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7、戈老夫人来访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戈家大宅里,戈老夫人趁着大家都出门了,找了律师来家里面,想着要把遗书找出来。戈老夫人虽然不是想将遗产占为己有,但是却是为了保住她在这个家的地方。

  戈家的家财有多少,详细的她不知道,但是粗略的估计少说也有上百亿的资产,这么一大笔财产她怎么甘心被别人夺取,尤其是齐群和银子月,一个是小三上位,一个是在外头养的qingfu,两个人都没有资格得到这笔遗产,但是现在最可以的人就是银子月。

  在戈魏国去世当天,他唯一见过的人就是银子月,所以在这一点上,银子月的嫌疑是最大的。戈老夫人也知道戈艾凡调查过这件事,但是她还是不放心,银子月既然有手段做到这个地步,戈艾凡不可能是她的对手,所以戈老夫人不死心的还想调查一遍。

  王双毅一直是戈家的财政律师,戈家的财产估算也一直是他在做,所以这点说戈老夫人还是很相信王双毅的,所以才会找王双毅来搜查遗书的事。

  “老夫人,这件事情可能比较难办,一来我们没有证据说遗书就在银小姐手上,如果我们想要到她的住处搜查遗书,就必须有搜查证,否则银小姐

  一旦告我们,我们处于不利的位置。”遗书的关系重大,如果没有找到遗书,戈家最有机会继承财产的就是戈艾凡,和戈夫人的孩子戈聪,而偏生戈老夫人不希望齐群得到一分的财产,所以事情有点难办。

  “如果托关系弄到搜查证呢?”戈家在商业上占着领头地位,所以政府都会给面子,戈家的关系打得也比较好,很多事情都可以透过关系办到,只是遗书就有点麻烦了,就像王伟说过的一样,这件事情越是秘密越好。

  “这个还是有点难办,老夫人不如直接去找银小姐,当做是拜访,我陪您一起去,这样就当做是双方碰面,我趁机暗中搜查一下她那里。”王双毅给出一个很好的建议,试探的看着戈老夫人的态度。

  想了一会,戈老夫人觉得这个计划确实可行,长辈去拜访晚辈,她应该不会拒之门外,以她一个靠着戈家生活的女人,这个时候更没资格神气。“那就这么办,你准备一下,我们明天就去。”

  没办法出去找工作,银子月只能待在家里整天写着关于犯罪心理学的书,她最近在写一本推理小说,准备写好以后寄给出版社,只是效果不知道好不好,这点她有点没信心。虽然是学犯罪心理学的,但是和侦探推理还是有差别,所以只能试试,不敢保证别人是否会录用。

  走到厨房,准备把方便面煮了,才一餐没吃就已经受不了,真是娇弱的胃,经不起折腾。

  水在锅里煮着,银子月才响起自己刚才的稿子还没保存,这要是万一停电了,这不是几万字的稿件就没了,急忙冲到房间,先把稿子保存了,再会厨房煮方便面。

  戈艾凡坐在办公室里,听着董伟的报告,银子月已经急天没有出门了,看起来真的就没打算出去找工作的样子,就连采购也是三天前买回去的,这三天里既没出门买任何东西,也没叫外面,反倒是买了很多方便面回去家里。

  听到这样的消失,戈艾凡应该是高兴的,因为成功的害她找不到工作,怎么说这也是成功了一步。

  可是听说她买了很多方便面回去,他就感觉很不开心,如果没记错,她的胃不是很好,吃东西不能太凉也不能太热,所以每次吃饭她的动作都很慢

  ,但是她却打算长期吃方便面抗战。即使到了这样的地步,也不愿来求他,哪怕是说一句软话也不说。

  “总裁要撤销对各公司的命令吗?”董伟一直没明白,就算是老总裁去世前要总裁继承qingfu,总裁也没必要这样打击银子月吧,而且每次一提起银子月的名字,总裁的表情都是怪怪的。

  “暂时不要撤销。”戈艾凡不确定这是不是银子月的轨迹,利用这样的方法让他撤销了命令,然后再继续去找工作。他就要看看她能支撑到什么时候,一个靠别人过活的女人,没有了金主给的钱改怎么生活。

  这段时间她可能就是靠着之前老头子给的钱生活,失去了老头子这个支柱,她迟早会到弹尽粮绝的地步,而戈艾凡就等着那一刻,等着她来求着他收她做qingfu,到时她银子月就没了骄傲的资本,只是一个谁给钱就陪谁睡的肮脏女人,他还得考虑那时还要不要她做qingfu。

