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章 我没杀人!

  如果你能看到这段话,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然后再阅读陌上的小说。

  如果不想看到广告,请下载 陌上手机APP 下载地址和链接,在页面下方就有。

  使用陌上APP 看书,每天都可以领红包,免费看书。非常方便~~~ 强烈推荐下载。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周冲的右腿被打了石膏,额角也贴着纱布,虽然身上伤不少,可是精神却并不怎么颓废,见白黎进来,虽然没有像白日里咬牙切齿暴跳如雷,只是眼睛里还带着敌意。

  “怎么,来的不是警察,你失望了?”白黎淡淡地倒了一杯水,放在他伸手可及的床头,顺便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目光清冷地看着他,“为什么要杀我?”

  “杀你?我可没有!”周冲冷哼一声扭过头去,“车失控了,我有什么办法?”

  “身为煜城数一数二的赛车手,会控制不住一辆车吗?”白黎语气极淡,就像课堂上提问的老师,目光绵绵刺入心底,看得周冲如坐针毡。

  “这里没有警察,我也没有带任何的录音设备,这不是审讯,我只想问你两个问题,当然,你也没有义务必须回答。”

  周冲没有出声,白黎也不理会,往后靠了靠,寻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坐好,问道:“第一个问题,关于那场车祸,你一点记忆都没有吗?”

  “车祸”二字开口后,周冲额头的青筋顿时浮现而出,眼睛狠狠动了动,恼道:“车祸不是我做的,我他娘的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出现在车里的!”

  “事发当晚,你在一个叫魅色的酒吧里喝过酒,对吗?”

  “我喝了酒,可是我没有开车!”周冲吼了一句,“我已经打定主意不回去了,可是鬼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车里。”

  “根据新闻报道,那天你带了女伴。”白黎调出手机上的一则新闻,将页面停留在那个受采访的女生背影上,摆在他面前,“认得出来是谁吧?”

  周冲嘴唇动了动,没有出声。

  “季队长已经去过魅色,并且打探到一个可能有用的消息,出事那天,车是一个女人开走的。”他放慢了语调,“你虽然看似纨绔,但不笨,其实你已经猜到了,可是却始终不肯相信。”

  周冲木偶似的沉默下去。

  “第二个问题,你为什么会以为是我呢?”

  周冲抬头:“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白黎紧紧逼视着他的眼睛,“周家……已经败得差不多了吧?”

  周冲的眼睛里仿佛能透出火来。他最不愿意提及的事情,就是当年的车祸和周家的败落他盯着白黎看了好一会儿,才露出一个有点轻蔑的神情,问:“你很有钱吗?”

  白黎摇摇头。他只是一个开宠物医院的,店是租的,孟浅严格来说算得上陪他创业,工资低得可怜。

  “正因为你没有钱,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周冲咬牙,“你根本想象不到,一个女人,她到底能将戏演的多好!她熟悉你的一切习惯,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是按照你的喜好进行,凡是你能够想得到的一切美好的词汇都可以用来形容她——她就像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她接近你,却偏偏不接受你,分寸掌握得太好了,好到我即使知道她别有用心,还是他娘的忍不住往前凑,只希望她能真的定下心来跟我走!”

  白黎听着他的话,又想起来那个在宠物店里有些沉默的、总是伏在桌边对着专业书写写画画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和周冲遇到的那个带着毒药的玫瑰花,还真是判若两人。

  周冲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冷笑:“当然,对于你们这些没有钱的穷光蛋,她当然懒得浪费力气。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她这些一个过惯了‘众星捧月’的日子的人,为什么突然顿悟了,非要跑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破店里做什么店员?”

  “因为你。”白黎了然。

  “没错,因为我。”周冲嘲讽地指指自己,“那天在酒吧里,我说过我已经不打算回去了,所以稍微多喝了一点,但在喝了她递的饮料之前,我绝对不至于人事不省——这手段,我们这样的人比谁都清楚。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警察局了,网上已经炸了,说什么我醉酒撞人,撞死的还是几个月的双胞胎,所有人都恨不得我立刻死掉才解气。但是我他妈根本就没有开车,我以为她会出来为我作证,但最后你也知道了,她作证了,却说自己早就下车了,是我自己开着车走的,他娘的我连自己怎么出的酒吧门都不知道,我怎么自己开车走?”

  “但是你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是无辜的。”白黎喝了一口水,语气依旧淡漠得有点凉薄。

  “要是有证据我他娘的能在局子里呆了三年吗?”周冲面容阴翳,“我出来后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她,结果却发现你们在一块儿——只要知道她的过往,无论是谁,都会以为她又傍上你了。”

  “所以,你以为当初串通她害你的人是我,而我又杀了她?”

