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九章我是随便的人吗

  看正版言情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邓坚文,阿姨有些话你可能不太爱听,但我还是要说的。”刘蔓蔓风韵的微笑。

  “阿姨,你尽管说。”

  “虽然张瑞娇已经是个大学生,但我并不主张她这么早就开始恋爱,因为她还太小,对很多人和很多事都不是很明白,而你们两个是更加的不合适,所以还请你以后在和我女儿的交往中注意分寸。”

  “阿姨,你误会了,我和张瑞娇只是普通的朋友,不是在谈恋爱,这个你可以问张瑞娇的。”邓坚文觉得,此时此刻没有比瞒天过海更有效的方式了,避其锋芒才能走得更远。

  “老妈,邓坚文说得没错,我俩真不是在谈恋爱,就是很普通的朋友关系,就和小时候在游坊村一样。”张瑞娇一本正经说,虽然她的脸色自然可心跳却是很快。

  刘蔓蔓是个过来人,她当然能分辨出真假,虽然宝贝女儿和邓坚文的口吻出奇的一致,但她心里明白,两个孩子的关系很不寻常,可能现在还没发展成男女朋友,但比普通朋友要近很多,否则女儿就不会煞费苦心给邓坚文买名牌运动装了。

  “不管你们两个现在是以什么方式交往的,我的意思都已经很明确了,如果你们不按照我的意思来,我想我会干涉的。”刘蔓蔓微笑说。

  邓坚文心里说,如果愿意和我好,你干涉有个鸟用,但邓坚文也能感觉到,张瑞娇这个有着一股子倔强的女孩对老妈的感情是很深的,这一点从她看老妈的眼神就能发现。

  一切都取决于张瑞娇,邓坚文不会勉强张瑞娇做什么可也不会屈服,看了一眼时间,邓坚文起身说:“我宿舍里还有点事,要走了,张瑞娇,你在家里陪阿姨聊会吧?”

  “哦,好啊,我送你。”

  张瑞娇把邓坚文送到了小区的大门外,轻叹一声说:“接下来又该我和老妈战斗了,这是我最不想干的事,你知道吗?”

  “我知道。”邓坚文看着张瑞娇的眼睛。

  “其实我们两个现在本来也没什么,可是不管我们两个怎么说,我父母都不会这么认为,我看得出,我老爸很欣赏你,而我老妈就不同了。”张瑞娇又送给邓坚文一个灿烂如阳光的微笑,转身迈着婀娜的步子走了。

  当张瑞娇再次出现在客厅时发现老妈的脸色比刚才难看了很多,张瑞娇微笑着坐到了她的身边:“老妈,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

  “还不是让你个小东西给气的?你如实告诉我,你和邓坚文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他有没有……”

  “老妈,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女儿我是随便的人吗?再说了,邓坚文也不是那种人,他有个最大的长处就是不勉为其难,可是让我搞不明白的是,老妈你为什么对邓坚文有这么大成见?”

  “原因很简单,他的起点太低了。”

  “哦……就这个,难道那些富二代或者官二代就能依靠父母的老本一直都活得很好吗?我觉得一个人要想活得风光,还得靠自己的本事。”

  “虽然邓坚文有一些长处,但我不认为他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业绩,他远远配不上你,等你这个小东西什么时候真的春心萌动了,老妈会托人介绍男孩给你的,保证是最优秀的。”

  张瑞娇本来不想和老妈发脾气的,可是听到老妈对她的爱情有包办的意思,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亲爱的妈妈,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有什么不对吗?我生你的时候就差点死掉,在你小时候,我又吃了多少苦?如果不是为了你,恐怕……恐怕这个家早就散了,现在你长大了,就不在乎妈妈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

  张瑞娇暂且不想说下去,否则老妈会更伤心。

  大概上天知道张瑞娇会是个出类拔萃的超级美女,所以生她的时候让她的妈妈刘蔓蔓大出血了,虽然是在市里的大医院,但那次还是差点要了刘蔓蔓的命。

  生下了张瑞娇,刘蔓蔓的身体非常虚弱,奶水始终都下不来,无奈之下,只能给孩子喝牛奶和奶粉,不过让刘蔓蔓欣慰的是,这孩子命大,虽然营养跟不上去,可是发育却很好,越来越水灵,才那么小就初露美女端倪。

