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三章 在人间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在次睡觉的笑笑很不爱醒,他很啊Q的庆幸是这样一个身子,三天只那恶梦般的三天就够了,成天对着一个个白痴似的人们白痴似的笑。那应该是3个月大的孩子该有的吧。于是不是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醒。尽管那孩子还是每天都来和他说话,说他的开心不开心,说他被语文老师罚抄书,被数学老师夸奖。说跆拳道老师故意揍他,等大哥回来一定叫他揍回去。说他不喜欢小提琴喜欢吉他说他搞不懂教他国际语言的老师为什么舌头回转那么多圈···说到最后总是这样结尾:笑笑只是大哥寄来的玩具,应该这样玩。然后玩到睡着,到最后被管家甚爷爷,或是他们的老爸抱走。然后第二天在来。于是:

  5个月的风含笑在他不到摇摆的拨浪鼓中学会了翻身,因为他实在忍受不了这白痴想抢来扔到。

  9个月的风含笑学会了爬,因为那个笨蛋的七巧板总是放错。

  13个月的风含笑发出了的一个音符学会了说话。因为那孩子在哭。【开口第一句竟是不哭,郁闷的是他得被迫叫个小孩哥哥】

  15个月的风含笑第一次看这个世界的第一本书,因为那小孩对着一个问题沉默了一个下午,好奇的去看了一下那是一本医书,这明显不是一个11岁孩子该涉及的东西的书。但是那孩子说自己学了后自己给弟弟治病。于是被勉强认字。

  2周岁的风含笑天才出显,认识了许多的药名,还可以看正本的医学报告。并不是他的老师有多厉害,而是他似乎不会明白为什么他看不懂得东西,小弟弟却看的津津有味。还是哥哥寄来的电动汽车好玩多了。

  3岁的风含笑可以不再沉睡,因为他终于可以不用只在无菌病房了,可是他却经常钻进主别墅旁专为他新建的医疗研究中心,与一些专家讨论他的病情。尽管那些专家经常被精灵般扬言要自己治病的他弄得张口结舌。但对他提出的问题总是耐心回答。风依然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对于小儿子的怪异一笑了之。他总是太忙了。每次匆匆的回来与儿子们吃个饭就不见了人影。他不知道这一忽略错过了什么。风含笑几乎是在研究室度过了他的幼年。

  7岁的风含笑被夏凡带到了国际医疗协会参加了人体7个大项3个小项目硕士生统考,竟然一举全过。引起一片哗然。然而3个月后的博士生联考又为他治病的专家们导师。所做论文引起医学界的强烈反应。跟着为一个先天心肺功能衰竭,肠胃功能不全的3个月小孩成功用1个多小时做了恢复性手术。更是被医学界称帝,封神。

  风含笑想的其实很简单,他在世界各地搜集先天不足的内脏器官衰竭的严重病例在治好他们,就可以教别人就自己了。可是问题出现了,随着大大小小的手术风含笑发现每一个手术过程中都会出现不同的并发怔。这样会加大手术的难度,度直刀医生要求很高,以他现在的状况最多可以活到20岁,只要有了和自己一样的病例并成功的只好他,夏凡应该可以在这些年想办法医好自己的病。就这样手术难度一次一次加大,终于接到了一个和他一样的病例,甚至年龄也出奇的相似,为此他做了大量的术前准备。并答应见一见病童的家长。

  风依然在接到一张没什么价值的报告时微微惊讶了一下,风家的情报很少会出现这样查不到对方决对身份的情况。但想到那双大大笑眼,被含月抱起样子,心里就被某种情绪塞满了。也许这是哪孩子唯一的希望,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要治好他。风依然好不犹豫的在手术申请所需的亲属可能要移植器官上签了字。

  风含笑前世今生的第一次崩溃了,当看到国际医疗协会的休息室里是自己的便宜老爸时,他第一次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窒息了。在绝望和浓浓的亲情包围着。在这个世界第一次有了归属感,前世他没有过父亲,没有享受过父爱,今生除了含月他没太多注意过这个所谓的父亲,可手术证明书上明明写着孩子所需的几大移植器官来自于父亲,而且在刚刚进门前他明明听到一个希望孩子康复愿意付出一切父亲的声音,还默默地被感动着···

