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八章:我脏了,这是真的!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那一瞬间,刘杉趴床上,呼吸都重了起来。天花板上投射出来的巨大的黑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大黑猫,疯狂挠啊挠。

  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的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引起了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刘杉脚底板像被一片羽毛轻轻挠着,麻麻酥酥。 他一动也不敢动,就那样呆愣着趴床上,从余光瞥见天花板上的巨大的黑影脱掉上衣,他看着喉咙发紧,紧接着又脱裤子,然后猝不及防地赤身裸体钻入了被窝。像一条滑嫩的鱼一点点游到他身边。 刘杉喉咙里像吞下一块火炭,暖烘烘,热扑扑。他脑子跟水洗过一样,惘惘地僵在床边,呼吸都凝滞住,一动也不敢动。

  刘杉身体瘦小,占床面积不大, 黑暗之中,他一动也不敢动,从小到大,他还没跟人躺一张床上睡过觉。他自小个人领域感很强,小时候过年去外公家拜年,到了晚上,从外地赶来拜年没回家的亲戚太多,外公家的床位不够,两个或者三个人临时拼一张床是常规操作。刘杉从来不走寻常路,他执拗地不跟人凑一床,谁劝都没用。有时被逼急了他干脆拿出夏天的凉席随便找个平整的地方摊开,然后倒上去睡一晚。他对肢体接触相当敏感,平时无论是谁不小心碰到了他,都能让他小心脏像坐过山车似,上下剧烈地起伏着。

  这回高个子爬上床,他下意识想逃,可半截身子麻掉,他咽咽口水,想着现在是寄人篱下,高个子还帮过他好几回,要不,尝试突破一下,忍一忍就过去了。下定决心,过了心里这关,刘杉认命般一动也不动,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身边有个滚烫的身体一点点向自己靠近,他像被捆绑在断头台上的人,等着铡刀压下来。而他身体已麻掉,灵魂似被抽离出去。

  高个子挪到他身旁,然后特自然地伸手箍住了刘杉的脖子,似乎生怕他逃脱,还加固了一下,拿腿夹住了他。

  刘杉:……

  他一动也不敢动,全身都像泡在开水里,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血管突突的,脑内CPU 高速运转着,像被命运扼住了咽喉,完全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脑头有灼热的气流呼出,从脖间飘过,酥酥麻麻,又痒呼呼,刘杉身上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他从未跟人这么亲密接触过,脑袋空空的,全身像一个不断往里头打气的热气球,不断鼓胀着。

  刚停了的雨又下了起来,哗啦啦敲着玻璃,砸人心头,啪啪作响,高枝上艳红的木棉花落了一地。刘杉静静地听着雨声,他很喜欢下雨天,不出门,宅家里刷题,听着雨声,心里莫名平静,而这回,他一颗心躁动起来,他此刻有种剧烈的冲动,想不管不顾冲进雨里,洗掉从头到脚散发着的热气。

  刘杉开始设想着,从哪里出去,淋多久雨,没一会儿,脑子里已有清晰的方案,万事俱备,只差从高个子怀抱里挣脱出去。

  高个子似乎意识到这点,箍得更紧了。

  刘杉瞬间心死,然后他听到身后穿来微微的鼾声,还有软又沙的喃喃自语——“小刘,你要听我的。”尾音微颤,却带着点不容置喙的味道。

  那一瞬间,刘杉像被一道闪电给劈中,焦头烂额,有团火从脚底板直往上烧,一直烧到天灵盖上,四肢百骸都燥热起来。他认命地一动不动,闭上眼,怎么也睡不着了。

  唉,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他头回真情实感地体会到“漫漫长夜”这四个字背后的熬煎,时间好像被人拽住脚,每一分每一秒都漫长地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刘杉脑子转个不停,不同的思绪纷至沓来。他推断着此刻大概是凌晨两三点,他定了六点的闹钟,从这里过去,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刚好能赶上第二天第一节课。昨天也不知道高个子给没给请假,想到回学校要单独找小马哥交流他忍不住暗暗叹气。任何跟人打交道的事对他来说都是对精神和心力的一种巨大耗损,都需要提前在心里彩排无数遍,临了等真正上场,每一次都是灾难现场,发挥出来的成果不及彩排的十分之一。

  高个子沉沉睡去,他的呼吸均匀。刘杉脑子里复盘着高个子刚才一系列的动作,他的眼睛自始至终都紧闭着,喊他也没回,身上的活动却没停过,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在梦游。

  刘杉先前听老人家说过,梦游的人比较危险,千万不能叫醒他们。 他没准备叫醒他,一是不敢,二是不能。他像一匹蛰伏于洞穴之中的孤狼,只等高个子再睡熟一点,然后从他的禁锢之中离开。 此刻还是黑灯瞎火,高个子无意识抱着他还没什么,要是等天亮了,光天化日之下,高个子醒来,看着赤身裸体,还和自己抱一块,那真是公开处刑,光想想都能尴尬得脚趾扣地扣出一座城堡来。

  刘杉不会允许自己在这样的处境之中,他暗暗等待着机会。

  一场雨后,气温降了不少,高个子紧紧抱着刘杉,他没有感觉到任何凉意,身上的潮热丝毫未散去。 时间一点点流逝,高个子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刘杉脑袋像灌了铅块,他眼皮子一点点耷拉下去。

  “不能睡啊,”刘杉心里反复暗示道,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像一块石头,吧嗒一下,落入水中,激起一池塘涟漪。

  东方既白,闹钟叮铃铃响着。

  高个子一听闹钟声就头皮发麻,他们家从来没有闹钟,每天早上都是阿姨做好了早餐,然后一遍又一遍敲他的门,把他喊醒。

  高个子更小一点时,每天早上,都是他妈妈宋琪不厌其烦地来到他床上,给他穿上衣服,抱着他上了车,然后刘学义开着车,等到了学校门口,再把他叫醒,书包里放着早餐。 今儿闹钟在天灵盖上急促地响着,完全是追魂索命,高个子起床气来,瞪大眼睛,想着要把这破闹钟丢到千里之外,砸个稀碎。 一睁眼,看到一个圆滚滚的后脑勺,低头一看,自己光着身子。

  高个子:??? 我脏了。

  紧随其后的是一阵杀猪般的尖叫声响彻整栋楼。如果不是这栋别墅是独栋,那么方圆十里的人下半辈子都要靠助听器过活?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