  张扬在和刘蔓蔓刚结婚不到一年,在刘蔓蔓怀上张瑞娇快六个月时,他大学时的初恋女友忽然从外国回来了,非要让张扬离婚,然后重组家庭,张扬求过刘蔓蔓无数次,想和她离婚,但刘蔓蔓始终都没同意,她不想认输,何况肚子里的孩子都快六个月了。

  恼羞成怒之下,张扬时而就对刘蔓蔓加以拳脚,大耳光扇在刘蔓蔓的脸上啪啪的响,刘蔓蔓想过自杀,想过把张扬送进监狱,让他的仕途化为泡影,但这些恐怖的想法都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搁浅,在刘蔓蔓坐月子的日子里,也没少被张扬打。

  后来张扬的大学女友嫁人了,张扬和刘蔓蔓之间的关系稍微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战争不断。

  张瑞娇三岁大小时,经常被父母的争吵吓哭,刘蔓蔓没了办法,只能在孩子四岁时把她送到了姥姥家,也就是游坊村,从而有了张瑞娇和邓坚文的一段梦幻般的情缘。

  又过了几年,张扬回过味来了,觉得自己在前些年对老婆太不是人了,他有了些许忏悔的心,对刘蔓蔓也好了很多,在张瑞娇稍微大一点那年,他们两个把张瑞娇接了回去,从此张瑞娇和邓坚文天各一方。

  这些事父母都没对张瑞娇明着说过,但张瑞娇能从父母偶尔的拌嘴中听出点什么来,张瑞娇是个悟性很高的女孩,她早就知道了当初父母把自己送到姥姥身边的原因。

  现在已经当上局长的张扬同变成了一个有点怕老婆的男人,晚上睡不着时就会摇醒老婆,为年轻时候的事向她道歉,每次刘蔓蔓都会狠狠拧张扬两把,然后骂他不是人。

  而不是人这几个字总是能激发张扬同的yu望,然后让他压到老婆的身上,狠狠的来一次。

  现在张扬和刘蔓蔓很恩爱,但张扬也是有情人的,他的情人是一个年龄刚过三十岁的女人,是个大公司里的白领,张扬的婚外恋很隐秘,但张瑞娇和刘蔓蔓都知道。

  可能是年轻时婚姻太不幸福了,所以刘蔓蔓很珍惜眼下来之不易的幸福,并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女儿的身上,对老公外边有情人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张扬也不是很过分,对老婆的爱总是高过对情人的爱,也曾经和情人约法三章——你不要奢望我会离婚娶你,你不要奢望从我这里得到多少金钱,你不要奢望利用我的权利做违法的事。

  虽然限制了奢望,但那情人还是愿意和张扬好,或许也是因为爱情。

  刘蔓蔓把张瑞娇搂在怀里:“娇娇,妈妈真的很爱你,答应我,别让我失望好吗?”

  “妈妈,我不会让你失望,可你也不能勉强我什么,尤其是感情的事上,我都说了我和邓坚文只是普通朋友,你就是不信!”

  “我暂且相信你们是普通朋友,那以后呢?”

  “以后的事还没来,谁知道?”

  “我早看出来了,你喜欢邓坚文,但你跟他交往不会享福的,他什么都没有,他能给你什么?现在是物质社会,爱情是不能建立在纯精神层面上的,否则就是个悲剧!”

  张瑞娇的记忆中,老妈的情绪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烈过了,如果继续争执下去恐怕会更糟糕,张瑞娇想到了以前老妈的不容易,她很不忍心,于是微笑说:“好啦,我会慎重的,你女儿我可是很谨慎的,如果邓坚文当真是一个没本事的男孩,我不会跟他朝深处发展的。”

  听到张瑞娇这么说,刘蔓蔓稍微放心了一些,但也忘不了去提醒:“现在的男孩都很坏的,如果邓坚文带你去隐秘的地方,又或者提出过分的要求,你一定不能答应,否则你就完了!”

