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四章:借桔梗花表情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银色的铃铛在风的撩抚下毫无节操地乱颤,沐风盯得无聊,对正在抓耳挠腮的白景道:“我想跟君安一起看今晚的月亮。”

  “看什么看!我已经帮你走看过了!”写不出稿子来,真的很烦躁的某白。

  “我都已经发霉了!”沐风又软声道:“小白,我的伤差不多,我就出去走走,不会惹事的。真的!”

  怀疑的眼光毫不留情地转移到了少爷身上,白景无奈地道:“你从来不觉得自己惹过事!”

  稿子上刚刚好到沐风抬着君安的下巴调戏,白景转念,道:“如果你能说服君安跟你一起出去我就答应。”

  沐风想了想这也是有出去的希望,心一横,眼一闭,道:“行!一言九鼎。”

  “你死难追。”

  残破的身躯被沐风拖着,一步一挪到了君安的房间,敲了敲门,等着君安。难得沐风进屋之前还敲门,可是等了那么长时间也没人来开门。

  沐风偷偷地推开门就进去了,这房中桌子上插了一株白色桔梗花,淡淡的香味,微展的花瓣儿,沐风探头探脑了半天,确定没人就把这花放在了自己手心。

  野花泡在水中,生机勃勃,应该是刚刚摘下不久。沐风抱着瓶子,用手抚摸着花瓣,这是君安碰过的花,常年对君安的幻想让沐风对君安的东西都有一种痴念。

  要不说这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沐风白景在某一方面有着高度的相似,只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

  白景瞥了一眼对花痴情的少爷,觉得这梗不错,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啊,刷刷两笔记了下来。漫不经心道:“我昨天出去看到了点好玩儿的。”

  “你别跟我说,现在除了君安的事儿我都不感兴趣!”

  “哦,刚好跟君安有点边儿。”

  沐风狗腿子似的将自己的食物贡献了上去,谄媚地道:“哥,给你吃。”

  白景一本正经地端详了一下食物,点了点头,道:“魔教跟苍穹派的人接头,在小茶馆里说了半天的话,愁眉苦脸,我距离他们太远没听见。”

  “魔教和苍穹派?他们八辈子都打不着关系吧,什么时候有了兄弟情可以共患难了?”

  “不知道,他们当时也没有太掩蔽,就便衣露天小茶馆,一群人中间光明正大的说的,要不是我认识他们还真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要是遮遮掩掩的说不定还好打听。”

  “你又认识?”漆黑的眸子不禁

  “嗯,怎么了?”少爷这关注点也太奇怪了吧?

  “不是,你跟我一样,整天在府邸闲着,为什么我谁都不认识,你一个个的都熟得跟亲兄弟似的?”

  “呃,我小时候认识的。”白景拿着稿子作势看了看,用来掩饰眼中浓浓地杀气。

  漆黑的眼眸怔了一下,小时候我们也一直形影不离啊,可那几年,沐风低下脑袋满满的歉意:“对不起,我去找过你。”

  白景闻言笑了笑,揉了揉沐风的脑袋:“我知道,都已经过去了,再说也没什么不好的,增长见识,不然怎么能认识这么多人,学到这么多的本事呢?”

  沐风近乎单纯的思维让白景有些嫉妒,被人过度保护被人极度心疼的感觉白景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记忆里都是那些人垂涎的丑态。

  一双水汪汪的漆黑大眼睛望着白景:“作为补偿,你想吃什么?”

  “怎么,你给我做?”白景挑眉,微微地带了点笑意。

  一只修长的大手拍了一下白景的肩,道:“敢吃嘛你,我去给你端上来!”

  “就平常样儿吧!”白景低着头看稿子,检查已写的内容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自认为是蹦蹦跳跳,实际蜗牛般挪出了房间的沐风,无意间看到了正在吃饭的君安,就又慢吞吞地回房将野花摘了一朵,挪了出去,在二楼将野花抛向了君安。

  沐风想:“若是君安接住了,我这辈子就认定他了!”那花慢悠悠地恍如林间悠闲戏水的小鹿,东飘西走,就是不安稳。

  漆黑的眼眸死盯着那白色的花瓣,这是他堵上未来为自己做的一个选择!

  但桔梗花似乎偏离了君安的方向,想要自己的自由去探寻远方。

  一阵秋风袭来,那花在空中翩翩起舞,婀娜多姿,终于晃到了君安的三千青丝上。

  君安抬头看到倚在栏杆上笑的沐风,一瞬间,他觉得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也不过如此。

  垂下眼睑,敛了神情,君安内心波澜起伏,但总归是以,他与我亲近不过是因为死去故人还生性好玩而已,定性。又忙端起白瓷碗佯装喝汤来掩饰刚刚的失态。

  沐风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了,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他觉得只要自己晚了一步,他的人就会消失不见了。

  一个路都走不利索的人,还要跳,结果可想而知。沐风在地上滚了两圈,伤口又撕裂了,他扯着嘴角拐到了君安对面的座儿上。

  眉头微皱,白景连忙开门看看是不是沐风又惹出什么幺蛾子了,只是楼下的那一幕刺痛了他的眼睛。他默默转身回了房间,看来自己的吃食是没指望了。

  冷清的眸子无声地扫了一眼,只见对面恬不知耻人的修长的手指拿着自己的筷子,吃着自己的白瓷碗中的菜,最后还长手一伸,越过无数的白盘子,端走了自己刚刚喝过的汤又将碗放了回来。

  沐风也不是饿了,只是用君安用过的会让自己心情变好。刚刚下个楼快把自己痛死了,坊间有言,痛并快乐着。

  某恬不知耻风席卷了半桌子菜,玩儿心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他瞧着君安并未阻止自己用他的餐具,便伸手将君安的白瓷碗拿了过来。

  在刚刚君安碰到的位置用手指摩挲了几下,眼中带着暧昧,他瞧君安一脸茫然的表情,薄唇一勾,舔了一下如月光般皎洁的碗边沿。

  微凉,如同君安白瓷般的肌肤和体温。沐风不禁眯了眯双眼。

  紧缩的身体,倒流的血液,空白的脑子,君安觉得那粉红舌头下的碗就是自己,大庭广众之下君安竟然有了这种想法,他羞愧难当,抓起剑就想逃,这地方让他感到无法呼吸。

  刚起身君安就听到碗与桌子接触“当”的声音,刚走了一步就听到沐风焦急呼喊自己的名字,刚走了两步就听到沐风衣料与椅子摩擦的声音,刚走三步就听到沐风摔下的声音。

  君安连忙转身,三步并做两步,急忙扶起了摔在地上的沐风,鲜红的血液慢慢晕染了白色的衣杉,扩大,晕染,血的腥味刺痛了君安的神经。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