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五十九章 成婚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秦伽看着坐在对面的男子,主动给他斟上了一杯酒。

  “哥哥,你喝点酒,妹妹我就以茶代酒了。”

  裴寅望着秦伽倒满的那杯酒,露出一抹莫测高深的笑容,“你今日怎么想到和我一起用饭了?”

  秦伽一边说,一边打量着裴寅的神色,“今日我午睡,梦到了我们小时候的事情,我就觉得,那时候真美好啊……可是现在,英国公府只剩下了你我兄妹二人,只有我们能够相互扶持了。”

  秦伽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所以我不愿意让我和哥哥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误会,绿娥是我的人,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即便她犯了错,我也希望能由我自己惩罚,而不是让哥哥来。我知道哥哥有自己的考量,但是也要尊重我的感受。”

  裴寅刚才还沉浸在美好的回忆里,听到秦伽后面的话,神色带了些不耐和阴戾,“所以你说这么多,还是为了绿娥?”

  秦伽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激怒了裴寅,反思了一下自己,才慢慢道:“我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绿娥跟了我这么多年,我不能看着她受伤却无所作为。就像若是哥哥出了事情,我也会为哥哥打抱不平的。”

  裴寅在听到秦伽的最后几句话时,面色缓和了几分,“那你想要什么?”

  秦伽知道让裴寅这样的人给绿娥道歉简直难如登天,索性道:“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哥哥平日里对绿娥好一点就行了,若是她有什么错处,直接交给我来惩处就是。”

  裴寅颔首,“可以。”

  秦伽立刻将手里剥好的虾放进裴寅碗里,“还有一件事。”

  裴寅皱眉,他觉得自己这位妹妹似乎得寸进尺了些。

  只听秦伽继续道:“我的头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再过几天,我想出府一趟,待在家里快闷死了。”

  裴寅看了对面的女子一眼,对方睁大了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他,竟让他不忍心拒绝。

  “我跟你一起去。”

  秦伽啊了一声,在意识到裴寅扫过来的视线时,又重新挂上了笑容,“我我的意思是说,到时候我要逛很多地方,害怕耽误哥哥的事情。”

  裴寅紧盯着秦伽,嘴角微勾,“不耽误。”

  秦伽的心里暗自诽谤着裴寅,不过她发现一件事,裴寅虽对外人狠戾,对自己的妹妹却还有些许人性,而且裴寅似乎吃软不吃硬。

  吃软是吧,看我不腻死你!

  到了出门那天,秦伽上了马车,发现裴寅已经早早地等候在了车里,他着宝蓝色玄色步步高升团花的茧绸直裰,闭目坐在案前,神情冷峻,带有淡淡的倦色,见秦伽进来,眼睛缓缓睁开,目光落在她的额头上,伤口已然结痂,没什么大碍,他便又阖上了双目。

  秦伽见裴寅在休息,自己百无聊赖,也昏昏欲睡起来。

  “有刺客!”秦伽正有些迷糊,忽然听外面的侍卫传来声音。

  裴寅立刻睁开眼,提起手边的一把绣春刀,从马车上跳了下去,几十个刺客围在马车附近,来势汹汹,显然是早有预谋。

  裴寅吩咐侍卫,“先带小姐走。”

  秦伽也听到了动静,她偷偷推开窗户看了一眼,周围起码也有五六十个刺客,而裴寅这边,只有十多个侍卫。如今,裴寅还要派出几个侍卫保护她。

  秦伽倒也不至于圣母到对自己的仇人心慈手软,所以当侍卫驾着马车,把她带离这个地方时,她的心里没有半点留恋,甚至希望那些刺客能够趁此机会解决了裴寅,为她和沈鸿锦报仇雪恨。

  那些刺客们是冲着裴寅去的,因此并没有追秦伽,直到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后,秦伽彩放下心来。随后秦伽意识到,这是一个可以传递消息的好机会。

  到了安全地带后,秦伽便对那些护送她的侍卫道:“我已经安全了,可是哥哥还身处险境,你们快去救哥哥吧。”

  那些侍卫还在犹豫,秦伽催促,“现在十万火急,你们还干愣在这里做什么,快点去,那么多人,哥哥肯定对付不了,要是哥哥出了事情,你们担当得起吗。”

  侍卫们这才去了。

  秦伽恢复了自由,径直奔卫国公府而去。

  只要她找到岑应知,很多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到了卫国公府门口,秦伽刚准备让下人进去通报,忽见一辆马车在卫国公府门口停了下来,一位妇人从里面走出,她大概二十岁出头,穿一袭青绿色云锦长裙,外罩白色明绸青色兰花八团比甲,举止娴雅,秀丽端庄,带着几个丫头从门外往里走,看到秦伽时,微微顿住了脚步,笑容可亲,“小妹妹,你可是来我们卫国公府找人?”