  “哎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个你放心。”张瑞娇调皮的说道,

  刘蔓蔓叮嘱了张瑞娇一通终于安静了下来,张瑞娇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坐到椅子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像是闯过了一关,不管老妈怎么说,张瑞娇都有自己的主意,她知道自己该怎么样与邓坚文交往。

  张瑞娇知道邓坚文是个有能力的人,也是个对未来有想法的人,至于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张瑞娇也不知道,其实她现在最想知道的不是邓坚文的未来,而是自己和邓坚文是不是真的合适,如果交往一段时间以后发现彼此很合适,那份童年的情缘能跨越时空一般的发展为爱情,那么张瑞娇不管邓坚文的未来是什么样子都会义无反顾的和他在一起。

  这是张瑞娇的个性,不是父母所能左右的,而张瑞娇更希望邓坚文能通过努力让老妈认可他,这样一来会更幸福。

  张瑞娇一般都手写小说,看着自己隽秀的字迹爬满一页又一页的纸,她就会很有成就感,张瑞娇捧起了一打稿纸,又想到了邓坚文,他应该回到宿舍里了,或许他此时很不开心,今天本来想让他看自己的小说,可是很不凑巧。

  此时的邓坚文正在宿舍的床上躺着,去了一趟张瑞娇家,邓坚文的心有所触动,他已经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张瑞娇原谅自己小时候犯下的错,进一步也让刘蔓蔓接受自己。

  邓坚文收到了张瑞娇发来的短信——邓坚文,你放心,不管我老妈是什么意见,我都会和你像好朋友一样交往的。

  邓坚文微微一笑,回了一条——谢谢你,张瑞娇,我也会把你当最好的朋友。

  张瑞娇看到邓坚文的短信时笑得很灿烂,周围的事物因为她的笑脸而美好了起来,她当然知道邓坚文的野心是想得到她,而她也会给邓坚文一次努力的机会,这也是在给自己机会。

  第二天上午快十一点时,邓坚文和张瑞娇在泥坊大学后门见了面,要去天海格斗馆。

  张瑞娇又穿上了她那套很得意的粉红色运动装,妖娆的身体在邓坚文的面前轻轻摇摆,像是一美丽的白天鹅,大有故意挑逗邓坚文之嫌。

  “你真美。”邓坚文拉住了她的手。

  “这么多人看着,别抓我的手。”张瑞娇左右看了看就把手抽了出来,随之拦了一辆出租车,小跑了过去。

  两人都坐到了出租车的后排,张瑞娇说:“去天海格斗馆。”

  出租车在宽敞的马路上飞驰,太多的风景被甩在了后边,像是人匆忙的脚步,走过很多风景,但真正能留在心中的却是不多。

  邓坚文又抓住了张瑞娇的手,抓得很紧,张瑞娇砰然心动,嘴角的微笑很甜美,这足以说明她今天的心情十分不错。

  “带上你写的小说了吗?”邓坚文微笑说。

  “带上了。”张瑞娇拍了拍挎包。

  “今天我要做一次很特殊的训练,积蓄进攻力量时的反应能力,需要你的配合。”邓坚文说。

  “我该怎么配合你?”

  “到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还挺神秘,不过你真的是高手,我估计我这一生都不可能打得过你。”张瑞娇莞尔一笑。

  邓坚文品着张瑞娇肌肤自然的香气,轻轻一拽就把她柔软的身体搂在了怀里,张瑞娇已经答应把拥抱归到彼此交往的范畴里,所以她并不介意依偎在邓坚文的怀里去体味那种阳刚。

  天海格斗馆大门外,一身迷彩服的王晓晓已经在等候,看到邓坚文和张瑞娇一起下了车,王晓晓的第一感觉是,他们两个是很合适的一对。

  “张瑞娇,邓坚文,你们来啦。”

  “来了,你把自己弄得和野战军似的,小妮子,你想干什么?”张瑞娇和王晓晓嬉笑打闹着。

  “不想干什么,难道我穿成这样不好看吗?多像高手!”王晓晓说。

  三人一起走了进去,朝三楼走时刚好有两个青年男人走下来,其中有个穿黑衣服的精壮男人显然是被夏真吸引了,色迷迷瞟了半天,但张瑞娇压根就没拿正眼看他。

  “那个女孩是谁?真美,我从来没见过那么美的女孩,你见过吗?”

  “没有,你小子不会是想认识她吧?”

  “有这个想法,我早就发现自己很有泡妞的天赋,你们两个等着看,我是怎么勾引她的。”

  “你小子还真行,说来就来?”

  “那当然,谁退缩谁是孙子!”