  “没错。”周冲毫不掩饰,“我刚出来她就死了,我不相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你应该跟踪过她吧?”白黎突然弯了弯嘴角,“我在店门口看到过你的车。”

  “那又怎么样?”周冲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你在暗中看着她的时候,有发现过什么异常吗?”

  “你们那个破地方连个光临的人都没有,还能有什么异常?”他有点不耐烦,“不过你们雇的清洁工是不是神经病?你欠他钱了?干活的时候还带个儿子,跟讨债似的!”

  “儿子?”白黎略有意外,“你见过?”

  “废话!那孩子个头不大,却凶得狠!多看他两眼都恨不得戳瞎你的眼珠子!”

  白黎点点头,站起身就要往外走,周冲犹豫一下,才叫住他:“喂!”

  白黎停住,望向他。

  “关于方敏,魅色应该能查出很多东西来。”周冲冷冷一笑,“如果你敢查的话。”

  “我不是警察。”白黎淡淡地垂下眼眸。

  “你是不是无所谓,但,他是不就行了。”

  白黎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病房的玻璃门上,远远映出了季云舒模糊的身影。

  见白黎关上门出来,季云舒忙把刚要拿出来的一根烟又推回去,跟着他往外走了几步,问:“怎么样?”

  “当初的车祸,即使不是方敏做的,也和她脱不了干系。”白黎话说的简洁,“他说可以查查魅色。”

  “凌昭,回头和扫黄组知会一声,如果必要,让经侦科也来。”

  “还有一个消息。”白黎淡淡叹了口气,“杀人的很可能是个孩子,你要做好无法抓人的准备。”

  “孩子?”凌昭瞪大眼睛,一个孩子杀个人能这么干净利落,未免也太可怕,更可悲了一些。

  “着重查那个清洁工吧,现在最重要的线索应该都在她身上。”

  季云舒好像这才想起来排出去的另一队警员,看向凌昭,凌昭摇摇头:“还没有消息。”

  “催一下!无论如何,一定要先将李红霞带回来,查出临时替补的人究竟是谁!”

  “是!”凌昭接了命令,立刻快走几步给排出去联络的人打电话,季云舒转回头来,才看见纪云雅已经靠着冰凉的椅子睡着了。

  “你先带云雅回去吧。”季云舒揉了揉眉心,“云雅早上有赖床的习惯,你不必等她吃早饭。”

  白黎点点头,迟疑了一下,问:“你呢?”

  “我今天会睡在局里。”他答,“刑警嘛,熬夜还不是家常便饭。行了,我先走了,你和云雅路上小心。”

  回到季云舒家已经是一点钟了,大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从阳台里跑了出来,此刻正窝在洗手间里呼呼大睡,见他们回来也只是睁了一下眼睛,象征性摇了一下尾巴算是欢迎。云雅看起来已经困急了,摇摇晃晃地直接进了卧室,白黎打开洗手间的灯,才发现不管是壁纸还是洗漱用品都被弄得一团糟,甚至掉落在马桶旁边的一块七零八碎的肥皂上还留着清晰的狗牙印。白黎掏出手机原原本本地拍了照片,给季云舒发过去,有些头疼地望着名副其实“狗窝”似的洗手间,草草清理后,洗了把脸,靠在阳台的窗户上,打开窗子,点了根烟,嗅着药草燃烧的味道,看着它一点一点的燃烧。

  凌晨的夜是静悄悄的黑,路灯清冷,空无一人。整个煜城都沉浸在安静轻松的沉睡中,唯独像他这样的人,既没有季云舒那样为保护人民而不眠不休的立场,也没有像纪云雅那样安稳无忧的资格。他漂泊了很多年,终于决定到煜城尝试重新开始的时候,却再一次有人在他的身边死亡。

  被放在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关上窗子,才见有三条未读短信,就在他解开屏幕锁以后,第四条短信正好发进来。

  是孟浅。

  短信的内容很简短,不像短信更像微信:

  “领导,睡了吗?”

  “希望不会打扰到你。”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竟然睡不着了。”

  “嗯……算了算了,不想了,晚安!”

  他对着屏幕看了一会,打开微信,发现孟浅发了朋友圈,只有一张照片,穿着毛茸茸的睡衣,带着尖耳朵的发带,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剪刀手,软萌俏皮,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一只兔子。

  他勾勾唇角,大概能想象得到她窝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样子,手指动了动,给她回了一条短信:

  “晚安。”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