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回 提审犯人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肖扬慢慢的睁开眼睛,不胜其烦的堵着耳朵死死的闭上眼睛。三天了,也不知道搞什么,整个城堡就像是疯了一般不分昼夜的折腾了三天三夜。至今还在一片的欢腾之中。自己向来不喜欢这种无厘头的热闹,又是不认识这些阿谀奉承的将军们。只能谎称受伤在床上躺了三天。除了应付几次父亲的关心外就是和一脸巴结的龟老下棋聊天。想不到龟老还是城中最好的外伤大夫。

  “还叫不叫人活了?”肖扬重重的将枕头摔在床上大喊着。

  “少主,怎么了?有事吗?”龟老急忙的跑进寝室。门口早已跪满十几名男男女女的护卫佣人静若寒蝉一般。

  “没事,他们还有庆祝多久?我快疯了”肖扬苦着脸问着。

  “大概还要四五天吧。这次我们死里逃生还大胜而归。城主高兴,不分等级大庆七天啊,少主有所不知。这一仗可以说是我们领地自从创建至今最大的一仗。也是完胜的一仗。意义深刻”龟老一笑摆手叫人退下坐到肖扬的下手处“你可一点都不像受伤的样子。这要是叫大伙知道了一定不会高兴的”

  “在这么闹下去我恐怕真要受伤了。对了,收货如何?”肖扬叹了口气问着龟老,自己给自己解闷吧。

  “几家联盟跑的恐怕鞋都要丢了,活着回去的不到几千人。此一战斩杀敌军足有两万余人。投降和受伤的战俘将近两万人。兵器皮甲三万有余。战马三千,金币十几万,各种战旗战鼓羽箭弓矢不计其数。大小器皿更是在清点之中。天大的胜利啊”龟老笑的一脸核桃纹都开了。

  “我们损失大不大?”肖扬又问。

  “阵亡和重伤退役的四千余人。轻伤的不下一万。不过新兵正在征集操练中,很快就会有成绩的,其他的吗。城墙多处受损,羽箭兵刃损失的也是很多,不过不要紧这些足以补充了”龟老不以为然的说着,就像是本该如此一般。

  “好大的损失啊。那些百姓哪?损伤大不大?”

  “死亡的不到百人,受伤的一千多些。已经都做了最好的安顿。还有你的特赦令领主也十分的赞成,那些奴隶也获得了新生,勇猛的一些甚至得到奖金。多半都打算加入新军之中,誓死保卫领地”

  “没地没粮的不当兵真不知道到他们还能做什么,虽说脱去了奴隶的外皮实质上还是一无所有啊”肖扬叹了口气说着。一时间气氛十分的低落。

  “对了那个刺客怎么样了?”肖扬叹了口气岔开话题。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肩头的包扎。也许是幸运吧,整个大战中那么的危险肖扬的伤也就是这位刺客留下的一点而已。当然肖扬自己也清楚,大战中是那么多的护卫拼死将自己护在中心的结果。由于自己的冲动。为了达到身先士卒的榜样力量,不知道害得多少护卫受伤。其实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自己稍稍犹豫一二。畏缩不前的话。一千人的部队如何能冲散万余的敌军?这也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年项羽一战成名也不是一马当先?八百死士直冲数万的敌营数进数出。

  “你说那个小丫头啊。现在还没事。大家都忙着庆祝,没人理他。不过,过不了几天她会很难看。敢伤你他还有好果子吃?不被活活的刮了皮就算是运气了”龟老一笑。

  “小丫头?”肖扬也是一愣。

  “还是很漂亮的小丫头,倾国倾城啊,只是一个字都不说不知道什么身份,不过看身手和身上佩戴的东西可不像是一般死士。也是因此少了一顿的皮肉之苦。哎~可惜了”龟老暧昧的笑着,一双眼睛眯成一条线看着肖扬。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成熟的想法啊?”肖扬也一脸的迷死人的微笑看着龟老。就像两个老狐狸一样。

  “我在想,现在恐怕就那里会安静一些。还有他是死路一条了。除非愿意做征服她的英雄的奴隶。或是什么人开恩到领主那美言几句。我是说或许只有少主能叫他开口啊,问出点有用的东西也说不好啊。就算什么都不说,他也是一死的事。有些浪费了。要给人机会的”龟老一正经的说着。

  “那我倒要看看是如何难对付的角色,带路”肖扬也一本正经的说着,简单的整理一下身上的装扮向门口走去。

  “好臭啊,这里真是人呆的地方吗?”肖扬捂着鼻子跟在龟老身后向着地牢走着,一路上除了戒备森严的守卫就是冰冷的石墙和暗无天日的巷道。感觉就像地下的菜窖一般。虽然外面已是初春这里依旧冰冷的吓人。还不时地传出一阵阵腐朽的恶臭。和凄惨的叫声。

  “这是关押犯人的地方又不是你的寝室当然不会那么舒服了。比起你的那个烟雾这也不算什么吧?至少还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龟老不以为然的一笑。也不知道是奉承还是挖苦。

  “那倒是,还有多远啊?”肖扬不以为然的问着。

  “他是要犯,又是死囚自然是最里面哪,就是那个了”龟老随手一指走廊最前面的一个隐隐约约透着光亮的石屋。门前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军士把守着。看见肖扬远远的毕恭毕敬的跪倒在地。

  “没有召唤不要进去,少主有要事。不该听的不要停不该讲的不要乱讲。知道吗?”龟老沉着脸说着。

  “属下明白”几人赶紧回答着。

  “我怎么听着我好像要去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啊?”肖扬皱了皱眉看着龟老。

  “我可没说。我只是怕大家看不到真相,只听到囚犯受不住严刑拷打的惨叫,呻吟声胡思乱想而已。还有,要是敌人速求一死说不好胡言乱语辱骂少主,自然不可出去乱说的”龟老一脸的正气凌然“少主请,属下等去那面稍作休息,有事少主只管高喊一声”说完一群人灰溜溜的跑出老远的一处石桌前。干脆背过脸去。

  “靠,真拿我当什么了?不过一算也有十四年没碰过女人了。不知道这里的成年标准是多少”肖扬嘟嘟囔囔的向着石屋走去。

  石屋不大。一盏米粒大小的油灯远不如旁边烧着铁链和烙铁的铁盆光亮。布置也十分的简单,除了绑住一个瘦小的刺客十字架外,一圈布满各种的刑具。还有旁边一个简单凳子。虽说没有动大刑,但是身上破损的皮甲上一道道的血痕不难看出还是受过鞭策的。也许是因为身份不明又是女子才没有被扒光吧。一头黑发披散在身后。头颅无力的低下,任谁到了这里也不会好过的。

  似乎是感觉有人进来,刺客慢慢无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一脸的苍白毫无血色。眼中放射出无比的怨恨,看起来十分的憔悴。但是掩饰不住一副美人的底子。倒是龟老没有胡说。倒真是倾国倾城的底子。

  看了看肖扬又慢慢无力的垂下头。那一瞬间一抹凄美的容颜深深的刺痛了肖扬的心。不单单是美丽,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哪一点那么的熟悉,说不出是哪里有着自己爱妻的影子一般。是这神情吗?还是~~~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