暗影,飞离了这个让他忍不住想毁掉的破地方。而直到他远离了延琴峰之后,祈星师卡兰德才走向另一块没被毁掉的雪地,另一块一直有一个人等候着他的指令的雪地。

  “你都听到那家伙的话了吧,巴尔萨泽。”他唤来了那等候着的延琴峰战区总督,“我们得赶在那疯子把这世界搞得天翻地覆之前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你们这边确实做得不错,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们那么顺利,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所以接下来我得消失一段时间。对了,明天你记得给‘诸神之子’带个话,让他们先不要和对方发生冲突,等到我来了再去商讨下一步的计划。”边走向延琴峰防御工程,卡兰德边向巴尔萨泽·火鸦安排其它任务,眼下可怕而又黑暗的夜幕早已降临,用不了多久毁灭之本索纳斯便会把战火波及到整个泰拉斯德,届时卡兰德一方的所有行动与计划都会受到牵连,所以他有必要让所有人行动起来,赶在那疯子发疯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到时候只需要静观其变隔岸观火便可。

  而一旦他们没能及时完成计划,那么他们被波及被曝光的几率就会越来越大,这对卡兰德来说可不是一个好消息————一子下错,满盘皆输。

  他深谙这个道理。

  “最后一个,让另外三个战区的总督在十二天之后聚集在这里,我要召开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祈星师给其下属安排的任务总算到此为止了,在走过一段路并细聊一会以后两人便在雪道的一个交叉口告别了对方。巴尔萨泽·火鸦,这名延琴峰战区的最高统领回到了自己的管辖范围之中,并开始按照新的指令调动人员;而卡兰德·星铸,强大的苏醒者,则于雪峰另一边的悬崖处一跃而下。

  他要结束掉自己的生命了吗?

  不,这显然荒唐至极。

  一只雪雕从冰寒洞窟急速飞来,并稳稳地接住了他。雪雕的身上还挂有祈星师的衣服和魔杖————卡兰德虽然拥有冰寒之躯,但并不意味着他能永远处于极寒之下,更何况他不是野蛮人,他需要衣服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他早已安排好了接下来的全部行程,在雪峰的思考和与索纳斯的交战更是让他得到了更多新的想法,所以现在他必须略微变动一下他的策略,有些事情他必须得优先处理————箭早已擦亮,也该是时候上弦了。

  而且,他知道,属于他和幕后势力的时刻还没到来,现在,只需要让那些自以为自己才是这个世界的中心的家伙先扰乱整个泰拉斯德,削弱或清除能抵抗的所有势力,这样一来,他和他的主人以及那数百年来一直在等待着的幕后势力就将在这条大道之上畅通无阻,直达一切的终点,直达凡人永远无法理解的彼岸。

  上弦,拉弦,放箭,命中。

  精准,急速,响亮,致命。

  一步又一步。

  卡兰德知道一切已经走到哪一步了。

  索纳斯?那只不过是磨拳擦脚的幕后势力中的冰山一角,更多的奇怪家伙迟早会从阴影之中浮现,然后让这整个世界进入到新的黑暗时期。

  他暗哼一声,他期待这接下来的无数场好戏。

  他迫不及待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