  我们卫国公府?秦伽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卫国公府多了这么一号人。

  她打量着这位妇人,问:“你是?”

  后面的丫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姑娘,你竟然连我们夫人都不知道,我们家夫人和岑大人刚刚举办了婚事,京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呢。”

  这个丫头的话犹如雷轰电掣般,响在秦伽的耳边,让秦伽霎时愣住了。

  怎么可能?从她死到现在,也不过五个月的时间,岑应知就娶妻了?她设想过无数他们再相逢的画面,想着岑应知见到她死而复生如何惊喜如何开心,唯独没有想到,岑应知已经娶了妻,她就像是岑应知生命中的匆匆过客,刚死,岑应知就忘得一干二净。

  或许是她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了?可往事一幕幕从脑海中划过,虽然大多数时候是她在主动,但她也感受到了岑应知对她的用心,可这用心留存的是不是也太短了一点?

  “小妹妹,小妹妹……”这位夫人的呼唤声让秦伽回过神来,“小妹妹,你别怕,你来英国公府找谁呀,我让人带你进去。”

  秦伽想去找岑应知,可是事已至此,无论岑应知是否有难言之隐,他都已经成婚了,即便她得到了岑应知的解释,又能改变什么呢?更何况自己要找裴寅报仇,毕竟有些危险,她也不想看到岑应知被她连累。

  秦伽看向眼前的妇人,她温温浅浅地笑着,眼睛里带着善意,自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度,也许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岑应知吧。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眼前的妇人道:“我只是迷路了,想问一下门人,青龙巷在哪里。”

  妇人耐心道:“青龙巷离这里不远,你从这个巷子出去,一直往南走,有个巷口长着一棵古旧的槐树,那个巷子便是青龙巷。”

  似是怕秦伽会迷路似的,妇人问秦伽,“小妹妹能找到路吗,我可以让我们府里的下人送你过去。”

  秦伽连忙摇头,“谢谢姐姐了,我能找到路,就不麻烦姐姐了。”

  妇人微笑点头,秦伽忍不住道:“姐姐人真好。”

  两人告别后,秦伽一转身,两行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秦伽又回到自己之前所住的地方,无论是岑应知的院子,还是赵兆和她的,大门上都落了锁,显然已经很久都没人住了。

  秦公子被斩首一事闹得那么大,尽管秦伽之前将赵兆一家骗去岭南,应该多少也会听到点风声,不知道他们会作何反应。

  秦伽又去了周蕙兰的仁心医馆,医馆的门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秦伽问医馆旁边摆摊的小贩,小贩叹气道:“自秦公子被斩首后,周姑娘便关了这家仁心医馆,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又没地方看病了。”

  秦伽忙问:“那你知道秦姑娘去哪里了吗?”

  小贩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秦姑娘向来独来独往,想去哪里就直接走,也没什么羁绊。”

  秦伽点点头,茫然无措地走在街市之上。

  这些跟她有过交集的人,有的开始了新的生活,有的不知所踪,她就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街市上人群熙熙攘攘,摊贩叫卖此起彼伏,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远处万家灯火,却没有一盏是留给她的。

  突然间,伴随着马蹄的声音,人群前方传来了一片惊呼声,一群锦衣卫骑着马,不管不顾地朝秦伽的方向奔了过来,一路上惊扰了不少路人,撞翻了不少商贩的货物。领首的人着一袭黑色飞鱼服,脸色苍白得煞人,一双眼睛紧盯着秦伽,就像是猎人看到了追了很久的猎物般,带了些狠戾和快意,让秦伽顿时不寒而栗。

  裴寅从马上下来,不容置疑地抱起秦伽,将她放在自己的坐骑前。

  陌生的体温从身后靠了上来,秦伽被笼罩在裴寅的双臂里,依稀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