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投稿作者福利) | 我要充值充值

第十一章 红妆楼

  看正版原创小说,来陌上香坊小说网(www.msxf.cn)

  “云贤侄的意思,我自然明白,只是凶手一日未被逮捕归案,我城中百姓便一日不能安生,还请贤侄体谅。”君无坼嘴上说着客套话,却一直低头看着手中书卷,丝毫不把云别尘放在眼里。

  云别尘在孤鹫峰待得久了,少与人接触,又是朽木老人的弟子,平日无所事事常以欺压师父为乐,自拜师之后,还未受过这等窝囊气。

  可念及君无坼的辈分和在江湖上的资历,他又不好发作,只能忍气吞声道:“不知君城主打算再关押我们多久?”

  “自然是等真正的凶手落网为止。”

  云别尘沉住气低声道:“晚辈愿协助城主捉拿凶手,不知城主是否愿意相信晚辈?”

  大抵是他话里诚意十足,君无坼不由放下书卷扫了他几眼,那目光中包含毫无掩饰的打量审视,让云别尘极为不舒坦。许久之后,君无坼才慢慢道:“云贤侄愿意出手,自然是我城一大助力。”

  “城主,万万不可信……”

  君无坼微一扬手,示意旁边人闭嘴。他身体略略前倾,一手搭在座椅上,露出一个看似温和的笑容来,“朽木老人的弟子,我君无坼不得不信。不过云贤侄,那位舒公子,你当真能掌控?以我的眼光来看,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云别尘眉头一皱,字字铿锵有力:“并非掌控,我与舒兄只是君子之交,但我云别尘以孤鹫峰名誉起誓,若舒凉璧与此案有半点瓜葛,上天入地,天涯海角,云别尘也定当将他诛灭!”

  他已说到这个份上,君无坼不再步步紧逼,道:“既然如此,此案就劳烦云贤侄了。”

  他话音刚落,又加重了语气,刚正的脸上浮出严肃冷峻的神色,“不过还请云贤侄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倘若到时候真要包庇凶手,就算是朽木老人亲自来了,我君无坼也不会手下留情!”

  “那是自然。”云别尘松了一口气,一回到房间就拎着舒凉璧出门去调查风夜城杀人案。

  风夜城正是安详和乐之地,路旁茶棚里人声鼎沸,多是谈论两桩残忍杀人案的,却鲜少有人为此恐慌无措。有君无坼在,哪怕武林风云巨变,也不会影响到此地半分。

  除了舒凉璧,君黎重也乐颠颠的随行,并引起城中一干男男女女驻足观望,很快把前路挡得水泄不通。

  见前面两人如招展的花枝引无数少女含羞娇笑,云别尘在后面很是无语。

  这两人说到底颇似一类人,一个笑时妖异明艳似画本小说中的山精鬼魅,面无表情时却又如孤高雪莲般冷若寒霜,仅一个眼神便让人不寒而栗。另一个俊逸明朗,如皎皎明月,面相上看起来清雅温润,靠着剑眉星目硬生生压遮掩过猥琐神情,让风夜城诸多女子为其疯狂。

  除却容貌不俗,两人性子也同样玩世不恭,潇洒不羁,视世人眼光如无物,一看就是我行我素,逍遥自在惯了的人。

  反倒是云别尘性子孤傲冷漠,长相普通平凡,丢人群里都不能立马找出来,与他二人格格不入。

  被人山人海挡住去路,舒凉璧几次突围不成,回头找到云别尘的身影,委屈巴巴的拉着他的衣袖,“小云儿,你非要拉我出来,看看,胭脂都给我蹭掉了,你得赔。”

  在云别尘眼里,舒凉璧早起时往脸上糊的不是什么胭脂,而是一团一团的白面,刮下来都能蒸馒头吃。此刻被挤掉一层层粉后,虽坑坑洼洼的像雨后泥泞小道,但好歹比早上女鬼一样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舒凉璧摆出一副“你不赔我就哭给你看”的弱智表情,拉着云别尘胳膊不放。周围人见他两人拉拉扯扯,言行间颇为暧昧,神色中都带着探究和惊疑。

  云别尘只好像先哄孩子一样哄他,以求稳住这个无时无刻不想搞事情的男人,“给你赔给你赔,前提是得把真正的凶手找出来,带回去交给君城主。”

  “那还不简单?这种小事交给我就好。”旁边君黎重神秘一笑,“要想调查凶手,就得搜集线索。”

  一炷香后,三人坐在风夜城内最大青楼——红妆楼雅室内,被众多燕瘦环肥的美人压在身上。

  云别尘紧咬牙关,放在膝盖上的拳头握得死死的,全身也绷得笔直,就怕一个控制不住把身旁一群莺莺燕燕扇飞到窗外去。

  他不适应醉生梦死的服侍,对面两个却如鱼得水,左拥右抱好不自在,并迅速从看得顺眼的朋友变为可以交心的酒肉朋友。

  过了许久,云别尘终于忍不住看了君黎重一眼,“你所谓的寻找真凶,就是在这吃花酒?”

  君黎重喝多了酒,脸上浮现两坨不自然的红晕,听见他说话,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拍拍手挥退美人们。

  “你要不说,我都忘了,嗝。”君黎重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屋子一隅搬开屏风,“红妆楼是我娘的嫁妆,连我爹都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之处,你来看。”

  云别尘依言走过去,发现屏风之后果然另有玄机。

  “这怎么会有一扇木门?”

  君黎重得意一笑,“跟我来。”

  他将门推开,引另外两人走到一个隐秘的隔间。那房间四面插了无数支空心竹管,管子尽头用布条死死塞住。

  “红妆楼其实是个情报楼,这些竹管通往楼内所有房间和走廊,只要把对应房间竹管上的布条取下来,就能听见那房间里的任何声响。”

  君黎重似乎醉得不轻,但舒凉璧还保持清醒,怀疑道:“这怎么可能?小小一支竹管,能有这么大用处?”

  君黎重嘿嘿一笑,“只要布局得当,有何不可能?舒兄若是不信,不如亲自试试?所谓耳听为实,届时舒兄便知我未曾说谎了。”

  “也是。”舒凉璧走上前,将一支竹管上的布条取下,凑过去倾听。

  片刻后,云别尘好奇问,“如何?”

  舒凉璧满脸惊异,“果真能听到!”

  下载“陌上”手机客户端,新用户免费看3天,签到奖励陌上币,每日都有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键 返回上一页,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陌上香坊APP
  • 陌上香坊客服QQ
  • 陌上香坊微信公众号
阅读设置