  这两个人又转身朝楼上走去,而此时邓坚文三人已经坐到了宽大房间的观众席上,邓坚文正有些痴迷的看着擂台。

  “刚才那两个男人经常来这里?”邓坚文说。

  “是啊,他们两个是这里的会员,经常过来练功夫或者带人比武,每次都带赌注。”王晓晓说。

  “他们三人功夫怎么样?”邓坚文叼起了一根烟。

  “都很好,刚才色迷迷瞅张瑞娇那人就是练螳螂拳的,不知道你和他比怎么样,反正我不是对手。”

  王晓晓的话音刚落,门开了,两人走了进来,正是那个练螳螂拳的带头,王晓晓微微一愣,没去责怪他们的无礼,而是起身笑脸迎了过去:“你们两个怎么又回来了?对了,陈少峰,你的螳螂拳练得怎么样了?”

  “我发现我已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了,几乎没人是我的对手了。”陈少峰很得意的朝张瑞娇走了过去:“这位美女,你叫什么?认识一下?”

  “我叫什么有必要告诉你吗?对不起,我不想认识你。”张瑞娇清淡的微笑。

  “真不给面子,认识一下怎么了?我见过的美女多了,从没有向你这么拽的。”陈少峰很恼火。

  “陈少峰,再让你吹牛,怎么样?碰了一鼻子灰吧?还说你是情圣,我看你就是霉圣!”

  “人家美女都不爱搭理你,咱们还是走吧?”

  陈少峰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继续色迷迷瞟着张瑞娇:“既然你来了这里,肯定是尚武的人,咱们算是同道,认识一下怎么了?”

  “你这个人真烦,如果不想挨揍就赶紧滚蛋,我的耐心是有限的。”邓坚文微笑说。

  “吆喝,还真有敢冒充大头的,怎么了?她是你什么人?你不服气了,今天就算她是你的女朋友,我也要认识她!”陈少峰恶狠狠说。

  邓坚文起身的瞬间一脚踢到了陈少峰的膝盖上,贾辉中啊呀一声惨叫,弯身的瞬间脑袋又吃了邓坚文一拳,歪将着倒在了地上。

  “这小子突然袭击我!”

  随着陈少峰痛苦的喊声,他的朋友就要出手。

  “你找打!”

  “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歪了!”

  “你们两个也太没品了,本来我都不屑于跟你们打,既然你们这么讨打,那咱们就练一练,不过这里是武馆,打野架有点不合适,不如我们上擂台!”邓坚文说。

  此时的陈少峰已经站了起来,一瘸一拐挪移几步:“没问题!”

  “好啊,既然你有胆子,我们有什么好怕的?”

  “咱们两个谁先上?”

  “李子,我觉得对付他有你的黑道就够了,还是你先来。”

  邓坚文没什么好担心的,而张瑞娇和王晓晓都很担心,张瑞娇担心的是,这三个人中可能有一个人功夫在邓坚文之上,而王晓晓更担心他们两个急了一起上攻击邓坚文。

  “你们两个这是干什么?他是我的朋友,我看还是算了,如果想较量,改天也行。”王晓晓微笑说。

  “不行,必须今天!”陈少峰的膝盖还在疼,愤然说:“难道他突然袭击我那一脚就算了?”

  “这个……”王晓晓很是焦虑的朝邓坚文看去。

  “晓晓,没什么好怕的,就凭他们两个还不能把我怎么样。”邓坚文轻笑说,而张瑞娇和王晓晓总觉得邓坚文的自信有点过头了,毕竟这两个人的功夫都还不错,而且与人打斗的经验很丰富。

  陈少峰很快就提到了赌注,他的意思是,打一场赌五万块,邓坚文没意见,可他手里没钱。

  “晓晓,你这里有钱吗?先借给我,我不会欠下你的。”张瑞娇说。

  “有是有,可是……”王晓晓心里说,可是我怕你会输,干嘛白白送钱给他们?

  “晓晓,既然你手头有钱就先拿给邓坚文,如果他输了,我回头会把钱给你的。”张瑞娇看出了邓坚文的决心,她想满足邓坚文,即使贴点钱也没什么。

  “张瑞娇,你真是的,你以为我心疼这点钱啊?我的意思是……算了,不说了,我去拿钱。”王晓晓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了,把十万块拍在了邓坚文手里。

  黑道李子从挎包里掏出了十万块,很不屑的瞟着高羽:“哥们,既然碰到了,那就来吧?”

  邓坚文和李子登上了擂台,张瑞娇、王晓晓还有陈少峰坐到了观众席的第一排。

  陈少峰时而就看张瑞娇一眼,心里一阵阵的唏嘘,一个女孩怎么可以美成这个样子?