  可笑的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他用风家的势力保护这个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精灵,现在却给他带了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夏凡觉得内疚极了,这些年了他当然知道风含笑的想法,也知道这个机会对他意味着什么。还记得当年的感觉,风含笑用一种无不自信的态度决定为他自己换药时夏凡就知道自己完了,作为一名出色的医生来讲一切以病人为重,不应该出现如何情绪的反应,看到那双眼眸他却说不出不字。然而他的表现又让人大大的惊叹,世界上居然会有这样一个人,他知道如果可以他会用所的一切有来换风含笑想要的,可却是他无法给予他健康。

  夏凡眼目若朗星,鼻若悬胆,唇似涂脂,气宇轩昂,玉树临风中的男子,却不见往日的神采飞扬,一向冷清的面容上难得露出情绪风依然满脸心痛的看着病床上昏睡的小儿子,还没好好的看过他呢,直到亲眼看到他发病才知道死亡离他有多进。他还好小,身体原因还不到月儿6岁的样子大,但那双笑眼,总是掩饰着智慧的光芒,仿佛能看透一切,让你忘了他还是个小孩子,自己还没和他亲近过吧,明明是最小的孩子却没有怎么关心过他呢,7个博士,7岁的孩子,那是自己小小的儿子呀,他在得知自己的病后是怎样的心情来学习的呀?风依然心里一阵自豪,一阵自责,加上浓浓的心痛。是风含笑睁开眼看到的脸。

  “爸爸,抱抱,我要回家。”风含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7岁。这样的自己是那么的脆弱,好像有个家。

  “笑笑你醒了,那里不舒服吗?”看着那双迷离的眼睛怔怔的看着自己,那伸向他的小手。那弱弱的声音。深深地触动了风依然的心。他轻轻抱起软软的孩子。像珍宝一样。

  “我想回家。”珍珠是的泪滴在风依然的胸口,像烫进了里头。他知道这时候风含笑就是要星星,他也会去摘。

  “好,我们回家”

  这次风含笑的病来的越发沉重,整整昏睡了三天,醒了也总是昏沉沉的。这次不是在龟眠,现在失去希望的他没有了那种心情。是真正的昏睡。有的时候人是会这样,越是失望越会有不好的回忆。风含笑前世不是没有这种体会,他好像又回到了还是2号的时候,在还是自己小孩子的时候,总是在一个空旷的大屋子里,除了机器人就他自己,每天都被机器人安排的满满的,大部分夜里也是累极了才会睡去,只有在机器人突然失控屋子黑了的那一小部分时间里,他的世界突然停摆了,变得十分的静,安静得让人心惊。不管他怎么吵闹,大叫砸东西都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他突然怕极了。那是一种被抛弃的恐惧深深地围绕着他,直到累了困了才把自己靠在墙的角落里。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有那么一瞬间他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为此他大病了一场。仿佛又回到那时侯他觉得冷极了,想把自己缩起来。却又觉得四肢好像不属于自己了无法动弹。他忍不住发抖,想叫却觉得胸口沉重的很,喘不过气了。这时候有人温柔的抱起他,轻轻地为他揉着胸口,帮他呼吸。不断地柔柔的叫着:儿子,含笑,笑笑,对了他现在是风含笑,不是2号了,一张放大的脸闯进了黑暗的世界,“含··月,二哥”他好像听到了自己虚弱的声音,接着又一张冷俊的脸“爸···爸爸?”“是。爸爸在笑笑不怕。”一个柔柔的声音不断的重复着这样的话。直到他在次入睡。

  风含笑真正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了,这里是自己的房间。虽然知道有人关心的时候就会变得越发的脆弱。现在却发现这种感觉还真的不错。他现在却是一点不想破坏这种感觉,每天醒了都会发现自己的父亲在旁边守候着,在他恶梦时会抱着他,有时静静地看着他,有时会不知道在想什么,默默地发呆。大多是抱着公文静静地看。不过只要他醒了,他第一时间会发现,问他那里不舒服,饿不饿,想不想吃些什么。每当这个时候他的心总是被什么涨得满满的,总是眼睛一眨不眨的贪恋看着自己的父亲,他要把这种前世没有过今生总是忽略的感觉记下来。可他却不知道每当风依然看到这样的风含笑时都会心痛的无法呼吸,悔恨自己竟忽略了他这么多年,甚至没有他童年的记忆,小儿子就长大了。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