  戈艾凡很忙,戈氏的事情杨凯和木唐晨都不能插手,所以除了为戈艾凡打点好身后的一切,毕业了他们两个基本上都是游手好闲的主。

  这不昨天晚上玩了一个通宵,现在才正开车回去,而副驾驶座上的木唐晨早已经是闭着眼睛睡着了,眼底的青色可以看出是熬夜熬出来的,虽然还年轻,但是这样两天一夜的玩法实在是有点吃力,这个时候只想回家睡个昏天暗地。

  自从有了戈艾凡和银子月之间的猜想后,每次路过梨园公寓杨凯都会往里面看一眼,而今天不看还不得了,一看就看见戈老夫人被人扶着从车上下来。杨凯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本来熟睡的木唐晨因为刹车,惯性的前倾,狠狠的撞到了前面。

  “凯子你发什么神经?”揉着爆痛的额头,木唐晨首先就爆出这句话,睡得好好被突然撞了一下,能不恼火吗?

  “出事了,出大事了。”说着杨凯就立马拿起扔在后座的手机,快速的拨通戈艾凡的电话。

  木唐晨半醒未醒的看着外面,当看到戈老夫人时,眼睛瞬间睁大,不相信的揉揉眼睛,在看过去,尼玛的,真的是戈老夫人。这个时候来银子月住的公寓准没好事,这下有好戏看了。回过头就看见杨凯正在打电话。“你打给谁?”

  “凯子有事?”这个时候他们几乎不会来打扰,今天却是打了这个私人的号码,所以戈艾凡第一件事就是问有事。

  “艾凡事情大条了,你奶奶带着人来银子月公寓了,现在人已经进去里面了。”着急的说着事情的结果。

  “什么?”不敢相信的听着杨凯的话,戈艾凡猛然的站起身,可以移动的椅子因为他力度过大,而后退了许多,“碰”的一声撞到后面的墙上,再被反弹回来一点力度。“你们先过去看看,我马上过去。”

  几乎是十秒钟的时间,戈艾凡就消失在了办公室,原本挂在办公椅上的外套不见了,只剩下旋转着的办公椅。

  “这种事给艾凡打电话有用,你不会支持他收银子月见qingfu吧?”听完整个过程的对话,木唐晨十分恼火的开口。但是刚才戈艾凡听到这个消息的反应,让他更加的恼火,那分明就是焦急的语气,还有那一声响声,可见他听到这个消息是有多紧张。

  “你认为你能阻止他要做的事?”边说边开始解安全带。

  他们和戈艾凡从十二岁就认识,现在二十二岁,十年的时间里他们不比对方了解自己少,所以戈艾凡的性格还是能懂。再者如果他不在乎,何必为

  了一个女人对其他公司下命令,不准招收银子月,这分明是想逼她做他qingfu。别人不知道这些,作为他的挚友,他不可能不知道。

  门铃声响起时,银子月正在吃方便面,银子月没朋友,所以基本除了物业就没有其他人回来敲门,而如果是戈艾凡他有钥匙没必要按门铃。

  打开门看见戈老夫人站在门口,银子月心里大吃一惊,心里琢磨着戈老夫人来的原因,或许是为了那份没找到的遗书。

  “老夫人。”虽然不希望戈家的人来这里,但是银子月还是微微颔首,让出一条路让戈老夫人进去。

  虽然不喜欢银子月,但是对于她礼数的周到,戈老夫人还是挺满意的,总比家里那位嚣张的后母好,不会对人大呼小叫,不会闹事,如果是换做其他情况认识银子月,戈老夫人还是会很喜欢银子月这个女孩子的,只是她却偏偏是戈魏国带回家的qingfu。

  进门浓郁的方便面味道就充斥了鼻翼,银子月急忙收拾一下茶几。“老夫人您做会,我去泡茶。”

  对于戈家这种名门望族,基本上没人会喝普通的白开水,基本在这种场面上都是喝茶的居多。银子月不喜欢喝茶,但是戈魏国却是很喜欢,所以这里放着一两罐茶叶,只是放的位置在少用的地方,而刚好那个地方以银子月的身高够不着。

  当时放上去的时候是踩着凳子方上去的,现在戈老夫人在客厅,银子月也不好出去搬张凳子进来用,所以只好努力的踮起脚尖去够茶叶,一点一点的把茶叶往外挪。

  银子月去泡茶在厨房,这段时间正好给了王双毅机会,悄悄的靠近其他的房间,就算是银子月出来发现有个人不见了,也可以说是去洗手间了,有戈老夫人在,她就是清楚这其中的事情,也不会戳破这层纸,让戈老夫人难堪。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