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一章 来自蓝色星球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在广阔的太阳星系有一颗奇妙的行星,他终年被紫色的云雾围绕着,紫雾包裹着无数的晶石。蓝色;银色;金色;透明的水晶。这颗星球的陆地被海水分割成四块大陆,住在这颗星球的人们虽然也分很多的国家,却分别被风,火,木,紫,四大家族统治着。他们称自己的星球为水雾星。水雾上的人们都很奇妙,他们一出生左耳就带着一颗蓝色的水晶,从婴儿到少年蓝色的水晶不变,人会变化会成长。20岁以后水晶会由蓝,银,金。透明不断的变化,人的外形不会再改变。直到死去不病不灾的话,刚好100年。

  传说:人们死了以后灵魂会化作水晶系与天上环绕的紫雾间,由来紫雾把灵魂净化,由蓝变银再变金最后化成透明的水晶后在转世为人。这个过程也刚刚100年。

  也许,也许也有意外······

  2号化作粉尘的瞬间忆起了所有记忆,4岁前他是有名字的,有一个他唤做阿姨笑起来有个大大的酒窝的女孩叫他:小小。因为他总比孤儿院同龄的孩子看上去小一些,那是他一生中最温暖的记忆。四岁那年他被测出超200的智商后,就被一个神秘的人带到一个小岛,这里还有一群来自不同国家的高智商孩子,以维护世界和平的名义,用比训练杀手更残忍的方式训练着他们。在这里他们没有名字,只有代号,没有大小只有能力。他们是被单独通过机器人训练的,所以这里的人不会有感情,机器人只会测试他们何不合格,不会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们的名字是通过机器人测试以名次为代号,分任务。执行了近百项任务后,他发现其实超人,蜘蛛侠不是神话,只不过是他们这些人的影子,最残忍的是他们却不会有记忆。因为他们自从进入小岛就被植入微小的镜片在脑中,每次任务完毕后会自动回到小岛然后忘了刚刚的生死一线,只记得到自己喜欢的地方,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喝茶,下棋,看书,种花,做实验,甚至养猫······一切想做的事,却不知道在内心放松的同时他们几乎每天在做同样的事情。一切的一切只为防止他们犯罪。

  就这样带着2好所有记忆的粉尘在宇宙中漂浮着,不知是一年还是还是十年,也许更久,他从愤怒,不甘,委屈。平和到逐渐释然,悠哉的漂浮,直到他被急速飞过的陨石带进那个紫雾包裹的星球······

  风家大宅西边靠海的白色别墅里。风含日快速走向天台,那小家伙果然在那儿,每一次不高兴都会在天台吹风。轻飘飘的好似要飘走似的,今天他一定吓坏了。17岁的风含日今天接到了全球最有名艺术大学的CF大学的入取通知书,心情超爽,要知道CF是他凭借个人实力未动用如何特权的前提下考下来的,母亲希望他下部队锻炼以后为家族工作时好上手,可他自己却想学画画。为此他没少和母亲吵,还偷偷的去考试了。于是他去接弟弟风含月提前下课,虽然他不喜欢这个弟弟,可他是家里唯一支持自己的人,这个好消息当然要先告诉他。当然还得要他帮忙去逗笑父亲,让父亲帮忙劝劝正在怀孕7个多月妈妈。现在他可不敢气妈妈。可是当风含日才把消息告诉父亲时,就被好奇他们父子三人为何关进书房的妈妈听见了。于是大发雷霆,竟然忘了台阶从二楼滚下去,大大的肚子变得畸形,鲜红的血染红了白色的地毯······

  深紫的星空闪烁着个色的星星。

  “没事了,妈妈很好,弟弟们也会好的。”风含日搂住那不断颤抖的小人儿,柔声安慰着。

  “哥哥。哇!”感受到哥哥不常见的温柔,风含月终于忍不住大声发泄自己的委屈。他被妈妈吓到了,却又被爸爸忽视了。“不怕,不怕。哥哥在呢。”风含日笨拙的拍着他安慰。等他慢慢恢复。

  “以后我会对你好的,不怕有我呢。”不知道为什么风含日就是看不惯风含月委屈的样子。不再觉得向他保证。

  “真的?”风含月水晶般的大眼睛惊喜的看望着他如玉般的面庞,那浓眉大眼,高鼻薄唇,总给人一种清新俊逸,超凡脱俗难以接近的感觉。如今却认真的看着他。

  “当然,如今我们有了弟弟,要做好榜样,你也要对弟弟们好,知道吗?”风含日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微微吃痛,以前自己对他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样的小人儿,爸爸怎么能不爱?

  “好,我向天空保证,我要做很好很好的哥哥,我会保护弟弟们。”风含月亮亮的眼望向天空。

  “哥你快看!”风含月抬头正对上深紫色的星空中一颗银星正以肉眼看的清楚地速度,变成深银,淡淡的金金色。深金色,然后透明,最后如火焰般的燃烧,滑落。

  这时主别墅内,身穿白色医袍的过手医生夏凡站在病床尾处,清秀的面庞毫无表情,语气平静地像身边的男子汇报情况。

  “先生,夫人子宫受创,不可修复,已经随胎儿摘除,只是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养。现在已无大碍。”

  “你说他是双性人?”男子走向旁边的保温箱。

  “左边大一点的是三少爷,他是拥有较完善的双性器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看看。在做矫正手术,身体其他方面发育良好。右边是四少爷,内脏发育还不健全,患有严重内脏器官衰竭,刚刚忽然停止呼吸,但马上又恢了。情况并不乐观。”夏凡用余光装作不经意一般瞥了一眼他,眼中的男子目若朗星,鼻若悬胆,唇似涂脂,气宇轩昂,玉树临风,却不见往日的神采飞扬,一向冷清的面容上难得出现耐人琢磨的表情。

  风依然死死地盯着左边的孩子,脑中只有‘完善的双性器官’几个字,仿佛又回到了十年前,那个人刚刚生下月儿却血流不止。惨白的脸上竟带着满足,微笑着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说:“然,好好地,带着我的爱一起去爱我们的孩子。如果有来生我依然愿意以男人的身体为你生子。”

  突然,风依然笑了,对着那孩子柔柔“情,你回来了。”

  “先生,你说什么?”医生回答问题总是要小心谨慎,只是夏凡实在没听清风依然的呐呐自语。

  “哦,我说这孩子就叫含情。”风依然猛的清醒过来。轻咳了一下。刚快说到

  “先生,这样,我还要研究给少们用药的事情,需要的话,您再叫我”夏凡冷静的说。

  “我明白了。谢谢你。”虽然风依然再回话但是眼睛却没有离开过那个孩子,自然也没注意到旁边正在哪里努力呼吸的另一个孩子。这一切却都收进本该昏睡的却惦念着孩子安危得女人眼里,女人静静地看着。直到眼底闪烁的泪光变成幽怨恨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