  是谁让你美成这个样子的,经过我的同意了吗?陈少峰这个典型的狂妄之徒已经快要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擂台之上,邓坚文和李子已经做好了准备,李子嘴角挂着得意的笑,身体已经轻快地跳动了起来。

  黑道李子一边跳动着一边寻找向邓坚文进攻的机会,虽然李子平日有些嚣张,但是每次上了擂台他都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但他这样的架势却留给了邓坚文很多可以攻击的漏洞,邓坚文的眼里,李子无异是在地雷阵里跳舞。

  邓坚文留意了一会李子的步子,侧转身的瞬间一个鞭腿朝李子的腰扫了过去,李子没搞明白邓坚文的进攻方向,还以为他要来一个高踢,不曾想到是个鞭腿。

  啊……

  李子的腰吃了邓坚文一腿,惨叫一声飞了出去,重重摔了出去,左胳膊着地,痛苦不堪。

  “我的……我的胳膊……疼……疼死我了。”

  陈少峰顿时就站了起来,真不该让李子打头阵的,难道这就交代了?十万块这就没了吗?

  好歹也是个黑道,就这么轻易的倒在那里了?

  “李子,你起来!”

  “李子,你特么的起来!”

  在同伴带着火气的焦急喊声中,李子勉强站了起来,却是有些晕头转向,他知道自己的左胳膊已经骨折了。

  还没等李子站稳,邓坚文又是一拳朝他的脸轰了过去,李子又是一声惨叫,被打了个跟头摘到了地上,头破血流!

  这一次,李子就是使出浑身的力气都没法站起来了,痛苦的呻吟,如果不是邓坚文手下留情收起了一些力气,李子就昏死过去了。

  “真特妈的,我上!”陈少峰这就要朝擂台冲去,登上擂台后,陈少峰瞟了一眼倒在擂台上的李子,料定他死不了,径直朝邓坚文走去:“我跟你打!”

  “赌注呢?”邓坚文微笑说。

  陈少峰从裤兜里摸出十万块就扔到了擂台上,迫不及待就要对邓坚文动手,邓坚文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你怕了?”陈少峰冷笑说。

  “我觉得你应该先把扔在擂台上的钱放到下边的桌子上,这样更好一些,否则等会你被我打倒了非要说自己是被钞票绊倒的,不肯认输怎么办?”邓坚文说。

  擂台下的张瑞娇和王晓晓都哈哈笑了起来。

  陈少峰恼羞成怒,可一点脾气都没有,狠狠瞪了邓坚文一眼,弯身抓起地上的钱下了擂台,把十万块摆在了桌子上这才又上了擂台。

  陈少峰咆哮一声,右腿抬起连连朝邓坚文踢了三脚,速度还可以,但力道有些不够,而且方向有点太单一了。

  这种进攻力度对邓坚文构不成威胁,邓坚文很轻松就躲了过去,右手忽然挥出,倒甩着扇到了陈少峰的脸上。

  只听啪的一声,陈少峰鼻子里的血就流了出来。

  “哈哈……,居然用耳光!”擂台下的王晓晓花姿乱颤,张瑞娇轻轻捏了王晓晓的手一下,她才稍微恢复了正经。

  陈少峰咆哮着朝邓坚文进攻,拳脚相加,假如碰到个手艺差的,早就被陈少峰打成猪头了,而陈少峰也只有一拳落到了邓坚文的胳膊上。

  趁陈少峰右闪身的瞬间,邓坚文上前一边,连连踢出去几脚,陈少峰躲过去两脚,用双手挡住一脚,却是无力招架第四脚,胸口吃了一脚,重重摔到了擂台上。

  陈少峰受伤不轻,但他很倔强,将就着爬了起来又朝邓坚文靠去,邓坚文抬腿诱敌,一个勾拳朝陈少峰的腮帮子攻了过去。

  砰的一声。

  陈少峰的身体被打得飞了起来,在空中来了两个翻滚才摔到了擂台上,只剩了喘息的力气。

  一分钟…二分钟…三分钟过去了,陈少峰都没有爬起来,看这德行,恐怕要在医院里躺上一个来月了。

  张瑞娇和王晓晓拍起了巴掌。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本章节通过手机发布,作者专区手机版 请下载 陌上香坊AP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